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緋文字 » 9789869010528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商品名稱: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10528

庫存量:99



作者簡介

西樓小楠
88年天秤女,喜稱自己江南人,實際只是江蘇南通,日常都與文字打交道。嗜重口味,最好辣到極致。性慢,被戲稱「蝸牛楠」。相信會有愛情天長地久,堅信總有一天迷路的王子會來到城堡,從此與怪獸幸福生活。

繪者簡介 
左萱
現居地台北,是好吃懶做的漫畫、插畫、設計工作者,最近非常熱衷於辛普森家庭!
 

以天下為媒、天地為證,
縱千夫所指,也要愛得轟轟烈烈!!

她巫驚羽身為黑道千金,
慘遭親姊謀殺已經夠悲情了,
沒想到變成遊魂、路過看戲也會出包,
陰錯陽差地還魂成了巫家「偽」三公子不說,
還被捲進宮廷鬥爭中,害她只能裝瘋賣傻求自保。
不過,倒楣的事顯然還不僅止於此,一次「翻牆」意外,
更讓她碰上了專以戲弄她為樂的妖孽王爺──獨孤玄,
從此與「麻煩」結緣,再也脫離不了「關係」...

生在暗潮洶湧的帝王家,
沒有人比他獨孤玄更明白潛龍勿用的道理,
母妃的枉死、父皇的冷酷,讓他學會了冷心絕情,
戴上玩世不恭的面具,成為質子遠赴他國伺機而動。
原以為此生只為復仇而活,
這名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丫頭卻吸引了他的目光,
讓他的心、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隨著她,
兩人三次嗆辣交鋒,更勾起了他的興趣,
看來,異地的生活不只風波無限,還會因此而「高潮」迭起...


天下為媒1 潛龍戲鳳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20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一章 路過看戲

