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潮文字 » 9789869010542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海王奴姬2 女僕的華麗變身(完)
商品名稱:海王奴姬2 女僕的華麗變身(完)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10542

庫存量:98


作者簡介
周玉
女,瀟湘網路作者。這筆名我取得隨意,順手拈來,簡簡單單。我喜歡風的變化萬千,自在逍遙,因此,有讀者說,我筆下的文字也同樣變幻莫測,詭譎兇險中,風雲乍起。
有人說,女子當如風,文字當如雲,千萬種風情,以筆化作文中的美好和感動,我心嚮往之,希望能瀟灑如風地追逐自己的人生

繪者簡介 
水梨
愛吃水梨,但其實也不是非它不可的程度,但比起蘋果,果然還是水梨呀!
梨子也不錯,富士蘋果也很好吃,其實也不是特別喜歡啦……
西瓜也不錯,但還是愛吃水梨。

 

話說,凡事一回生,二回熟,
但她冰舞月可是前天下第一世家的少當家,
從來只有發號施令、讓人伺候的份,
要她馬上適應女僕的身分,對海王冥夜言聽計從,根本想都別想!
不過,那冥夜也非省油的燈,
連海中霸主鯊魚都甘願當他坐騎,證明他肯定身懷「絕技」,
她不親自上陣,以「身」犯險,可能永遠也無法擺脫他,重回自由──
呃,她真的沒有料到冥夜的能力竟如此高段,
每次見面都演變成「全武行」不說,還反被他逼著「調教」一番,
和他的「關係」進展到了「全熟」狀態,
但是,她壓根沒打算當他的貼身女僕,
就算現在已經無法「全身而退」,也一定要他付出相應的代價……


海王奴姬2 女僕的華麗變身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20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十一章 對峙

  圓月當空,浩亮群星掩蓋不了濃濃的殺氣,兩方對峙,鋒芒如刺。
歐陽旭瞇眼看著高高在上的幕星,沉聲道:「我再問一次,你到底是誰?若我們曾經相熟,也許今天我可以網開一面,否則……」
話沒有說完,手緩緩抬起,只要他手腕一揮,萬千利箭就會射出。
臉上寒光一閃,幕星的嘴角勾起冷笑,二指一彈,二十寸長的金箭發出尖銳的嗡鳴聲,宛如一道金絲,在漆黑的天幕劃出耀眼的光芒,快如閃電地射向人群中的歐陽旭。
禁衛軍統領見此,大吼出聲:「放箭!」鐵黑色的利箭從四面八方急速射向站在摘星樓上的幕星。
金箭與無數黑箭在天幕上交叉而過,震耳的破空聲,讓人心驚膽顫。
金箭如入無人之境,來勢比禁衛軍的利箭快了數倍,眨眼間已經到了歐陽旭身前,禁衛軍們頓時大駭,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韓昭太子雖然儒雅謙和,一身本事也非等閒,此時見金箭散發著逼人的殺氣呼嘯而來,腳下陡然一踩,白影翩翩,急退而走,一人一箭之間,只有毫釐之差。
幕星此時也不顧下方情況,雙手狠狠一撇,只聽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兵器譜上排名第二的神兵利器被生生扳斷,成了廢物。
眼中閃過一絲血紅,幕星從摘星樓上扔下斷弓。
就算收不回送出去的東西,也絕不留給狼心狗肺之人,她寧願親自把它給毀了!
掃了眼朝她疾飛而至的箭頭,幕星冷笑一聲。
摘星樓四面有高高的城樓,由下而上的利箭能起什麼作用?
心中如是想,手中動作卻極快,幕星翻身躍上厚重的大古鐘梁,手起刀落,至少可以容納三人的古鐘轟地一聲墜落……
身形一閃,古鐘還沒有落至地面,幕星已經站在其下,匕首快速往嘴上一遞,用銀牙狠狠咬住,雙手則牢牢地抓在古鐘邊緣。
肅殺之氣勃發,幕星不但不避利箭,反而內勁一吐,將古鐘往下扔去,同時身形一縮,閃電般射入鐘內,快得幾乎沒有人看見她藏身在裡面,人隨古鐘砸向禁軍。
瞬間,古鐘成了箭靶,鐘壁上,利箭射中的聲響不斷傳出,但是,青銅鐘壁厚實,豈是這般利箭可以射穿!?
