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緋文字 » 9789869010580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盛世帝妃3 風雨同行
商品名稱:盛世帝妃3 風雨同行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10580

庫存量:100



作者簡介

墨染流雲
一個對愛情充滿幻想與憧憬的90後少女,喜歡用唯美華麗的詞句詮釋古典的至死不渝,執著於皇權陰謀背後的纏綿悱惻。文風溫馨浪漫、清新雋永,筆下的男女皆對愛情堅貞不移,秉持兩心相許便不疑的完美愛情觀。

繪者簡介 
畫措
80後宅女,略腐,金牛座A型。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服裝設計系,居於中原地界,喜歡中國古典文化,擅長繪製具有中國古典浪漫氣質的插畫,有濃烈的水彩水墨風格。現為自由插畫家,為多家公司繪製封面插圖、人物設計、壁畫等。
 


儘管名義上是「失婚婦女」,
實際上,楚淡墨卻仍是個未經人事、戀愛零經驗的少女,
對於那個曾經為她「路過」、「包圍」後宮權妃,
直接「衝撞」天皇老子的Royal級追求者——鳳清瀾,不免有一點動心,
可是,在她準備投入更多感情時,
一拖拉庫的鳳清瀾愛慕者卻接連出現,
其中最另類的,竟是他的九皇弟!?
而且,這個九皇弟不僅對她懷有強烈的敵意,
還惹了天大的麻煩上身,逼得她要出面解決,
唉,聲援「情敵」……她應該是普天下第一人吧?
 


盛世帝妃3 風雨同行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20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二十一章 絕月香殞
 
  將楚淡墨送回鎮國公府後,鳳清瀾並沒有離開。楚淡墨幾次三番想勸他去找鳳清溟,可每每一開口,他便不著痕跡地轉移了話題。
  知道他心裡不好受,楚淡墨只好放棄,直到吃完晚膳,才將他送至門口。
  剛到門口,就看到鳳清潾匆匆而來。
  一見鳳清瀾,鳳清潾便急道:「六哥,不好了,九哥不見了!」
  鳳清瀾聞言,眸色一深,「說清楚。」
  「剛剛九哥去買醉,我和十二哥怕他出事,就一直陪著他。半個時辰前,我們將他送回晉王府,可才離開不到一刻鐘,周林便派人通知我們,九哥不見了!整個王府都找遍了,就是沒有他的影兒……」鳳清潾焦急地說道。
  「去阿九府邸!」鳳清瀾說完,提步先走。
  「去把雪耳帶來。」楚淡墨對著身後的綠撫吩咐了一句,也快速跟上鳳清瀾。
 
  晉王府與睿王府只隔著一條街,才一會兒工夫,楚淡墨等人便步行至晉王府。
  還沒進門,管家周林便急急迎上,稟報道:「睿王爺,我家主子失蹤了!」
  「如何斷定失蹤?」鳳清瀾沉聲問道。
  「回王爺,主子一回來,就把自個兒鎖在書房,奴才便聽十二爺和十四爺的吩咐,在書房門口多安排兩名護衛。半個時辰前,護衛聽到書房裡傳來瓷器摔破的聲音,回稟奴才,奴才便帶人闖進去,可主子已經不在裡面,只看到一個青花瓷瓶摔碎在地,其他東西卻紋絲不動。」周林一身冷汗涔涔。
  楚淡墨一聽,也覺得怪異,便問道:「沒有人看到晉王出來?」
  「回郡主,是的。」周林恭敬地回道。
  鳳清瀾抿了抿唇,加快腳步朝鳳清溟的書房走去。
  其他人也跟了上去。
 
