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緋文字 » 9789869010566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盛世帝妃1 鴻鵠展翅
商品名稱:盛世帝妃1 鴻鵠展翅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10566

庫存量:100



作者簡介

墨染流雲
一個對愛情充滿幻想與憧憬的90後少女,喜歡用唯美華麗的詞句詮釋古典的至死不渝,執著於皇權陰謀背後的纏綿悱惻。文風溫馨浪漫、清新雋永,筆下的男女皆對愛情堅貞不移,秉持兩心相許便不疑的完美愛情觀。

繪者簡介 
畫措
80後宅女,略腐,金牛座A型。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服裝設計系,居於中原地界,喜歡中國古典文化,擅長繪製具有中國古典浪漫氣質的插畫,有濃烈的水彩水墨風格。現為自由插畫家,為多家公司繪製封面插圖、人物設計、壁畫等。
 


開國將軍楚雲天的獨女——淡墨,另一個鮮為人知的身分,
是名震江湖的「素顏醫仙」,
可一心嚮往縱情江湖的她,
卻只能依照父親遺命嫁給自己不愛的人,
更慘的是——
大婚之日,丈夫竟偕同表妹搞「夜奔」,
害她當場成了新婚「棄婦」!
媳婦的日子也不好當,
上要應付小心眼婆婆,下要嚴防覬覦丈夫的表妹,
這還不夠,現在還要她接受兩女共侍一夫安排,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反正她也不稀罕當個有名無實的少夫人,
憑著過人醫術,定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盛世帝妃1 鴻鵠展翅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20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五章 冰洞奇遇
 