  巫驚羽是眼睜睜地看著安伯侯府巫家三公子喝下那碗毒茶的,當時她就撐著頭坐在虛空之中。
她不準備提醒那侯爺公子,即使那人與她有同名同姓的緣分!
她沒有義務做這件事,充其量,她只是路過。
她更加沒有能力去阻止,因為她只是一個遊魂。
巫家三公子放下茶盞,嘖著嘴,連稱「這茶真香」時,突然心一陣絞痛。他撫著心口,一下子跌坐到地上,瞬間的工夫,嘴角便溢出黑血。慢慢地,他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覺。
「啊——」宮女驚恐尖利的聲音穿透宮殿,直達雲霄。
「哭什麼?趕緊找個位置看好戲!」巫驚羽嘴角揚起一抹諷笑,懶懶地看一眼與她一同漂浮在虛空中的白衣散髮女子——倒是有一張清麗至極的容顏。
「可是……我就這樣死了,爹爹、哥哥,還有姊姊,會很傷心的……」女子嫩生生又極顯怯懦的嗓音響起。
這女子正是那喝了毒茶後,新死的安伯侯府三公子。
巫驚羽也是見了她靈魂出竅後,才明白這事的。
這侯爺府也真是有趣,叫一個嬌俏俏的小姑娘女扮男裝,到頭來竟讓她惹來殺身之禍。不知道侯爺知曉後,會是怎樣的表情?
「傷心?」巫驚羽嗤了一聲,「妳倒是天真得緊!妳那父兄說不定正在某處慶祝呢!」對她這樣一個被父親與姊姊聯手害死的人談親情,真是可笑。
巫小三紅著眼眶,嘟著紅唇,指控道:「妳胡說!爹爹他們都很疼我的。」
「疼妳?疼妳會把妳送進皇宮這個虎狼之穴來?小妹妹,不要被所謂的親情給騙了。」巫驚羽笑得一臉絢爛。
「妳到底是誰?怎麼會在這裡?」眼前這個打扮奇怪的女子為什麼會在這裡對她說這些話?
巫驚羽偏著腦袋,一本正經地答道:「我只不過是一隻路過看戲的鬼。」
雕花白玉床旁,臉色發青的林御醫正躬身向身著金龍黃袍的中年男人沉聲稟報:「啟稟陛下,小侯爺……已經去了。」
東啟承明帝眼泛精厲,沉默半晌,向後吩咐道:「傳令鎮邊巫將軍,匪流未清,不得歸朝!」
承明帝後邊的桂公公已然跟著他三十餘載,怎會不曉得承明帝的心思?
這巫家是東啟開國三大元勳之後,老侯爺雖已不管事,但在朝中的號召力依舊不減當年;巫家長子是朝中鎮邊大將軍,國中一半兵權掌握在他手中;巫家二小姐早年便入宮,只幾年工夫,便成了貴妃之首。
能在這個皇宮之中立足,並擁有一片天地的女人,桂公公不認為這巫家老二會是什麼善茬。雖然這巫娘娘在宮中總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從未在人前失態過。
桂公公再看看躺在床上、面色蒼白如紙的巫家小三,不經意地嘆了口氣。
這巫家小三也是運氣不好,生在這麼一個鋒芒畢露的家庭之中,偏偏性子又天真得緊,沒有老大的霸氣,更沒有老二的心機。這樣的小子,必然是權力爭鬥之下的犧牲品了。
宮中生活幾十載,桂公公怎能不清楚這宮內的黑暗?
承明帝一心忌憚這巫家,才把這巫家小三宣進宮來,只道與眾皇子一塊兒學習。可是,便是這一舉動,叫有心人鑽了空子。
巫家小三在宮中遭人毒殺,皇帝自然要對此負責。
誰都知道,這巫家小三是巫家上下的寶。想來,那人也是打定了這個主意,叫承明帝與巫家因此事而勢不兩立吧。
桂公公知道承明帝不讓巫將軍歸朝的原因,自是怕那巫家老大知曉弟弟被毒死於宮中而發飆,此後便是一發不可收拾了。
「桂安,還不快去!」承明帝一掌拍案,厲喝道。
桂公公的思緒立時被打斷,應了一聲,趕緊出去布置。
「今天的事情,誰都不准往外傳!」承明帝環視四周一番,眸中的威嚴逼得眾人不敢抬頭,「小侯爺因急病而亡,聽清楚了嗎?」
林御醫手心裡攢出了汗,立時點頭如搗蒜,「微臣明白。」這些都是權力巔峰上的事,他也不敢去管。不過,巫家小侯爺命喪皇宮,東啟想必要掀起一場狂風暴雨了。他還是趁有命在的時候,趕緊告老還鄉去吧。
殿內幾個宮女哆哆嗦嗦地跪了下來,「奴婢明白……」
承明帝眸中閃過一絲陰狠。人多口雜,這些人……留不得啊!
「貴妃娘娘到!」正在此刻,外頭響起宮監的高呼聲。
承明帝蹙眉,瞇了瞇眸。來得可真快啊!看來在這宮中,巫家的眼線可真夠多的。
「三兒,姊姊來看妳了!」一個婉轉若黃鶯脆鳴的女聲透過敞開的大門傳了進來。
承明帝轉身,正對上一身淺藍印琉璃花宮裝的女子,髮盤貴妃髻,羽扇作飾,素雅卻不失高貴,貴氣中又帶著幾分靈氣,淡粉飾就的臉面,光華難掩。這便是巫家老二,外頭盛傳極得承明帝寵愛的巫娘娘——巫夢蝶。