  甫進書房,楚淡墨便嗅到一股氣味,「清瀾,是噬魂香!」
  「這怎麼可能!?書房是主子的禁地,四周還有重重護衛守著,怎麼會有人對主子下迷藥?」周林不敢置信道,抽抽鼻子,卻什麼也沒聞到。
  「噬魂香不是迷藥。」楚淡墨說完,見周林一臉不解,便解釋道:「吸食噬魂香,可以讓痛苦的人感到歡樂,容易成癮。它還有一個好姊妹,名叫極樂散!」
  「朝廷早就對這類東西下了禁令,怎麼還會出現?」周林沒聽過噬魂香,對極樂散倒是很清楚。
  極樂散在大慶曾經盛極一時,盛澤帝親眼見過那些因為吸食極樂散,而變得六親不認之人,故而對它深惡痛絕,盛澤二年,便頒布禁令——大靖境內禁用極樂散之類的東西,見者必究,舉報重賞。因此,這類東西便在大靖銷聲匿跡。
  鳳清瀾看向比他們早來到書房的鳳清淵,只見一個黑衣人恭敬地跪在他面前。
  對上鳳清瀾目光,鳳清淵對他搖了搖頭。
  「下去吧!」鳳清瀾話音剛落,那黑衣人便消失不見。
  楚淡墨隨著鳳清瀾仔細巡察過整個書房,低聲說道:「沒有點香的痕跡。」
  「嗷嗷嗷……」此時,一團雪白興奮地跳進她懷裡。
  楚淡墨抱住不住蹭動的雪耳,一邊撫摸著牠柔順的長毛,一邊對著周林道:「可有晉王時常攜帶之物?」
  周林雖然不明白楚淡墨的用意,但她畢竟是主子,鳳清瀾也沒有阻止的意思,於是便吩咐了身後的丫鬟幾句。
  丫鬟離開了一會兒便又回來,恭敬地將一塊玉佩遞給周林,周林再將玉佩交給楚淡墨。
  楚淡墨把玉佩繫在雪耳的脖子上後,彎身將牠放到地上,拍了拍牠的身子,「去吧!」
  「嗷嗷嗷……」雪耳的小腦袋在她手心蹭了蹭,而後一蹬肥腿,竄了出去。
  楚淡墨直起身,對鳳清瀾說道:「只要晉王在百里之內,雪耳就能找到他。」
  這件事情處處透著詭異,唯有先找到鳳清溟,才能釐清一切,所以楚淡墨、鳳清瀾和鳳清潾並沒有停留在晉王府,而是尾隨著雪耳而去。
  然而,雪耳東繞西繞,最後卻往隔壁的忠永侯府躍了進去,讓他們三人都感到有些疑惑。
  就在他們猶豫著要不要跟過去時,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
  「啊——」
  下一秒,侯府的燈一盞盞亮起。
  三人對視一眼後,往侯府大門奔去。
 
  鳳清瀾等人到達忠永侯府時,只見都指揮使慕容華和巡撫君嚴桁站在門前。
  「下官參見睿親王、十四皇子、容華郡主!」二人立刻躬身行禮。
  鳳清瀾還未回應,侯府大門便開啟,一個長相與南宮啟有幾分神似的男人走了出來。
  楚淡墨一眼便看出他是南宮啟的胞弟——南宮浩。
  「王爺?」見到鳳清瀾出現在此,南宮浩顯然很訝異,但還是立刻回過神來行禮,「微臣參見睿親王殿下、十四皇子、容華郡主。」
  鳳清瀾抿著薄唇,沒有說話,一拂袖,越過南宮浩,跨進大門。
  楚淡墨與鳳清潾自是跟上。
  「啊!啊啊啊啊——」
  「月兒!月兒……」
  鳳清瀾剛剛走進大院,便聽到西北院傳來一陣陣婢女的尖叫聲,而後,南宮啟悲痛欲絕的叫聲緊接著響起,鳳清瀾長臂一伸,勾住楚淡墨的腰肢,足尖一點,朝西北院飛掠而去。
 