而歐陽旭眼見金箭來勢太快,犀利的殺氣居然連他都避不開,不由得眉間緊皺,閃電般出手,抓住一禁衛軍擋在身前——
「噗!」
血光一閃,金箭射入那禁衛軍的胸膛,箭頭穿透後背,連聲音都沒發出,就已經氣絕身亡。
歐陽旭停下腳步,低頭看了眼被一箭斃命的禁衛軍,那從後背透出的箭頭正抵在他胸前,薄薄的金色蟒袍被刺穿一個窟窿,若是動作再慢一點,此時定被一箭穿心。
這刺客的力量好強悍!歐陽旭的眉間隱隱浮現汗水。
「轟!」
在歐陽旭停步的瞬間,古鐘已經落在禁衛軍中,矯捷的黑影如鬼魅般射出,劍過之處,大殺四方。
「不好了!」
「保護太子殿下……」
「刺客下來了!」
此起彼伏的叫聲響起,場面一團混亂。
幕星一個飛身,手中匕首斬殺擋路的禁衛軍,望了一眼歐陽旭所在之處,身形急閃撲上。
擒賊先擒王,今日要想生離此地,必須拿下歐陽旭。
禁衛軍的所有準備,在幕星藉著古鐘落下後,已經失去作用,遠處的埋伏沒有辦法朝混在禁衛軍裡的幕星放箭、放暗器、放毒;近處的禁衛軍一時手忙腳亂,只能貼身肉搏。
但小小的禁衛軍,又怎會是曾經叱吒三國的幕星的對手?快速起落,幾個閃身間,幕星已經逼近了歐陽旭……
刀橫向一揮,鮮血四濺,攔在幕星身前的禁衛軍,手中長劍還維持著前刺的姿勢,人已緩緩倒下,而她則瞬間來到他身後。
接著,幕星朝後一彎腰,兩柄刀鋒貼著她的鼻尖晃過,隨後,她身形斜飛不停,穿過層層人群。
前方就是保護歐陽旭的近身侍衛,他們是她親自訓練出來的,有著一身好本事。
歐陽旭才緩過一口氣,幕星就已撲到他身前,來勢之快,讓他心驚膽顫,但卻不是因為幕星的強悍,再強的對手他都遇過,不至於會慌了神,只是眼前的人不同。
這人能從重重機關中活著出來,還能夠拉開挽天弓,身分一定不簡單!那瞥過他的目光還含著透骨的冰冷和仇視……
無數的火把將四周照得纖毫畢現,眾人清楚地看見刺客以強悍、鬼神之速,逼近了太子──
「太子!」
「殿下……」
此起彼伏的叫喊聲響起,無數人朝歐陽旭衝去,但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
最中心的十八個近身侍衛立刻護在歐陽旭周圍,形成一個圓圈,手中握著的不是刀劍,而是可長可短、攻擊力驚人的長槍,三把朝天、三把斜向天際、三把平刺、三把斜指地面、三把朝地,最後三把則橫擋在歐陽旭身前──完美的攻防一體。
眉眼間冰冷之色一閃而過,幕星突然停下腳步,雙手一展,快如閃電地抓起禁衛軍,朝那十八近衛扔去。
十八近衛見此,齊齊大吼,揮槍朝被扔過來的禁衛軍挑去。
臉上露出一抹冷笑,幕星身如陀螺,快速繞著十八近衛轉動,邊轉邊抓人往裡面扔。
她怎會不知這攻防陣的弱點?這世間並沒有絕對的完美!
一時間,只見人影翻飛,一片混亂,十八近衛也不管被扔進來的是自己人,還是敵人,一律一槍挑開,招招都是絕殺,沒留下一個活口。
禁衛軍沒有受過如此訓練,驚慌和駭然使他們自然而然地抵抗,讓十八近衛猶如鐵鑄的防守被快速撕開一口子。
站在最中間的歐陽旭頓時眉眼一沉。
他最引以為傲的攻防一體,居然在瞬息間被破解!?