  一陣秋雨後,鄉下小院便顯泥濘,於是最愛在小院內看書的楚淡墨,不得不移至半月前新建的小竹亭。
  這個小竹亭,是某位極其會享受的王爺太有魅力,幾句貌似謙和的話、幾個清雅的淺笑,便哄得村長樂呵呵地動用全村的人力,在短短的四日內為他興建而成。
  雖說是小竹亭,可規模並不小,至少此刻楚淡墨坐在竹椅上靜靜看書,而某位王爺卻在一旁靜坐沉思,兩人間隔三步,互不相擾。
  這樣嫺靜的一幕,剛好落在從外面結伴而歸的綠撫和緋惜眼裡。
  緋惜忍不住用手肘頂了頂身邊抱著古琴的綠撫,「哎呀呀,綠撫姊,妳看,小姐和睿王爺像不像一對夫妻,那樣自然和睦?」
  綠撫見自家小姐認真地執卷細讀,她身邊那風神俊雅的鳳清瀾則斂眉沉思,偶有涼風拂過,兩人的墨髮幾乎在風中糾纏在一起,心中不由得感嘆:若睿王非天家之子,與自家小姐當真像一對神仙眷侶。
  「莫瞎說,這話要是傳到小姐耳裡,有妳好受的!」
  「我說的是實話嘛!」聽到綠撫的呵斥,緋惜小臉一垮,不滿地嘟囔。
  這時,兩人已經走近小竹亭,楚淡墨抬眼便看到緋惜一臉委屈的模樣,不由得笑問:「怎麼?妳這丫頭又惹了什麼事兒,讓綠撫數落了?」
  「我哪有惹事!?」被楚淡墨這樣說,緋惜更是不依,噘起小嘴就要反駁,「我不過說小姐和……」
  「小姐,綠撫為妳帶了一把琴回來。」不等緋惜說完,綠撫便打斷她,將手裡的琴放置到木桌上,「小姐天天看書也悶得慌,既然我們還要在這兒耽擱些時日,有琴也好讓小姐消磨消磨時間。」
  「是嗎?」楚淡墨看到琴,眼睛都亮了起來。
  她不會女紅,除了看書、畫畫外,就愛撫琴,雖然她並不覺得日日與書為伍煩悶,但是有琴自然更妙。
  「對啊對啊,綠撫姊特意選的!小姐給我們彈一曲可好?」緋惜這丫頭一提到這事兒,也就將剛剛的不愉快拋諸腦後,水靈靈的眼睛期待地看著楚淡墨。「小姐好久不曾為我們撫琴了。」
  楚淡墨確實很久沒有撫琴,一時技癢,再加上兩個丫頭滿懷期待地看著她,也不推拖。
  緋惜與綠撫善解人意地立刻上前,一個置琴,一個收拾桌子,很快就布好一切,兩人在楚淡墨身後找了一個位置,準備聆聽。
  楚淡墨淺淺一笑,玉手一揚,指尖劃過琴弦,一串串清靈的琴聲緩緩地從指尖流洩而出。
  而方才,楚淡墨沒有聽到綠撫二人在外面的對話,可武功高深的鳳清瀾,耳力卻是非凡,當「夫妻」一詞夾雜著雨水滴落的清脆聲,落入他的耳裡時,他的心口莫名地一蕩,那是一種他從未有過的悸動,一種他毫不排斥的充盈感。
  所以,當聽著她要撫琴時,不禁轉向她,儘管雙目仍是看不見,可她那如同素菊初綻的微笑,早前便已深深地映在他腦海中……
  她的琴技高超,彈出的曲調非常優美空靈,彷彿一股股清泉,能洗去所有塵埃,讓世間瞬間如同秋雨過後般清明澄澈。
  「好好好!」當楚淡墨的指尖劃下最後一個音符,緋惜忍不住跳起來鼓掌叫好。
  「好!」鳳清瀾也不吝讚嘆了一句。
  楚淡墨似乎是此刻才想起這兒還有另一個人,眼中不禁閃過一絲懊惱。
  鳳清瀾似乎沒感覺到楚淡墨的情緒變化,緩緩地起身走上前,步伐緩慢卻沉穩,絲毫看不出是一個失明的人。
  停在楚淡墨的面前,他唇角微揚,「琴音雖好,過於棉柔,不適合這首『廣陵散』。」
  「想必睿王是箇中高手,不知可否讓涵墨一飽耳福?」楚淡墨知道他的手剛好,不宜彈琴,可是不知為何,在他面前,她就鬥志狂燃。
  也許是因為幼時,她無論怎麼努力,都只能換來爹爹的一個微笑,而這個人卻頻頻被爹爹掛在唇邊讚揚,讓她很想在各個方面與他一爭高低。
  鳳清瀾笑了笑,優雅地在她身邊落坐。
  楚淡墨見他坐下來,便欲起身,卻被他攔下,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我的手還不太方便,還請墨兒妳代勞。」
  「如何代勞?」楚淡墨詫異地問道。
  「跟著我便好。」輕柔一笑,在她恍神間,執起她的柔荑,覆在琴上,寬大的手隨之按了下來,包裹住她小巧的柔荑。
  「你……」
  「別動!」就在楚淡墨回神掙扎時,他手上微微用力,制止了她。
  而知道他的傷勢,楚淡墨也不敢貿然做出太大的動作。
  於是,他就著她的手自信地撥弄,琴音在他的手下猶如孤鷹飛翔,展現磅礴氣勢。
  楚淡墨被這琴聲給震撼住了,不自覺地側首看著他,只見他儒雅的容顏上,漾起一抹不深不淺的笑容。
  那一笑,彷彿所有明媚的陽光都凝聚到了他的臉上,刹那間冰消雪融,霧散雨霽。
 