  二人剛在西北院內的小樓落定,便看見兩侍婢臉色煞白,扶欄嘔吐。
  楚淡墨敏銳地嗅到一股血腥味,不安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間。她掙開鳳清瀾的懷抱,奔上前,卻被侍衛攔了下來。
  「站住!妳……」
  侍衛話未說完,鳳清瀾便上前一步,鳳目毫無溫度地一瞥,侍衛手一抖,忘了原本要說的話。
  鳳清瀾一把牽起楚淡墨的手,走過長廊,來到南宮絕月的閨房前,看了看被踢爛的雕花門後,兩人進到房中,血腥味立刻撲鼻而來。
  楚淡墨還未看清房內的景象,鳳清瀾雪色衣袖一揚,擋住了她的視線。
  「清瀾……」楚淡墨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她拉了拉鳳清瀾的衣袖,示意他不要遮擋。
  鳳清瀾猶豫了一會兒,才收回手。
  楚淡墨立刻看到南宮絕月渾身赤裸地躺在地上,胸口洞穿,甚至看得見白骨,身上滿是被人蹂躪過的青紫痕跡,雙目突出,臉色蒼白如鬼魅。
  錦榻上則躺著手握長劍,同樣不著寸縷的鳳清溟。
  鳳清瀾足尖一旋,所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他已經用錦被裹住了鳳清溟,放到旁邊的涼榻上。
  楚淡墨立刻走過去為鳳清溟把脈,「晉王只是昏迷,但是脈象狂亂,必然受過刺激。」
  「睿王殿下,您一定要替微臣作主!替月兒作主啊……」癱軟在桌邊的南宮啟,此時才看到鳳清瀾,立刻爬到他身邊,抱著他的雙腿苦求。
  「這件事,本王管定了。」鳳清瀾冷冷地看了南宮啟一眼,微微一個挪步,便從他的環抱中退開,目光一掃,落在剛剛趕到的鳳清潾身上,「讓提刑按察使宋岑速速來此!派兵把守忠永侯府,沒有本王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是,六哥。」鳳清潾領命而去。
  「王、王爺……」南宮啟有些錯愕地看著鳳清瀾。
  鳳清瀾唇角揚起冰冷的淺笑,「看來忠永侯是受驚過度了。來人,帶忠永侯下去休息!」
  侍衛立即上前將南宮啟帶出去。
  接著,鳳清瀾又命人將南宮絕月的屍體和昏迷的鳳清溟送出去,房內只剩下他和楚淡墨。
  兩人開始細細地檢查起房間。
  「門窗都是由內鎖著的。」楚淡墨說道。
  鳳清瀾銳利的視線落在血泊旁一個小小的黑色物體上,「這是什麼?」說著,手便要朝它伸去。
  楚淡墨見狀,立刻出聲制止:「清瀾,別碰!」提步上前,她掏出懷中的手絹,隔著手絹將那黑色物體拿起來審視,而後在鼻尖前一晃,沉聲道:「是紫鱗草。」
  「紫鱗草?」鳳清瀾眼帶疑惑。
  「紫鱗草是一種稀有的草藥,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它的存在和作用。它還有另一個名字,叫作幽冥草,用在人身上,可喚起那人心中最恐懼的記憶。」
  楚淡墨抬起手,讓窗外射進來的光線照向那黑色物體,「這東西一經點燃,便會化成煙霧,不過,很少人知道,煙霧消散前,若遇到光線,會凝結成黑色物體。」
  鳳清淵甫一進門,便聽到楚淡墨的話,他冷聲問道:「如此說來,是有人設計了九哥?」
  「他們要設計的……也許是清瀾。」楚淡墨眼中閃過一抹冷光,「莫忘了今日南宮絕月求見的是清瀾,跪求的也是清瀾。」
  「所以,背後之人是衝著六哥來的?」鳳清淵眸中殺氣頓起。
  「回紇剛降,南宮絕月便被大靖親王姦污,且以殘忍的手段殺害……這恐怕不僅僅是衝著某位皇子而來。」楚淡墨分析道。
  「他們是想……」
  這時,院外傳來王成尖銳的嗓音:「宣睿親王、永成侯進宮!」
  楚淡墨聞聲,對鳳清瀾說道:「清瀾,等我回來。」說完,避開王成,出了侯府。
 
