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緋文字 » 9789869010559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商品名稱: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10559

庫存量:99



作者簡介

西樓小楠
88年天秤女,喜稱自己江南人,實際只是江蘇南通,日常都與文字打交道。嗜重口味,最好辣到極致。性慢,被戲稱「蝸牛楠」。相信會有愛情天長地久,堅信總有一天迷路的王子會來到城堡,從此與怪獸幸福生活。

繪者簡介 
左萱
現居地台北,是好吃懶做的漫畫、插畫、設計工作者,最近非常熱衷於辛普森家庭!
 

驚羽解下髮梢絲帶,巧指穿梭,繫成同心結,雙手遞給獨孤玄,
「你有天下媒江山聘,我卻窮得很,就只冰心一片,相公可嫌棄?」
獨孤玄瞬間濕潤了眸,輕輕吻上驚羽的額頭,
「這個嫁妝,我很喜歡。」

經歷一連串風風雨雨,
巫驚羽和獨孤玄總算互證心意,
決定暫時拋下一切,來個「婚前」蜜月之旅,
沒想到一路上也是風波不斷,
先是中了暗算,害她被西昭太子強搶回宮「金屋藏嬌」,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被東啟太子誘拐回國當「禁臠」!?
唉,她這算不算是「桃花」朵朵開?
不過,看在他們讓她吃香喝辣,免「交陪」的份上,她可以既往不咎,
問題是她家獨孤玄可沒這麼好說話,
瞧,這不就衝冠一怒為紅顏,舉兵斬桃花來了嗎?
都說自首無罪,你們乖乖就範吧……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20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十一章 石弓傳說