  一晃眼,四十個日夜便在這樣清清淡淡的相處中流逝。
  楚淡墨接到了消息,說朝廷與大梁半月前就在南澤開戰了,而且貌似遇到了麻煩,大軍自半月前抵達南澤後,就有一種疾病以極其詭異的速度在軍營內擴散,以至於這短短的半月時間,朝廷三戰三敗,這是二皇子驍王鳳清漠從未有過的戰績。
  根據紅袖從前線傳來的詳細報告,她大概知道軍營內的將士不是中了一種慢性毒,便是被人下了蠱。她希望是前者,若是後者,就會是一個難以解決的麻煩。但是無論如何,她都要親自去前線看看。
  可是,此時她卻不能丟下鳳清瀾,因為他眼睛的治療正到了關鍵時刻,她不放心假於人手。
  這日,夕陽的餘暉剛剛隱落於大地,早早地用完了晚膳,楚淡墨一身輕簡的勁裝,背上一個小背簍,拿了一些工具,準備上山為鳳清瀾採摘最後的一味藥——曇花!
  「墨兒要出去?」雖然看不見,可是鳳清瀾的其他感官卻極為敏銳。
  「嗯,去採藥!」楚淡墨應道,轉身往外走。
  「我與妳同去。」鳳清瀾一邊說著,一邊起身朝著她走來。
  「不用了,你還是留下吧,我要去山頂,山路崎嶇,於你並不方便。」楚淡墨低聲道。
  「可我擔心妳。」毫不避諱地說出心聲,只因他記得方才綠撫和緋惜已經被她使喚出去。
  楚淡墨一愣,隨後面色如常道:「我雖不通武藝,但是五歲起便隨著師父四處採藥行醫,你無須擔心我。」
  鳳清瀾聽後,好看的劍眉一挑,薄唇劃出一個好看的弧度,吐出一句讓人無言以對的話:「難道墨兒就不擔心我嗎?我雙手無力,行動不便,又目不視物,墨兒就真的忍心將我一個人留於此地?」
  楚淡墨聞言,嘴角止不住一陣抽搐。
  最後,她還是敵不過某位腹黑王爺的蠻纏,帶著他一同上山。
 
  山路雖然崎嶇,卻好在不陡峭,加之尚未夜深,楚淡墨心思細膩,一路上都頗為照顧著鳳清瀾這個病人,偶有坎坷一點的路,都會毫不顧忌地伸手拉住鳳清瀾,一步一叮嚀地慢慢走過。
  對於楚淡墨而言,這無疑只是醫者的職責,可她不知這一點點的細膩心思,卻一絲絲地滲透了那一顆毫無波瀾的心。
  也沒有注意到,自從她第三次主動握住他的手,在他耳邊輕聲說著「當心」後,那一雙寬大、帶著薄繭的手,就再也沒有鬆開過她的柔荑。
  「到了。」終於,兩個時辰後,楚淡墨拉著鳳清瀾登上了山頂,此時夜色已深。
  秋冬交替的時節,皓月依然高懸,高山上的星辰格外美麗,繁星遍布,偶爾還會有一兩顆流星劃過。稀稀疏疏的枝葉在涼風中顫抖,楚淡墨一上去就感覺有股冷風襲來。
  正在她懊惱自己大意,沒有備下衣物時,肩上一重,一股清淡的松竹清香竄入她的鼻息,隨後一股暖意包裹住她。
  「你傷勢未癒,不能著涼。」楚淡墨說著,就要將身上的白袍解下,卻被一雙大手按住。
  「我若病了,尚有墨兒照料;若是墨兒病了,誰來照料妳我?」
  楚淡墨聽了,感覺有些無奈,她知道他是一個一旦做了,就不容拒絕的人,所以也就不再爭執,拉著他朝著前方的四角亭走去。
  「去亭子裡吧,風稍稍小點兒。」
  鳳清瀾不置一詞,任由她拉著朝前走。
  生平第一次,他毫無防備地信任著一個人,這種感覺很好,掛在唇角的笑也因此加深了些。
  「王爺不曾見過朗朗星空吧?」扶著鳳清瀾在亭子裡坐下,楚淡墨說道。
  「不曾。」他含笑搖頭。
  「若有機會,王爺可以登山觀星,璀燦星空下,自然可以找到一片怡然。」楚淡墨仰望著星空,水眸中倒映著似錦繁星。
  「這算是墨兒的邀約嗎?」鳳清瀾似笑非笑地問道,唇角的笑有些耐人尋味。
  楚淡墨又是一愣,隨後淺淺地笑了,爽快地頷首:「好啊,不如我與王爺定下一個十年之約如何?」
  「十年之約?」鳳清瀾咀嚼著這幾個字。
  「對!」楚淡墨點頭,「十年之後,你我若是還存於這世間,便一道來此觀星如何?」
  「好。」
  世事無常,誰又知道十年後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
  隨後,兩人都沒有再說話,靜靜地享受著難得的靜謐。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股幽幽的清香隨著輕風拂過,楚淡墨眼睛一亮,驚喜道:「曇花開了!」然後就奔出小亭。
  不遠處正好有一朵潔白的曇花正在盛開,花瓣一點一點地在楚淡墨染上喜色的目光下綻放,縷縷芬芳也隨之擴散。
  楚淡墨立刻拿出早已備好的道具,要在曇花完全盛開那一瞬間,將之採摘。
  專注的她,沒有發現危險正一步步地朝著她靠近……
  此時,鳳清瀾聽聲辨位,正緩緩地走到楚淡墨的身後,敏銳的耳朵,察覺嘶嘶的聲音傳來。
  臉色一沉,他抬腳朝著聲音的方向狠狠地踩了下去,卻忘了他的腳筋還在復原中,一腳踩下去是踩在了毒蛇身上,可卻沒有將之踩死,反倒被牠一口咬在小腿上。
  「唔……」腳下一軟,鳳清瀾的身子往後倒了下去。
  楚淡墨聽到動靜,回過頭,反射性地立即伸手想拉住他,可是只憑她一己之力,根本穩不住他,反倒被他拖下,兩人一起朝著山坡滾下。
 