巫夢蝶在看到承明帝的那一刻,愣了一下,立時行禮,「陛下萬福。」低頭的瞬間,眸光黯了黯。她使勁攥著手中的帕子,死死地按捺下心內的急切。
承明帝上前幾步,扶起巫夢蝶,滿臉的哀傷與凝重,「蝶兒,本來寡人不想讓妳知道的,可是偏偏妳來了……」
巫夢蝶看看一旁垂首的林御醫,心內一沉,臉色白了些許,硬是撐起一張笑顏,「陛下您在說什麼?三兒呢?陛下來了,也不知道出來迎接,真是個不懂規矩的孩子!」
「羽兒他……猝發急病……」承明帝嘆了口氣,似是不忍心再說下去。
巫夢蝶向後跌了幾步,身後婢女立時扶住。
「羽兒……羽兒……」巫夢蝶再也沒了端莊穩重,急切立時顯露了出來,疾走幾步,便到了白玉床前。
望著床上那張沒有生氣的面孔,巫夢蝶只覺一陣眩暈。
撲通一聲,她跪坐在床前的紅木榻上,顫悠悠地伸出了手去,摸上巫小三冰涼的面孔,心內悔恨不已。
她知道陛下傳小三進宮,肯定沒安好心,卻以為他必然不會在宮中下手,畢竟誰會在自己的地盤做出這麼難以辯解的事?況且還有她這個姊姊在。可是……她終歸是低估了皇家的嗜血啊!
巫夢蝶背著承明帝狠了狠眸,嘴唇咬得蒼白。
不管到底是誰殺害了小三,必是在承明帝有意或無意的縱容之下,承明帝總歸是禍首。因此,即使傾盡侯府之力,她也必定要為三兒報仇!
「姊姊……」虛空之中,巫小三看著自家姊姊一臉的恨意與悲傷,又哭得淅瀝嘩啦。
巫驚羽皺了皺眉,望著巫夢蝶,心裡有些茫然。巫夢蝶眸中那深深的傷痛,不可能有假,也沒必要作假。難道,這才是真正的姊姊?難道,這世界上真會有不為利而存在的感情?
巫驚羽望著巫夢蝶的恨顏,眼神渙散開來,她突然憶起當日二姊趁她不備,一針穿透她的天靈蓋時,也是滿臉的恨意。
只是,當日她二姊怨恨的對象是已然僵死卻未瞑目的她罷了。
當時,她也是如同這般坐在半空中欣賞二姊嫉恨、輕鬆且得意的神色。
然後,那個被稱作「父親」的男人走了進來,只掃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她,便轉向二姊巫驚鈴,淡淡問道:「妳把她殺了?」語氣平靜的彷彿在說「今天天氣怎樣」般。
巫驚鈴邀功似的嗯了一聲,眸中那期待讚許的神色,巫驚羽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父親,您說只要我能殺了驚羽,便能證明我的能力。現在如何?」
父親只是面無表情道:「看來妳的能力不比她差,那她的工作便由妳接手吧。」
巫驚羽看到她二姊欣喜若狂地點頭之際,心頓時涼了。她只道虎毒不食子,卻未想到,平日裡對她肯定有加的父親,實際上竟是比老虎猛獸更狠毒!
她覺得很可笑,死便死了,怎還叫她看到這般讓人心寒的畫面?
想她活著的二十幾個年頭,善盡一個女兒、妹妹之責。因能力出眾,更被父親讚為巫家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姊姊亦是常道以她這個妹妹為榮。
沒想到,一切都只是個騙局罷了。
巫驚羽閉上眼,不願再看那骯髒的巫家一眼,只等黑白無常來索魂,然後喝過忘川水,便能拋卻前塵往事,重新做人。
只是,下輩子,她寧願做個沒心沒肺的人,也不願意再被如此傷害。
沒有希望,便不會有失望——當時她是這麼想的。
可也許是上天的一個玩笑,她在虛空之中不知漂浮了多久,等到的不是鬼差,卻是東啟這個陌生的國度。
她飄過市井,正碰上荒淫賭徒賣妻還債;她路過村莊,看到卑鄙農人因嫉破壞鄰人莊稼;隨風,她又飄蕩到了這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中。
她想,上天便是要她看清楚這世間的醜惡,才叫她如此經歷吧?
都說,皇家最是骯髒,她便要睜大眼睛看看這皇宮之中的罪行!
於是,她便看到了巫家小三這一齣中毒事件。
她當時還在失笑,這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小三子,連結局居然也跟她那麼相似!
在看到巫夢蝶的表情時,巫驚羽的心裡卻微微泛起漣漪。苦澀?疑惑?或是淡淡的喜悅?就連自己也分不清。
「陛下,國師求見。」宮監的一句傳喚,驚醒了思緒翻飛的巫驚羽。
「傳!」承明帝似是極其高興。
巫驚羽向門外看去,一道頎長的身影擋住了光線,不緩不急、悠然自得地走了進來。雖見不著臉面,但看走姿與陰影中的輪廓,也能隱約猜著這是個仙人級別的人物。