  北臨某個小鎮上,今日來了一行男女,男的俊,女的俏,很是惹人注目,就連那個看上去有些嬰兒肥的少年笑起來,也漂亮得不像話。
這一行人,便是從北臨皇城出來的獨孤玄、驚羽,以及戰愛閑。
「小二哥,把你們這兒的招牌菜端上來。」某酒樓裡,戰少年興高采烈地高呼一聲。
驚羽睨了他和那個又鼓了好幾倍的小包袱一眼,實在連鄙視的力氣都沒了。
一直知道戰少年很無恥,但無恥到這個程度的,縱觀自己兩世,也是頭一回碰到。她決定有機會一定要拜訪一下戰少年的爹娘,因為這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夠教育出來的活寶啊!
話說那日,獨孤玄與驚羽決定離開北臨皇城後,當夜便收拾好行李,溜了出來。
月黑風高,本該是萬籟俱靜、萬物休息之時,他們卻偏偏在王府房頂遇上了另一個「螞蟻搬家」的人物——戰愛閑。
戰少年看到他倆,只驚愕了幾秒鐘,就恢復笑咪咪的模樣,「媳婦,我們果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小爺我本來是想來無影去無蹤的,既然你們執意要送我,我便不客氣了。」
驚羽兩人頓時就抽了。看他背上那鼓鼓的行囊,再瞧他鬼鬼祟祟的行徑,也能猜到他做了什麼好事!
這小子不知道在皇宮裡偷了多少寶貝,正準備趁沒人發現,開溜呢!
一般人見形跡敗露,也不好意思多留。但戰少年又豈是一般人?乾脆以驚羽欠他一個媳婦為由,跟定了他們,當起超級電燈泡。
於是,奇怪的一行人便這麼上路了。
「你們聽說沒?太子失德,遭陛下圈禁了呢!」
「皇榜都貼出來了,現在的太子是三皇子,據說前不久才剛回國。你們說,舊太子到底是犯了什麼事兒,竟落得這般下場?」
酒樓茶館向來是消息靈通的場所,日前北臨發生了那麼大的事,自然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閒聊談資。
此時,驚羽等人周遭都在熱烈討論著這件事。
「據說,陛下正式賜婚了。柳大小姐成了新任太子爺的未婚妻,擇日成婚呢!」
不知從哪裡飄來的一句話,頓時讓喝著茶的驚羽噴了。
她嘴角抽搐地望著眼前某個正主太子爺,「賜婚?」這男人跟男人,雖然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讓帝王賜婚,也太高調了吧?
「都是柳水仙搞的吧,我不在京,他總要有藉口待在太子府,替我處理事務。而且,老爺子不知道他是男人。」獨孤玄早就恢復了放浪佳公子的模樣,笑得懶意洋洋,「來,張口。」他順手從戰愛閑的包袱裡取出一包荔枝,剝開一顆,餵到驚羽嘴邊。
驚羽輕笑一聲。還是這種懶懶的模樣,最能體現他的妖孽氣質。深沉、憂鬱跟他真真不搭!
張嘴,她咬下一口,甜到心裡。
人生得意須盡歡。那便允許她在這一刻什麼都不考慮,只想著與眼前的男人過一段平和的日子吧!
獨孤玄眼裡滿是寵溺,把剩下的半顆荔枝扔進自己嘴裡。
「呦,酸死了!」旁邊傳來戰少年陰陽怪氣的聲音,「拿小爺我的零嘴做好人,真不知羞!」
獨孤玄斜眼瞧他,「拿大爺我家的寶貝出去換銀子,你倒是高尚。」一句話,就讓戰少年無語凝噎。
所以說,恢復正常的獨孤玄,其厚臉皮程度該是不下於戰少年的。
驚羽在一旁笑得眉眼彎彎。這種戲碼,一路上經常發生,增添了不少樂趣。
「咚,咚——」
談笑間,突聽外頭傳來銅鑼聲和官兵的喊話。
「閒人迴避!」
坐在靠窗位子的驚羽探出頭去,只看了一眼,不禁苦笑連連。
原來不管到了哪裡,有些東西,即使想忘,也總會有人提醒你記起來。
獨孤玄隨著驚羽的目光瞥去,不由得皺了皺眉,「這樣都能撞上?真是孽緣啊!」
驚羽收回目光,抿了口茶,「東啟來使,太子爺不在,行嗎?」
外頭經過的,正是東啟車隊。隊伍前頭的旗幟上印著大大一個「東」字,很是高調地宣揚了這一行華麗車隊的身分,驚羽想裝作不知道都難。
獨孤玄撇撇嘴,懶懶道:「太子爺也不是非要親見東啟來使不可。況且太子爺得了麻疹,不能見風,正窩在太子府休養呢!」
驚羽嘴角抽搐了下。
麻疹?太子爺不正好端端地坐在她面前嗎?扯謊扯得比珍珠還要真啊!
「娘子啊,妳不會拋下為夫,跟那冰塊跑了吧?」獨孤玄眨巴著眼睛,可憐兮兮地望著驚羽,「為夫可是費盡心思,不想讓妳碰上他呢!」冰塊指的自然是傅冰。
那車隊前頭,一身黑衣,面色冰冷的領頭人,正是東啟傅冰。
本來心情有些陰鬱的驚羽,被獨孤玄委屈的表情給逗樂了,轉向戰愛閑,「戰小哥,你有沒有覺得這家酒樓的茶有點怪味?」
戰愛閑喝了口茶,咂巴下嘴,一本正經道:「嗯,酸味真濃啊……」眸中的笑意顯而易見。
獨孤玄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而且一反常態,認真道:「娘子實在是太瞭解為夫了,為夫就是在吃醋。」
驚羽本就是開開玩笑,此時倒是被獨孤玄如此大方的承認給噎住了嗓子。
再瞥一眼看戲看得興味盎然的戰少年,驚羽又好氣又好笑地朝戰少年伸出手。
戰少年瞪大眼,趕緊護住自己面前的糕點,「幹嘛?要吃東西找妳的『為夫』要去!」
驚羽笑得可親,「人家街頭賣藝好歹也有錢賺,姊姊我免費給你提供了這麼多笑料,你總得付點演出費吧?」
戰少年再次無語凝噎。
「哈哈……」獨孤玄很不給面子地大笑起來。
正樂著,卻聽下面一聲尖利女音劃破長空:「啊——殺人啦!」
緊接著,一陣騷亂不可抑止。
酒樓裡的人,蜂擁著往外跑;樓下的行人,更是抱頭鼠躥。
慌亂中的人們,自然將東啟車隊撞得東倒西歪,早沒了隊形。
「保護好禮品。」一聲低吼穿透過人群,響徹空中——正是傅冰。
他沉著臉,看一眼不知被從哪裡射出來的暗箭射中,倒地不起的護衛,警惕地打量四周環境,迅速作出如下判斷,命令道。
護衛們緊張地拔出刀來,緊緊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怎麼回事?」驚羽蹙眉,站起身來。
「他們被盯上了。」獨孤玄臉上也是難得的嚴肅,「在北臨境內出事,很明顯的挑釁與挑撥。」
正說著,一陣箭雨從四面八方射了下去。
東啟車隊雖有護衛,但到底不是精兵,對方又在暗處,還是遠距離攻擊,自然防禦力大降。
普通百姓更是沒什麼抵禦能力。
一瞬間的功夫,遍地哀鴻。
「屋頂!」驚羽跟獨孤玄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
能這般居高臨下射箭的,除了在屋頂藏匿外,沒有其他地方可想。
驚羽轉身,就往樓上奔去。
既然確定了方位,那就方便了。直接衝上去,攻打偷襲者的老巢就行。
在外面,確實對這些人無可奈何,但在酒樓裡面,還真是方便多了。就著天窗,便能到達屋頂。
這種事,按驚羽的個性本可不理。畢竟她不是聖母,外面的人就算全死了,她也能悠閑地在這兒品茶,然後跟戰少年討論箭術精準問題。
問題是,裡面有個人是傅冰,是真心待她的傅冰。
她又怎能眼睜睜看他出事?
獨孤玄眸裡陰霾了下,立時跟著跑了上去。
獨留下戰少年悠哉吃著點心:「嘖嘖,跑那麼快幹嘛?」