  一路下滑,鳳清瀾緊緊地將楚淡墨嬌小的身軀鎖在懷裡,無論怎麼顛簸,都傷不到楚淡墨一分一毫,可自己卻數次被凸起的石頭撞擊到身子各處。
  眼看著兩人就要墜到崖下,楚淡墨忍不住大聲喊道:「清瀾小心!」
  那一聲呼喊,讓不能視物的鳳清瀾清楚地知道前方有危險,身體做好了及時反應的準備。
  眼睛掃到了崖邊有一棵樹,楚淡墨叫道:「有一顆樹!」
  於是,在兩人墜下懸崖的那一刻,鳳清瀾幾乎是使出全力將懷中的楚淡墨一推,隨後低吼道:「抓住!」
  危急時刻,楚淡墨反應也很靈敏,手一抓,順利地抓住了那棵樹,然後另一手迅速一翻,使勁地拉住身子已經往懸崖下掉的鳳清瀾,讓他另一手得以順勢抓住崖邊凸起的石塊。
  「哢嚓——」兩個人的重量以及下墜的力道,顯然讓那棵並不粗實的樹承受不起,立刻發出了抗議的聲音。
  隨後,兩人的身子又往下掉了幾分,鳳清瀾清楚地聽到自己的手腕傳來一聲脆響。
  他的筋脈尚在復原期間,根本無法長久這樣懸掛著,他抬頭對著楚淡墨道:「墨兒,放手,不然妳我都不能倖免。」
  「不行!」楚淡墨很堅定地否決。
  「哢嚓——」樹枝抗議的聲音再次響起,兩人的身子又往下一墜,隨後許多鬆軟的石子沙沙地滾落。
  冷風呼嘯間,鳳清瀾敏銳地聽到了石子滑落不久後傳來的回音,說道:「墨兒,放手,這懸崖並不深,我掉下去也無礙。妳先上去,再找人來救我。」
  楚淡墨也聽到了回聲,自然約略知道這懸崖的深度。若是鳳清瀾沒有受這麼重的傷,她也許會放手,可是此刻他身子尚未完全復原,方才咬他的蛇又不知道有沒有毒,若是有毒,不立刻處理,他很可能就會沒命!
  「墨兒,我會等妳的!」鳳清瀾輕笑著低語了一句,在楚淡墨還不明其意時,掙脫了她的手。
  「鳳清瀾!」當他的手從她手中滑出,楚淡墨驚恐地叫了一聲,隨後自己也沒有多想,便鬆了抓住樹枝的手,身子宛如落葉般隨著他掉了下去。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鳳清瀾直直地掉了下去,沒有擦到崖壁,掉下去後,底下幸運的是一個深潭,減少了點撞擊的力道,不過因為已經筋疲力竭,陣陣暈眩感直襲他的大腦。
  鳳清瀾蹙了蹙眉,用強大的意志力保持清醒。
  「撲通!」
  就在鳳清瀾正要往上游時,撲通聲跟著在他耳邊響起。
  楚淡墨怕水,摔下來後就不住地撲騰,巨大的波動,立刻讓鳳清瀾明白了狀況,他費力地順著水的波動,準確地找到了楚淡墨的位置,游了過去。
  在楚淡墨覺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腰間一緊,兩片柔軟的唇瓣貼上了自己的唇,撬開了她緊咬的牙齒,一股清淡含著松竹味的氣流渡進自己的口中,勉強睜開眼睛,透過稀疏的月光,對上的正是那張俊美無比的容顏。
  雙目失明的鳳清瀾,根本看不到楚淡墨此時的表情,但是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就快要透支,於是深深地給楚淡墨渡了一口氣後,攜著她朝岸上游去。
  好在這水潭不大,很快地鳳清瀾便將楚淡墨帶上岸。不過,才剛把楚淡墨推上岸,他就敵不過猛烈襲來的暈眩感,昏了過去。
  幸好楚淡墨反應夠快,一上岸就轉身抓住了鳳清瀾,費盡力氣才將他拉上岸,先為他把了脈,確定傷勢沒有加重後,才捲起他的褲管,不意外地看到兩個青黑色的小洞。
  還好不是劇毒之蛇!
  楚淡墨低頭將毒血吸了出來,起身去找了些有用的藥草,咬碎了,敷在他的傷口上。
  秋夜本就寒涼,此時兩人渾身濕透,若是不盡快找個地方烘乾衣物,再好的身子骨,都難免得一場風寒。
  雙眼四處梭巡著,楚淡墨發現在一處稀疏的草叢後,有一個山洞,立刻動手將鳳清瀾拖了過去。
  身上的火摺子已經濕透了,沒法生火,楚淡墨又費了好一番工夫,找到兩塊生火石,一雙柔軟的小手為了收集枯草斷木,弄得滿是傷口,才在洞內生好火。
  接著,她將鳳清瀾身上濕透的衣物褪去,只餘褻衣。
  這時,一陣冷風吹來,楚淡墨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才想起自己也是一身濕。
  看了看鳳清瀾,楚淡墨猶豫了片刻,終究也褪去了外衣,和鳳清瀾的衣裳一起放到架好的木架上烘烤。
  環抱著雙臂,楚淡墨坐在火堆邊,關注著躺在她身旁的鳳清瀾,一邊添著柴火,不讓火熄滅。
  可最終她還是敵不過疲憊的侵襲,趴在鳳清瀾的胸膛上睡去。
 