想著,歐陽旭的手快速往腰間按去——
那裡有削鐵如泥的軟劍……
「別動!」還沒摸到軟劍,頸項已經被一個冰冷的東西抵住,身後冷冷的聲音響起,猶如十月霜風,讓人背脊發寒。
緊緊一蹙眉,歐陽旭放下了手,沒有再動。
耀目火光依舊跳躍著,偌大的場地上,一襲黑衣的幕星冷冷地站在禁衛軍中,手中匕首抵在歐陽旭的頸上,淡淡血色從那白皙的頸項流下,侵入金色蟒袍中,好似正在伸展的梅花,妖豔無比。
激烈的廝殺聲驟停,好像有人掐住了他們的脖子,除了受傷的禁衛軍無法控制地哼叫外,整個這一方只聞風聲,那由噪動瞬間變得寂靜的氣氛,讓人寒毛直豎。
面無表情地掃過靜止的一切,幕星冷冷一哼,左手陡然伸出,捏住歐陽旭的手腕一扭,只聽咔嚓兩聲,歐陽旭手臂便不自然地下垂,雙手脫臼。
「太子!?」
「殿下……」
周圍原本靜立不動的近身侍衛和禁衛軍,齊齊踏前一步。
幕星手中匕首再度狠狠朝歐陽旭的頸項一抵,鮮紅的血又流了下來,所有人被駭得不敢再動。
沒有皺眉、沒有驚恐,一身的儒雅氣質甚至沒有減少半分,歐陽旭表情平靜,好似雙手脫臼的人並不是他,「沒有勝算的……就算你挾持我,也不可能出得去。」
「你給我閉嘴!」冰冷肅殺的聲音響起,幕星手腕一用勁,拽住歐陽旭朝宮門的方向退。
「韓昭王不管歐陽旭的死活」這話騙得了任何人,卻騙不過她!
歐陽旭也不反抗,隨著幕星移動。
星空下,幕星一步步退後,密密麻麻的禁衛軍也跟著她走,漸漸遠離摘星樓。
「你到底是誰?」眼看身後的刺客熟悉皇宮的道路,歐陽旭第四次出口相問。
回應他的,是頸上越發狠利的匕首。
幕星壓制著歐陽旭穿過朱雀廊,經過飛花宮,繞過黑御殿,步向乾陵門,一路朝宮門而去。
一身盔甲的武成大將軍仗劍堵在乾陵門前,身後的士兵鴉雀無聲地蹲守著,利器出鞘,滿布森嚴。
「我說過,你出不去的,他們可不聽我的。」歐陽旭溫雅地說道。
幕星看著武成大將軍,眉間幾不可見地皺了皺。
武成大將軍是韓昭第一上將軍,只聽命於韓昭王,的確連歐陽旭也指揮不了他。
「告訴我你是誰,我就開口求救,否則你我玉石俱焚。」歐陽旭微微側臉道。
雖然不聽他指揮,但也不會不顧及他的性命,若他開口求救,武成大將軍不敢置之不理。
歐陽旭屏氣凝神地聽著身後的動靜,比起被挾持或被釋放,他更想知道這人的身分。
幕星聽言,眼中殺氣閃動,嘶啞著聲音道:「玉石俱焚?你還不夠資格!」
冷酷的話音剛落,幕星一指點了歐陽旭啞穴,抓住他朝嚴陣以待的武成大將軍逼去。
「讓開!」她的聲音冷如萬年寒冰。
「沒有王令,誰也別想從這裡出去。」一臉剛毅的武成大將軍手中長槍一抖,直直對上幕星。
「是嗎?」幕星冷哼一聲,手中匕首越發使勁,鮮血從歐陽旭的頸項傾洩而下,幾乎染紅了半邊衣服。
武成大將軍依舊一臉冷酷,動也不動。
兩人,一個步步逼近,一個不避不讓,勢成水火。
眼看雙方近在咫尺,突然,皇宮西面,熊熊火光燃起,那妖豔的橘紅,照亮了整個天際,詭異地絢麗。
「不好了!雙生殿走水……」
「王上還在裡面!」
驚慌的大叫聲此起彼伏。
歐陽旭聽言,眉頭微微一皺。
緊盯著幕星的武成大將軍也皺緊了眉。
「武成大將軍,快救王上!」
「快!有刺客縱火……」
「不好了!火勢朝鳳軒殿燒過去了……」
武成大將軍面上浮現一絲急躁,看了一眼被制住的歐陽旭。