隔著天窗,驚羽兩人果然聽到上頭有人踩著瓦片發出的脆響聲。
驚羽悄悄將天窗打開一條縫隙向外看去,只見四周的屋頂竟都埋伏了黑衣蒙面人,人手一隻弩弓,正朝著底下不斷放著冷箭。
驚羽冷眸,這麼大一支弩弓隊埋伏在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鎮上,背後的人可真是費了不少心思。
驚羽伸手,拽住距離最近的某弓手往後傾斜的小腿,向下拽去。
不等那人反應,獨孤玄眼疾手快、配合地劈掌直擊那人後頸。
「嘩啦」一聲,那黑衣人便破瓦而入,掉進酒樓大堂裡,昏了過去。
驚羽順勢拔出那人腰間的大刀,縱躍上屋頂。
獨孤玄亦不甘其後。
屋頂眾黑衣人只及茫然回頭,就被電光石火般穿梭於屋頂的兩人殺個措手不及。
弩弓隊向來是遠端攻擊戰隊,再加上沒人料想到會有驚羽跟獨孤玄這兩個計畫外的半路程咬金殺出,自然是沒有防備。
砍殺、踢飛,兩人動作迅疾,不帶一絲猶豫。
頓時,弩弓隊陣型被破壞殆盡。
隨著瓦片碎裂的「嘩啦啦」之聲,黑衣弩弓隊不得不站起身來、現了形,卻依舊抵擋不住兩個煞神的到來,紛紛摔下地面或者被踹入了酒樓內。
惹得戰愛閑抱著糕點邊跳腳喊無辜,邊很不道義地上前補上一腳。
陽光絢爛下,屋頂白衣女子與紫袍男子各自面向一方敵人,出手快、狠、穩,沒有華麗的招式,卻是氣勢十足、一招制敵。
酒樓一側的弩弓隊幾乎淪陷。另一邊,也因酒樓頂上的情勢,分了一半注意力過來。
本來處於劣勢的傅冰一行沒了弩弓隊的密集攻擊,自然氣勢大盛。
護衛中功夫好的已然飛身掠上屋頂,進行近身戰。
傅冰彎弓、射箭,一氣呵成。三箭併發,便向另一側屋頂準備偷襲驚羽二人的弩弓手射去。
只聽得幾聲慘叫,便有黑衣人滾下了屋簷。
屋頂上的人殺得盡興,下面的人後援及時,不一會兒功夫,這支弩弓隊就已經潰不成軍,全數覆滅。
傅冰抬頭看屋頂上那兩人,眸中閃爍著情不自禁的驚喜,萬年不動的冰山臉居然多了幾分和煦與柔情。
即使陽光打在身上泛起模糊的光暈,使他無法看清那兩人的臉面,但他敢肯定,那個白衣身形,必是驚羽無疑。
獨孤玄攬著驚羽的腰,飛掠下來。
立時就有護衛擋在傅冰身前,警戒萬分。
驚羽看向傅冰,彎唇微笑:「好久不見。」
傅冰的眼神落到獨孤玄懶意叢生的笑容時,便冷了下來。