  楚淡墨是在虛弱的聲音中再次醒來的,醒來時,火已經快要熄滅了,她忙添加柴火,將火再次燒起來。
  重新坐回原位,耳邊又響起虛弱的聲音:「冷……」楚淡墨朝著鳳清瀾看去。
  此時的鳳清瀾臉色慘白的近乎透明,雙唇微微顫抖著,昏迷中,他不自覺地蜷縮起身子。
  楚淡墨知道這是蛇毒所造成的,立刻添加柴火,可直到自己都覺得整個洞內如同火爐般熱時,鳳清瀾仍是喃喃地喊著冷。
  迫於無奈,楚淡墨只能咬破食指,放入鳳清瀾的口中。
  一觸及溫熱的源頭,意識朦朧的鳳清瀾本能地吸吮著。
  楚淡墨又順勢將鳳清瀾扶起來,攬入懷中,把自己的體溫傳給他。
  柴火搖曳,將兩人的身影拉長,映在石壁上,他們就這般相擁著,再度陷入昏睡……
 
  翌日,鳳清瀾在日光映照下清醒了過來,略感不適地眨動了下睫毛,才緩緩睜開那雙鳳眸,深邃如同黑水晶的瞳孔,在睜開的刹那,一道精銳的厲光閃過,隨後又闔上。
  好似過了很久,又好似只是一瞬間,鋒芒矍鑠的眼再次睜開,清澈的眼瞳倒映著四周的環境,他順著明媚的陽光伸出修長的五指,片片晶瑩的指甲在陽光下染上水晶般的光澤。
  原來他竟然真的復明了!
  心裡說不歡喜,是連三歲孩童都無法相信的鬼話,而就在他心潮澎湃時,細柔的聲音響起:「你醒了?」
  鳳清瀾望過去,恰好看到從洞口徐徐走進來的楚淡墨,陽光從她的身後射下,好似為她披了一襲金光閃閃的紗衣,宛若月宮出來的仙子。
  「醒來就好,那邊有些野果子,你先充饑,再等一會兒便有吃的了。」說話間,楚淡墨蹲到燃燒的火堆邊,細心挑揀著手裡的一堆藥草。
  鳳清瀾不發一言地看著她。
  此時楚淡墨身上衣袍已經殘破,青絲也略顯凌亂。但是吸引鳳清瀾目光的卻不是這些,而是她那雙挑揀著藥草的手。
  原本一雙細緻柔軟的手,此時布滿傷口,縱橫交錯,看起來格外猙獰。
  半晌沒有聽到動靜,楚淡墨不由得抬起頭,正好對上他幽深的目光,似乎對他雙眼復明並不感到意外,她笑道:「這山洞以前怕是有人住過,還留有一些烹煮用具。」
  鳳清瀾抿了抿薄唇,站起身,踩著略顯虛浮的步子走向楚淡墨,在她的身邊蹲下,伸出一雙大手,在她微微的掙扎下,將她小巧的柔荑捧起,目光接觸到那帶著破口的食指時,猛然想起意識朦朧之際,好似有股腥甜的熱流注入口中。
  一時間,他心裡五味雜陳,只能定定地看著她。
  楚淡墨順著他的目光看到被自己咬破的食指,突然有些羞赧,掙扎著想要抽回手,可用足了力氣卻動不了分毫,只能皺眉道:「鳳清瀾,你放手!」
  「妳叫我什麼?」他眼帶笑意地問道。
  楚淡墨問言,心頭一顫。
  那日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之後就未曾改過口,今日也是被逼急了。