來人站定,巫驚羽才得以細細打量——清俊的面龐、溫潤的五官,嘴角一抹淡笑,如她所料,完全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只是,偏偏那一身花哨至極的行頭,破壞了仙人美好的形象。
巫驚羽愣了愣。仙人不是應該清心寡慾、白衣翩翩嗎?眼前這位仙人還真是品味獨特得很啊!不過,也正因這花衣,才把他整個人襯托得有了世俗味道,顯得親切至極。
「陛下!」來人輕彎腰,便算是行了禮。
巫驚羽微微一笑。想來,這國師來頭必定大得很,最起碼也是很得承明帝信任的人。否則,以這樣的行禮方式對一個帝王,怎樣也會被治一個大不敬之罪吧?
承明帝點頭,「瑾書,你怎麼出關了?」
聞人瑾書抬頭,「臣於關中算出小侯爺今日必有一劫,特出關為小侯爺解厄。」說完,狀似無意、似笑非笑地往巫驚羽兩人空中所在的方向掃了一眼。
巫驚羽一個激靈,總覺得那「仙人」的目光頗含深意。
巫小三拉了拉驚羽的衣角,訥訥問道:「國師是不是能看見我們?」
驚羽撐著腦袋,燦笑著回給聞人瑾書一個媚眼。她才不信那國師真是仙人,能神通到察覺魂魄的存在。
聞人瑾書緊緊盯住拋完媚眼的驚羽,眸中隱著好笑。
驚羽瞬間如遭雷劈。這回她想不承認都不行了,那國師必是能見著她們。瞧他滿眼看笑話的神色,驚羽便覺渾身不舒服。
本來,她是局外看戲;現在,她有種成為戲中人被人觀看的感覺。
「國師,你來晚了,舍弟沒有這福分了……」巫夢蝶幽幽的聲音響起,解了驚羽的尷尬與侷促。
「瑾書,」承明帝蹙眉,「羽兒他……已經……」
聞人瑾書淡淡一笑,「無妨!小侯爺的劫,便是需置之死地才能化解。」
巫夢蝶猛然轉頭,滿眼的希冀,「國師,你說……三兒有救?」激動得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聞人瑾書點頭,又露出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只是需要巫娘娘幫忙才可。」
巫夢蝶急急起身,「國師但說無妨!」話語中的急切,連巫驚羽都察覺到了。
「這世間,陰陽平衡總是不能打破的。要使小侯爺復生,需要向巫娘娘妳借壽。」聞人瑾書踱開幾步,正好來到了驚羽面前,光明正大地打量起虛空中盤腿而坐的驚羽來。
巫驚羽被盯得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直覺伸腿就向前掃去——
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介魂魄,此舉並不能傷到人。瞧,自己的腿不正如無阻擋般穿過眼前之人的身體嗎?她不過是想發洩發洩內心的不快罷了。
「借壽?」承明帝看看驚愕住的巫夢蝶,向聞人瑾書如是發問。
聞人瑾書見到巫驚羽的反應,似是非常愉悅,眼中的笑意更甚了:「當然,借壽之事自然會折了巫娘娘的陽壽,巫娘娘還是慎重考慮一番的好。」
巫驚羽望了望不再說話的巫夢蝶,眸中又是一片嘲諷。誰會願意為了旁人獻出自己的壽命?即使是這個打著愛妹旗號的巫娘娘。這世間,純粹的感情應該是癡人說夢吧?
巫驚羽撇了撇嘴,拍了拍巫小三的肩膀,「小妹妹,看吧,這就是妳的好姊姊!」
再瞥一眼比自己更像是在看戲的聞人瑾書,驚羽挑了挑眉。這裡太複雜,也沒什麼好戲可看了,還是去別處瞧瞧吧。
轉身,她便要向門外飄去。
此際,耳後卻傳來那黃鶯鳴婉般的聲音,「不過借壽罷了,只要國師能救三兒,本宮無妨。」聲音裡竟多了份堅定。
巫驚羽瞪大眼,猛然轉身盯住巫夢蝶,試圖在她臉上找出什作假的痕跡來,卻以失敗告終。
一旁的巫小三又是嗚嗚咽咽地哭開了。
聞人瑾書笑意盈盈,似是早有預料,轉向承明帝,「陛下,請著人準備長明燈。」
承明帝怔愣了一下。
聞人瑾書經過承明帝耳旁,輕語:「陛下,您也不想因小侯爺一事而鬧出什麼大事吧?」
話中的意味,承明帝怎能不明?他立即吩咐殿內侍婢按國師的要求去做。
「喂?你這半仙真能讓人還魂?」巫驚羽開口便向聞人瑾書問道。既然能看見魂魄,大概也能聽到她說話吧?
巫小三扯著驚羽的袖子,猶帶抽泣,「妳……怎麼能對國師無禮……」
巫驚羽白了她一眼,「現在是妳有求於他,要他幫妳復活,跟我又沒啥關係,我又何必對他客氣?」
聞人瑾書好笑地望了驚羽一眼,腹語道:「本國師說到,自然便能做到。怎麼?妳也要我幫妳回魂不成?」