  酒樓天字號廂房內,氣氛持續低迷。只能從某少年咀嚼食物的聲音中,感覺到丁點人氣兒。
傅冰一動不動地盯住對面的獨孤玄,大有把他拆吃入腹之感。
這般熱烈的視線,即便厚臉皮如獨孤玄,也有些扛不住了。他清了清嗓子,靦腆道:「小侯爺,你不要這麼熱情地看著我,我已有驚羽,不能再回應你了。」
「噗——」戰少年一口茶盡數噴出。
換完衣服出來的驚羽正好聽到這句話,臉色頗為怪異地看著笑得一臉羞澀的某孔雀男……很好很自戀!
傅冰的臉頓時黑了。
剛想發作,就被疾步走來的驚羽打斷:「查到那些人是誰派來的嗎?」
「他們是死士,來之前全都切過舌、服過毒藥,問不出什麼,全死了。」傅冰沉聲道。
驚羽坐到獨孤玄身旁,皺了眉:「一點眉目都沒有嗎?這樣的規模,不尋常。這一路上,你要小心。」
傅冰沒有答話,只緊緊盯住驚羽。半晌才道:「我是奉旨帶妳回去的。」
不待驚羽說話,獨孤玄嘲弄一笑:「奉旨?傅小侯爺要將驚羽押回去送死嗎?」
傅冰看著他,冷哼一聲:「我帶驚羽回去自能保住她。這是我東啟的事,不勞太子殿下操心。」
獨孤玄勾唇道:「驚羽早就與東啟毫無干係。她嫁與本王,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你要保她,還沒那個資格!」
傅冰臉色陰沉:「我沒那個資格,難道太子殿下就有資格嗎?我倒是聽說未來太子妃姓柳,為北臨第一美人。太子殿下既有美人在側,又要置驚羽於何地?」
獨孤玄蹙眉不語。雖然他與柳水仙的事,驚羽都明白,但在旁人看來,確實是百口莫辯。
傅冰又道:「況且,我早已稟報東啟陛下,此番前來,迎回巫家驚羽,自當迎娶過門,為我傅冰唯一的妻子。」
一句話,驚了驚羽,怒了獨孤玄。
驚羽目光複雜。她一直知道傅冰對她不同,卻未想,竟能做到這個地步。娶戴罪之女,不要說需承受多大的壓力,光上位者的猜忌,便能叫人吃不了兜著走。
獨孤玄狠狠剜了傅冰幾眼。若是眼神能殺人,他早就殺了這男人成百上千回了,末了肯定還得鞭屍才能洩恨。
屋內空氣再次凝結,表面安靜,暗地裡卻是刀光劍影,廝殺得好不痛快。
神經大條如戰少年都開始發覺不對勁了。他摸了摸鼻子,少有的訥訥道:「我幫你們看門,你們慢聊。」說著,「嗖」一聲就往門外躥。那叫一個絕對速度!
沒辦法,雖然看戲是有趣而熱鬧的事,但在這樣的氣氛下,像他這樣的路人是很容易被誤傷的啊!
「陛下開出什麼條件才准許你帶我回國?」驚羽端著茶盞,輕撫杯蓋邊緣良久,低問。
她不認為巫家垮臺後,自己還有什麼價值能令東啟那位帝王如此費心。再觀傅冰之言,不難看出真正想要她回國的,只有這個親自出使北臨的傅小侯爺而已。
傅冰愣了一下,淡淡道:「傅家自降三級,再不世襲侯位罷了。」
驚羽手中動作微頓,抬頭望著將這個消息說得漫不經心、彷彿在講「以後不吃肉,只吃素」這種無關緊要的話題一樣的少年,眸中寫滿驚詫。
就算她知道傅冰待自己一向很好,但這樣做會不會代價太大了點?就算他願意這麼做,傅家應該也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才對。
獨孤玄的眸光頓時也深邃了起來,盯著手中的杯子,不知在想什麼。
一時間,又是各自心思重重,沒人說話。
「對不起。」傅冰突然開了口,抬眼望向驚羽,眼中滿是內疚與急切。
「什麼?」驚羽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當日沒來得及救巫家,沒來得及救妳。」傅冰沉沉道。
驚羽恍然大悟,安慰道:「過去的事不用再說了。況且,你也無能為力。」
那麼大的陰謀,從帝王到權臣,全都參與進去了,豈是他一個頂著小侯爺名頭卻無實權的少爺能干涉得了的?
所以,驚羽怨天、怨地、怨獨孤玄,卻從沒怨過他。
但傅冰顯然不這麼想:「是我的錯,當日因為我沒有能力,想救巫家卻連陛下的面都見不著,妳出東啟,我想追卻被人攔了下來。當時的我,竟是寸步難行。那時,我就知道,想保護妳,就必須手握權力。所以,現在我成了傅家當家人。」
一番話,又讓驚羽震驚不已。
傅家當家人?所以,傅家降級只為帶回她,便能說得通了。那必是傅冰一個人的主意!
雖然傅冰一字未提,但從前世到今生都在大家族生存的驚羽又怎會不知,要成為家族的當家人,其間的路必是不好走的。
不說傅家不只傅冰一個子孫,也不說旁系爭奪,單說傅家老爹現在年紀也沒有大到要退下來的地步,光是想像,驚羽也能知曉,傅冰經歷了怎樣破繭成蝶的試煉。
難怪今日見傅冰,她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同了。雖然依舊冷,卻淡漠了許多,沒了那本就不多的青澀,性情更是沉穩了不少。
想來巫家那件事確實對他影響很大。
「既然傅家已然沒落,那麼請問傅大當家又憑什麼能護得了驚羽?」獨孤玄眸光精閃。
他知道傅冰為驚羽做到這步實屬不易,而自己說這話極其卑鄙與小人。但他更加明白驚羽雖對人淡然,其實心是極軟的,只要對她好,她便能對那人掏心掏肺。所以,他又怎會給傅冰半路劫走驚羽的機會,自然是極力打擊。