  可一想到眼前之人的身分,楚淡墨轉瞬便斂起所有情緒,面色淡淡地道:「王爺,請自重!」
  鳳清瀾將她所有的神色變化盡收眼底,不由得眼神一黯,微微低下頭,握緊了她的手,將地下散亂的那些楚淡墨為他包紮的碎布拾起,再抬頭,依然淺笑如春風,「已經很多年沒有人喚過我的名字,久到我差點都要遺忘了。」
  這樣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含著多少辛酸、多少悲哀?這,便是身為天家男子的無奈啊!
  天家之子,身分何其尊貴?世間幾人敢直呼其名?而在尊卑制度森嚴的大靖,生母位分太低,見到自己的兒子都要行禮,直呼皇子,更遑論其他人。
  楚淡墨心底莫名一酸,卻強自壓抑著。
  鳳清瀾就在她那情緒波動時,將她拉到他們墜落下來的寒潭邊,細細為她清洗傷口與手上的污漬。
  「嘶……」深秋的潭水,是冰冷的,潑在傷口上,微微地刺痛,楚淡墨不禁倒吸一口氣,說道:「我自己來!」
  鳳清瀾卻不理會她的掙扎,固執地按住她的雙手,用殘布輕輕地為她擦洗,細心地避開她的傷口,實在無法避開的,他會一邊放輕力道,一邊輕輕吹著,將她的痛降到最低。
  這份小心、溫柔,不禁讓楚淡墨心神一動。
  曾經她幻想有一個男人,他無須頂天立地、無須給她富貴榮華、錦衣玉食,只要能夠給她一份春水般的柔情,她便會不惜一切,與他生死相隨。
  然而,經歷過諸葛旭的事件後,她已經不再奢望……不是否定天下的男子,而是儘管她不曾對諸葛旭動情,也曾對他有過希翼,可是最初的希望,卻變成了最終的絕望,在她的心中留下一層淡淡的陰影。
  或許日後她覺得寂寞,需要有人陪伴、依靠,她會再擇良緣,但卻不會是眼前的這個男子……
  鳳清瀾低著頭為楚淡墨清理,沒有注意到她的神色變化,清洗好後,又用餘下的殘布為她擦拭乾淨,最後將她的傷處輕輕包紮起來。
  「這一雙手,該是用來彈琴作畫的,墨兒以後不要糟蹋了它。」將包好的雙手捧在手心,鳳清瀾細細地看了看,抬起頭望著楚淡墨,淡笑道。
  楚淡墨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收回手。
  這一次,鳳清瀾沒有阻止,定定地看著那雙纏著白布的手,一點點地離開他的掌心,劃過他的指尖,最後毫不留戀地錯開,漆黑幽深的鳳目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光。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本商品預計上架日期:2014/04/03.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