鳳軒殿是雙生殿的偏殿,裡面存放著韓昭國的機要典籍和王庭玉印,一旦被燒毀,損失將無法估計。
這火也起得太巧了……歐陽旭無聲地嘆了口氣,朝武成大將軍微微眨了下眼。
武成大將軍得令,立刻揮手帶著身後的士兵朝雙生殿的方向狂飆而去。
緊張的對峙,瞬間變了調。
幕星眉眼一沉,看了眼雙生殿的方向,納悶是誰在幫她?這個時候突然起火,她不認為只是偶然。
心中念頭轉動,手上動作卻沒有鬆懈,幕星抓著歐陽旭繼續朝宮門而去。
把守的門官哪裡見過這樣的情況?不待幕星發話,立刻嚇得打開宮門。
幕星掃了一眼跟著他們的禁衛軍,眼中閃過一絲鐵血,手中匕首一揮,準備一刀朝歐陽旭的腰椎挑去……
她對這人恨之入骨,絕不會輕易殺了他,她會讓他承受失去所有的痛苦,要他將她所受的痛苦,百倍奉還。
禁衛軍的視線被擋住,沒有人看見她的動作,這一刀挑下去,歐陽旭必定腰椎斷裂,全身殘廢,就算他力能通天,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聽風辨位,歐陽旭瞬間察覺到什麼,雙眼陡然圓睜,面色扭曲,不斷張合的嘴想要說話,但是被點了啞穴,什麼聲音也沒有發出。
突然,一物朝著刀尖破空而來,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卻銳利得讓人無法忽視。
幕星眉頭皺起,手腕一沉,避過這一擊,可刀尖也遠離了歐陽旭的背脊。看了眼擊來的物品──
一顆小小的石頭在地面不停地旋轉著。
幕星面無表情地轉過頭,只見高高的城牆上,隱約站著一個人,若不是她眼力驚人,幾乎無法分辨。
石頭落在地面的輕微聲響,驚動了禁衛軍,他們立時齊齊大吼,朝她衝了過來。
心中快速衡量了一下,暗處之人的身手絕對不在她之下,再較勁,反而會落入包圍,得不償失。
一念定下,幕星冷哼一聲,手肘橫空狠狠地擊打歐陽旭的背心,這一次,暗處之人沒有阻攔,好像看出她下的不是殺手。
歐陽旭朝前踉蹌幾步後,跪倒在地,面色瞬間蒼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殿下!?」
「太子殿下……」
驚慌叫喊聲中,幕星再度看了眼那隱在高高城牆上的人,接著轉身幾個縱躍,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大批禁衛軍圍繞著受傷的歐陽旭,解穴、接骨、止血,卻沒有任何人發現歐陽旭所跪的方向是皇家別院,也就是曾經的天下第一世家──冰府。
深喘了幾口氣,歐陽旭抑制胸口的翻騰,把湧到嗓子眼的鮮血嚥了回去。
這一擊,起碼廢了他三成功夫,好厲害的手段!
緩緩站起身,歐陽旭抬頭看了眼空無一人的城牆。
他的耳朵也沒有漏聽那輕微的破空聲,有人暗中救他。
按住頸項上的傷口,歐陽旭因流血過多而蒼白的臉,平靜依舊。他轉頭看著奔上前來的皇家士兵,沉聲問道:「父王怎麼樣?」
「王上沒有大礙,火勢看似很大,實則損傷不大。」來人飛速報上。
歐陽旭聞言,沒什麼反應,心知這是圍魏救趙的把戲。
「不過,太子殿下,這個……」來人手中捧著碎物,支支吾吾地道。
歐陽旭看了眼他手中之物,原本平靜從容的臉立刻沉了下來。
是斷裂的挽天弓!