傅冰倒也不惱,看一眼獨孤玄,沉聲道:「我接替巫吟風將軍,成為東啟鎮邊之首。太子爺,這樣的身分夠嗎?」
驚羽怔愣住,半晌,才苦苦擠出一句話:「你何必如此?」
鎮邊將軍,他這是將自己推到上位的同時,也將自己暴露在帝君面前啊!有了巫吟風之先例,還有誰願意去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職位上?
說驚羽不感動,那是騙人的。畢竟,有個人拋棄家族利益、忘卻個人危險,只為你能有容身之處,這樣的人,又怎能視而不見?
「我心甘情願。」傅冰輕道,凝視著眼前的女子。雖然他知道她很堅強,堅韌到出乎他的意料,但這少女是他從小發誓要保護的人。所以,這一切,他無怨無悔。
「你放棄吧!」獨孤玄一手攬過驚羽,「驚羽不會跟你回去的。因為,她最想要的東西,在我這裡。」聲音雖冷,但若仔細聽,依舊能夠辨別出裡頭的心焦。
臂膀上被人緊緊抓住的驟疼讓驚羽微微蹙了眉。她茫茫然地抬眼看向有點不正常的獨孤玄。她最想要是東西,是什麼?
獨孤玄深深望她,終於斂了笑意:「妳要殺我,總要待在我身邊才能有機會。」
驚羽頓時了悟,他說的,竟是自己的性命。以自己的命做賭注,賭她的去留,這個人的心思,真是固執而又讓人心疼啊。
「嗯,在你死之前我不會離開。」
一瞬間的愕然後,傅冰似也明白了過來。他驚疑地望望驚羽,再望望獨孤玄。
好半晌,才皺了眉,道:「驚羽,妳知道現在的情形嗎?這片大陸已經不太平了,不說北臨留著妳會有什麼其他心思,也不說東啟陛下的雄心,光西昭擄走我東啟太子就已是戰意昭彰,更惶論南明一直蠢蠢欲動,戰事避無可避。妳是東啟人,待在北臨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驚羽點點頭,她當然瞭解這個世道的亂字真意。天下之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龍之大陸,四國鼎立,終究不會長久,各國帝王都做著一統大陸的美夢,然後衍生出許多戰事來。
一切都是從東啟太子失蹤開始的。
驚羽雖然知道那件事是獨孤玄與赫連雲霽合謀的,但她依舊想不明白,西昭在裡頭起了什麼作用?
「我……」驚羽正想說什麼,卻聽門「匡噹」一聲被人推開來,戰少年滿臉興奮地闖了進來:「媳婦,我們去西昭吧!」
「怎麼了?」驚羽疑惑。這小子怎麼突然來這一齣?
「那些黑衣人身上的毒是用西昭特有的藥草製成,據我師父的毒經記載,這種藥草只西昭得種,小爺我自然得去見識一下!」戰少年笑瞇瞇,彷彿發現了天下祕寶一般。
屋內瞬間大靜,神色各異。
「竟是西昭的人嗎?」許久,驚羽才輕嘆一聲。看看沉思不語的獨孤玄與傅冰,她知道這兩人的心思必然迴旋到國家利益上了,也不打擾,轉而對一臉莫名其妙的戰少年笑道:「戰家小哥,沒想到你的毒術還有偵探的功效呢。」
戰少年自是又得意起來,食指一彈額前的幾搓毛髮,吹口氣:「不要迷戀小爺,小爺只是個傳說。哎,其實小爺我如此英俊瀟灑、帥氣逼人、聰明可愛……(省略某少年四字詞語自誇和口水無數),也是一件令人煩惱的事呢。」
驚羽額頭黑線連連,嘴角抽了兩下,決定無視這小鬼。她真是腦子被門夾了,才會想到讚賞戰少年!
這場會面以戰少年帶來的勁爆消息匆匆結束。
獨孤玄看了看驚羽,有些抱歉:「我怕是要去趟西昭。」
驚羽對他的決定一點都不驚奇。作為北臨太子,他有責任為北臨解決後顧之憂。
「那便去西昭吧,我反正到哪兒旅遊都行。」
傅冰不放棄勸說驚羽隨自己一同回東啟:「驚羽,妳不必隨他做這般危險之事。跟我回去吧,雲出月也天天念叨著妳。」
驚羽沉默許久後只道一句:「傅大哥情意,驚羽無以為報。但那東啟為滅吾巫家之地,驚羽又何以當之為家?」
傅冰張了張嘴,終究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他的眼神,驀然黯了許多。
有些事情,錯過了便是永遠。他知道,驚羽最脆弱的時候,待在她身邊拯救她的,並不是他。所以,他已經失去了這個資格。
只這麼一句話,便道明他們的不同立場,原來那般親近的兩人,現在竟是如此遙不可及。傅冰盯著桌角,不由苦笑。
「有那麼密集的狙擊隊伍候在此處,怕是幕後操縱之人就在離我們不遠的暗處盯著。」驚羽皺了皺眉,如是道:「恐怕那人不會就此甘休,傅大哥早些啟程的好。」
傅冰握了握拳,終是放了開來。重抬起頭時,已然有了決定:「好,我尊重妳的選擇。但妳既叫我一聲大哥,我自然有責任看顧妳。不是建立在東啟的基礎上,而是民間普通兄妹。」說著,他舉杯沒過頭頂,灼灼望向驚羽,「以茶代酒,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今日我傅冰認巫驚羽為義妹,從此生死相與、禍福與共。」
說著,仰首,一飲而盡。
而後,盯住獨孤玄,冷聲道:「往後,若有人敢負我小妹,就算傾盡東啟邊關軍力,我也要讓他雞犬不寧。」
一番話,沒有點明,卻沒人懷疑這是對獨孤玄的警告。
在驚羽怔愣之際,傅冰撂袍起身,大踏步而去。