  ☆☆
 
  鳳清瀾和鳳清淵剛踏進勤政殿,便聽到四皇子鳳清淮高聲道:「父皇,這事很快便會傳到北原,若父皇不秉公處理,北原只怕會叛變。」
  正如大梁被併後,改稱「梁郡」,回紇歸降後,便改名為「北原」。
  「四哥所謂的秉公處理,究竟是如何?十四弟願聞其詳。」鳳清潾暗諷道。
  鳳清淮看都沒看鳳清潾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殺人自是要償命。」
  「好一個殺人償命!」鳳清瀾臉上帶著淺笑,和鳳清淵一起走至殿中央,對盛澤帝躬身行禮,「兒臣見過父皇。」
  「起吧!」盛澤帝說道,聲音裡聽不出任何情緒。
  鳳清淵一起身,立刻為鳳清溟辯解道:「父皇,九哥是被人設計的。」
  五皇子鳳清河譏笑道:「十二弟這話真是好笑!德林郡主的房門內鎖,房內就只有九弟一個外人,而且,據我所知,兩人都是身無寸縷,九弟手裡還拿著那把殺人的劍呢!整個忠永侯府有目共睹,父皇若不主持公道,怕難堵悠悠眾口。」
  「憑這些,就能證明人是九哥殺的?」鳳清潾瞪著鳳清河。
  「人證物證齊全,還不能證明嗎?」鳳清河嗤笑道:「更何況,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在九哥身上。當年大哥……」
  「啪!」盛澤帝一掌狠狠地拍在龍案上,冰冷的目光看向鳳清河,「來人,將成郡王拉下去,杖責四十!」
  鳳清河驚慌大叫:「父皇,兒臣是無心的!兒臣……」
  「朕說過,當年的事,誰要再提及,必將嚴懲!」盛澤帝咬牙切齒道,「拉下去!」
  鳳清河剛被侍衛架出去,門外便傳來南宮雪月的哭泣聲:「皇上,皇上求求您……」
  「娘娘,您不能進去!」
  「皇上,求求您為月兒作主!求求您為月兒的姊姊作主……」
  盛澤帝揉了揉額頭,沉聲道:「讓她進來。」
  很快地,一襲白衣,青絲未綰的南宮雪月便跑了進來,匍匐在地,梨花帶淚地看著盛澤帝。
  「皇上,姊姊死得好慘……求求您為姊姊作主!」
  「來人,給月妃賜座。」盛澤帝對王成使了一個眼色。
  王成立刻過去攙扶南宮雪月,可她卻執拗地要跪在那兒。
  盛澤帝無奈,只好親自走過去將南宮雪月拉起來。
  「皇上,嗚嗚嗚……您要為臣妾的姊姊作主啊……」南宮雪月撲進盛澤帝的懷中,眼淚撲簌簌地滾落。
  「朕自然會查明此事,還德林一個公道,妳先到一旁等著。」盛澤帝輕聲安慰道。
  「皇上……」
  南宮雪月抬眼想再度祈求,盛澤帝卻語調微沉地命令道:「去吧。」
  南宮雪月只能哽咽著讓王成攙扶到一邊。
  此時,有內侍前來通報:「皇上,晉王府的人來報,晉王殿下醒了。」
  盛澤帝重新坐回龍椅,命令道:「把他帶上殿!」
  二皇子鳳清漠聞言,站出來說道:「父皇,不管此事是否另有隱情,為安撫民心,兒臣請父皇將九弟暫時拘押在宗人府!」
  「兒臣贊同二哥的說法。」三皇子鳳清澤也站出來說道。
  沒等盛澤帝對鳳清漠的建議作出回應,殿外又一個內侍匆匆來報:「啟稟皇上,忠永侯攜全府上下共六十八人,跪在宮門口,求皇上主持公道。」
  盛澤帝怒喝道:「南宮啟這是要逼宮嗎?」
  「皇上息怒!」南宮雪月聽了盛澤帝的話,立刻跪下,哽咽地解釋道:「叔叔……叔叔一定是……」
  話未說完,便被鳳清瀾清淡的聲音給打斷:「月妃娘娘,這裡是勤政殿,除了正宮皇后,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有資格在這裡發言。」
  聽到鳳清瀾的話,南宮雪月身子一顫。
  明明是沒有半點情緒的聲音,為什麼卻讓她莫名地恐懼?