伸手撫摸完全無法再修復的挽天弓,歐陽旭沉默了半晌,緩緩回頭朝幕星消失的方向看去,不知其想。

      ☆       ☆       ☆

  月上中空,夜已深了。
從後窗翻進驛站,幕星看了一眼屋子——
屋門緊閉,沒有任何人氣,表示冥夜並不在此。
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加上皇宮如此大鬧,圍攻摘星樓的人早已被引開,理應不會妨礙冥夜的行動,可他卻還沒有回來……
眉眼低垂,幕星的手瞬間緊握成拳。
沉默了半晌,她緩緩推開門,走至桌旁坐下,垂眸,宛若入定。
星夜皎潔,璀璨的光芒灑下,照耀著屋中獨坐之人孤單卻堅定的身影,一夜無話,轉瞬黎明,冥夜依然未歸……
睜開眼,幕星看了一眼窗外,指力在桌上一揮而就兩個字──「枝城」,而後轉身走了出去。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枝城雜草叢生,夏風吹過即發出嗚嗚的聲音。荒涼的亂葬崗內,一塊墓碑移動,露出了小小的入口,厚重的紫金大門緩緩打開,裡面的金山銀山立刻暴露在幾人面前——
金磚重重疊疊地鋪展開來,銀錠堆積成連綿起伏的群山,散發著璀璨光芒的各色珠寶如雜貨般疊放在一起,金光燦爛,耀目生花。
尾隨幕星進入的三大堂主對視一眼,眼中都浮現無比激動的神色。
「三千萬兩金銀珠寶,我冰家百年珍藏。」冰舞劍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財富,深深吸了口氣。
「三年。」幕星背負著雙手,淡淡地看著富可敵國的財物。
「少當家放心,絕不食言。」三大堂主立刻躬身,滿臉嚴肅道。
「好。」幕星點點頭,看著三大堂主,口氣緩了緩道:「一切小心為上,我能等。」
三大堂主聞言,握緊了拳頭。
這個時候,少當家還顧及他們的安危,他們又怎能不鞠躬盡瘁?
三人重重地點頭,然後蜿蜒而入,開始運出這滔天的財富。
「七哥,以後就由你與他們聯繫,三國的事情,你全權負責。」幕星轉身對冰舞劍道。
冰舞劍聽言,皺了皺眉,「舞月,這事不該由妳負責嗎?這樣的話,東海那邊呢?」
前段時間,幕星安排他周旋東海;今日急召他過來,竟是改變了主意!?
「那邊我去。」
沒有說明為什麼,冰舞劍也沒有追問,既然幕星下了決定,自然是多方考量過。不過,看她的神色,這一次應該是與東海真正合作了。
冰舞劍轉身加入了三大堂主,開始謀劃一切。
幕星快步進入藏寶庫的最深處,片刻後,提了一包東西,快馬加鞭趕往韓昭皇城。

  此時,黎川已經抵達韓昭皇城。
夜晚星空璀璨,曾經的冰府,現在的皇家別院,燈火輝煌,四海海盜聚集。
明日就是期滿之日,韓昭王必須給四海一個交代,否則……
一個翻身,幕星悄無聲息地潛入皇家別院。
由於四海齊聚,有太多人互不相識,幕星乾脆邁開步伐,大搖大擺地走著,就算與人擦肩而過,也只會以為是別處勢力的人。
這裡曾經是冰家四世同堂的地方,現在卻變成了陌生人隨意居住的雜院……
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不快,幕星走向黎川所住之處。
「誰?」屋內,正與常彪商談的黎川耳朵一豎,冷喝出聲。
什麼人居然無聲無息地繞過外面的侍衛,靠近了他的房間?