  在此同時,隔壁的廂房裡。
「主子,還要派人埋伏嗎?」某個刻意壓低的聲音從房間陰暗的角落傳出。
「呵呵,不用了。蛇被驚到,下一次就會警惕了。」坐在桌邊的男人輕笑。臉部藏在陰影中,讓人看不清臉上的神色。低沉的嗓音,清越的調子,卻讓聲音的主人更添上幾分魔魅的色彩,「況且我找到更有趣的魚兒了。」
「是。」角落裡的人慢慢隱去了身影,彷彿那裡從未有過生命體出現一般。


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當史上最高調、最騷包、最自我感覺良好的質子王爺, 遇上扮豬吃老虎的侯府女公子, 同樣深藏不露的兩人,究竟會擦出什麼火花? 瀟湘書院人氣作家西樓小楠 為你打造最氣勢磅礡的宮廷戀愛喜劇, 劇情高潮迭起、毫無冷場,絕對讓你大呼過癮! (2014/1/2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海王奴姬1 女僕正值叛逆期
誰說女僕註定要被主人「壓落底」? 叛逆期一到,「翻身」當老大也不無可能! 人氣鬼才作者周玉掀起海上愛情暴風雨, 閒雜人等,請小心翻船!(2014/1/2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海王奴姬1 女僕正值叛逆期'
海王奴姬2 女僕的華麗變身(完)
調教女僕靠三招── 烙印、決鬥、入海放「鯊」!? 海盜Boss使出渾身解數,叛逆女僕即將強勢反撲? 史上最激主僕「愛情動作片」,誓要辣翻你的眼!(2014/3/1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海王奴姬2 女僕的華麗變身(完)'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4/02/11.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