  看著鳳清瀾,南宮雪月的淚水依然不斷滾落,卻不敢再說出半個字。
  盛澤帝看了看面無表情的鳳清瀾,而後對月妃命令道:「月妃,妳在一旁候著。」
  南宮雪月委屈地看了盛澤帝一眼,乖乖地起身,坐回原位。
  「提刑司按察使宋岑大人求見。」殿外,通報聲再度響起。
  「宣!」盛澤帝道。
  話音一落,一個身著官服,體型微胖的中年男子緩步走進大殿,「微臣宋岑參見皇上,皇上萬歲……」
  「行了,宋岑,快把結果告訴朕。」盛澤帝不耐地打斷宋岑行禮,直入主題。
  宋岑不敢怠慢,快速回道:「回皇上,晉王手中的那把軟劍,確實是殺死德林郡主的劍,而且微臣得到晉王貼身侍衛的口供,確認那把劍是晉王的隨身兵器。」
  「父皇,試問,九弟的兵器除了他自己,有幾人能動得了?」四皇子鳳清淮立刻站出來說道。
  十四皇子冷笑地看著鳳清淮,「四哥,縱然我們非一母所生,可畢竟是手足,弟弟怎麼覺得四哥你巴不得九哥就是真凶,好被父皇就地正法?」
  「我不過是就事論事,幫理不幫親。」鳳清淮義正詞嚴道。
  「四哥怎麼不說是大義滅親呢?」鳳清潾譏笑。
  盛澤帝看到幾人又槓上了,沉聲喝止:「夠了!」
  「晉王殿下求見。」殿外,通報聲又響起。
  「讓他進來。」盛澤帝說道。
  鳳清溟是被人攙扶著進入大殿的,只見他腳步虛浮,臉色白得嚇人,目光也極為渙散。
  盛澤帝也不指望鳳清溟在這種狀態下還能給他見禮,立刻高聲質問:「逆子,你可知自己做了什麼!?」
  鳳聞言,清溟眼中閃過一道詭異的紅芒,一改剛剛的羸弱之態,兩臂一展,震開了攙扶著他的護衛,一個縱身朝著盛澤帝飛掠而去,眼中殺氣騰騰。
  當鳳清溟的一掌要劈到盛澤帝時,殿上灰白色身影一閃,盛澤帝的暗衛直直擊向鳳清溟。
  「阿九!」鳳清瀾一聲低呼,而後身形一閃,也出了手。
  一聲悶哼響起,盛澤帝的暗衛橫飛而出,狠狠地撞在紅柱上,打退他的鳳清瀾則上前扶住鳳清溟,飄然回到原處。
  盛澤帝見狀,怒極反笑道:「好好好,當真是朕的好兒子!」
  所有人都以為盛澤帝是被鳳清溟給激怒了,卻沒有看到盛澤帝的目光盯著的,不是意圖刺殺他的鳳清溟,而是抱著鳳清溟的鳳清瀾。
  因為鳳清瀾可以從他的暗衛手中救下鳳清溟,自然能阻止鳳清溟行刺他,可當鳳清溟動手時,鳳清瀾卻沒有提前阻止……
  「父皇,九弟必然是被人下了蠱。」鳳清瀾似乎沒看到盛澤帝眼中的冷意,依然面不改色道:「請父皇恩准,讓兒臣徹查此事。」
  「九哥意圖行刺父皇,父皇不可姑息!」這一次,站出來的是八皇子鳳清濟。
  見到終於有人和自己同一陣線,鳳清淮再接再厲地勸說道:「父皇,不能僅憑六弟的一面之詞,就放過九弟。」
  「若我執意保住阿九,你們又能如何?」鳳清瀾不疾不徐地說道,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六哥,你太猖狂了!」鳳清河怒道。
  「老六!你要造反嗎?」盛澤帝吼道。
  鳳清瀾唇角一綻,將大逆不道的話說出口:「要不要,決定在父皇的一句話。」
  「你——」
  「父皇,九弟向來與六哥親厚,六哥定然是護弟情切,才會說混話,請父皇息怒!」七皇子鳳清淇頂著盛澤帝的憤怒,站出來維護鳳清瀾。
  此時,殿外一清淡的聲音響起:「晉王並非殺人兇手。」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本商品預計上架日期:2014/06/05.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