「我。」吱嘎一聲推開門,幕星面無表情地進入。
黎川和常彪一見是幕星,各自收斂了氣息。
「他呢?」黎川皺眉問道。追著幕星離開的大哥,怎麼沒有跟來?
心中一跳,幕星握緊了拳頭,「他沒有在這裡?」
「什麼意思?」黎川的眼瞬間瞇了起來,渾身散發出濃重的戾氣。
幕星沒有理會黎川,內心百轉千迴。
難道冥夜真的沒有出來?難道他真的葬身蛇腹?難道……他真的死了?
不,那個人不會死的,不會如此輕易就死了!
心中瞬間泛起一絲說不出也道不明的滋味,幕星的眉頭緊緊皺起。
「出了什麼事?」常彪看著幕星的臉色,手已經握上了腰間的劍柄。
他們的海王身手之強,放眼天下,沒有幾個能夠匹敵,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出事,除非眼前這人聯合了其他人……
冷冷掃了一眼劍拔弩張的兩人,幕星緩緩道:「我們去了皇宮……」低低的聲音緩緩述來。
「他媽的!要是我們海王有一點事,我要妳給他陪葬!」幕星話音還沒落下,常彪就已經跳了起來。
看了眼憤怒的常彪,幕星沒有再說話。
黎川冷著臉,恨恨地瞪著幕星,沉默了半晌後,鐵聲道:「妳最好祈禱他沒事,否則我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雖然這錯不在妳。」
黎川向來很沉著,也很明斷,但那是他大哥,他做不到明鏡高懸,還是會遷怒。
「只要你有那個本事,我隨時恭候。」相較於兩人的憤怒,幕星淡淡回道。她本來可以不說,但是她不想隱瞞。
冷冷地哼了一聲,黎川滿臉肅殺,「我也絕不饒過韓昭。」
「你不饒過?哼!先問明日韓昭會不會饒過你們吧。」幕星說道。
韓昭要陳訴東海誣陷,東海要咬定韓昭乃始作俑者,四海和三國的眼光會被引到哪一邊,就看明天了。
黎川聽言,憤怒的神色緩緩收斂。
這事冥夜早說了要自行解決,但他現在連個人影都沒有,又該怎麼辦?
看著沉默的黎川,幕星又道:「咬不死他,也要賴定他。」
黎川微微詫異地看了幕星一眼。
她開始關心東海的死活了?雖然之前大哥也說他們兩家要合作,不過,看他倆以前的行徑,哪像合作?
「以後東海的事,就是我的事,一損俱損。」幕星淡淡說道,沒有提及與冥夜再度約定之事。
東海這次要是栽了,她也沒好處,所以,她不是幫東海,也不是幫冥夜,而是幫她自己!幕星堅定地說服自己。
「明日我來處理這件事情,你們這樣配合……」沉穩的聲音如流水般緩緩漫過,幕星開始擬訂計畫。
冥夜不在,就由她來撐起東海,以抗韓昭。
夜風陣陣,星空朗月,明日定然是個好日子。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經歷一連串風風雨雨, 巫驚羽和獨孤玄總算互證心意, 決定暫時拋下一切,來個「婚前」蜜月之旅, 沒想到一路上也是風波不斷, 先是中了暗算,害她被西昭太子強搶回宮「金屋藏嬌」,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被東啟太子誘拐回國當「禁臠」!? 唉,她這算不算是「桃花」朵朵開?(2014/3/1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海王奴姬1 女僕正值叛逆期
誰說女僕註定要被主人「壓落底」? 叛逆期一到,「翻身」當老大也不無可能! 人氣鬼才作者周玉掀起海上愛情暴風雨, 閒雜人等,請小心翻船!(2014/1/2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海王奴姬1 女僕正值叛逆期'
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當史上最高調、最騷包、最自我感覺良好的質子王爺, 遇上扮豬吃老虎的侯府女公子, 同樣深藏不露的兩人,究竟會擦出什麼火花? 瀟湘書院人氣作家西樓小楠 為你打造最氣勢磅礡的宮廷戀愛喜劇, 劇情高潮迭起、毫無冷場,絕對讓你大呼過癮! (2014/1/2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4/02/11.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