自然,這話真真切切傳到了驚羽耳朵裡,旁人卻沒有聽到。
巫驚羽滿頭黑線。這國師真能通靈啊!不僅有雙陰陽眼,連跟魂魄交流也是那麼順暢。
她撇了撇嘴,「我?回魂?還是免了吧!」她回魂幹嘛?找她爸、她姊火拚去嗎?
她轉頭看看喜淚交加的巫小三,再撇了撇嘴。她可沒有巫小三那麼好的運氣,還有人為她奉獻自己的壽命。
聞人瑾書意味深長地看了眼驚羽,「這種事有時候是由不得人的。」轉身便去為小侯爺復活做準備了。
巫驚羽抱臂,對聞人瑾書的最後一句話感到有點莫名其妙,但她決定忽視。反正半仙說話從來都是神乎乎的,那樣才能顯示出自己的與眾不同嘛!
驚羽看看身旁似是頗為煩惱的巫小三,嘆了聲:「嘖嘖,本來我還想著終於有個遊魂來作伴了。現在可好,妳這出來才一刻鐘的工夫吧,就又要回去了。哎,這人的命啊,真不能比較呢。人比人,氣死人!」她自然看得出巫小三心內的擔憂,只能說些有的沒的來分散她的心思。
偏偏巫小三是個死心眼的孩子,沒被驚羽糊弄過去,「喂,妳說,姊姊會不會因為借壽於我,而有危險?」
驚羽捂頭暗嘆,這孩子看似缺心眼得緊,怎在這關鍵時刻卻想得那麼清楚?
驚羽看了看一室忙碌的眾人,以及坐在椅子上鎮靜端莊的巫夢蝶。這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天上掉餡兒餅的好事,要想得到什麼,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就像那半仙國師所說,世間陰陽須平衡。既然要令死人復活,除了以命抵命,該是沒有別的方法了吧?
這個借壽的法子,從根本上來說,便是借命。雖然那國師沒多說,但其中的危險係數怎會低了?這兩者之間壽元的傳遞,自然不是那麼好控制的。
看那個從一開始進來便笑咪咪的國師此時也肅了顏、細緻謹慎地親自檢查所有物件便能看出,借壽續命是件不能出任何差池的事。
巫驚羽努了努嘴,雙手枕向頭後,「盡人事,聽天命了。」她再仔細看了看面露喜意的巫夢蝶。
這種事情連巫小三這個糊塗鬼都能想明白,這巫夢蝶心內必也是清楚得很。想來,即使因此出了什麼危險,她也是心甘情願的吧?
真是天真呢!她原想,處於這宮中的女子,即使未被磨滅人性,也是精絕得很,怎可能為了這種不確定之事而賭上自己的性命?
可是,這種天真卻叫驚羽喜歡得緊,長久積鬱在心內的陰霾竟因此而慢慢淡化開來。
「巫娘娘,已準備就緒,請您坐到長明燈所照出的光暈之內。」另一邊,聞人瑾書恭謹道。
巫夢蝶點頭,起身,望一眼床上一動不動的巫小三,轉身便入了光圈內。
巫驚羽偏了偏腦袋。雖說這巫夢蝶是自願為妹妹犧牲,可是她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件事發生吧?好不容易看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她自然要做點什麼才是。總有個既能讓巫小三復活,又不犧牲巫夢蝶的兩全法子。驚羽從來都相信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的事。
她環顧大殿一周,最後把目光停留在承明帝身上。
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驚羽嘴角微微上揚,一抹奸詐的笑意浮現唇畔。
除了那個動機不明的半仙國師外,這皇帝大叔才是這殿上最不無辜的人吧?不說在巫小三死後,這皇帝來得那般迅速,只他不說出事實一項上,驚羽就完全有理由相信他與巫小三的死亡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即使不是親自著人動手,也是縱容犯。
總之,巫小三的死因中,這皇帝總是佔著極大分量的。取他的壽命,總不為過吧?
承明帝頓時打了個哆嗦,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都說新死之地,陰氣是極重的,不會是有什麼髒東西在吧?
但立時,這個念頭便自他腦內消失了。他挺了挺胸,他是真龍天子,所有妖魔鬼怪都該對他避之三尺才對。
聞人瑾書盤腿閉眼念咒,巫夢蝶閉眸禮拜,一片祈禱。
巫驚羽在巫小三奇怪地注視下,飄忽飄忽來到了長明燈上方。掃一眼不遠處狀似關切,眸內卻是明暗不定、計較不停的承明帝,她微微一笑,鼓起了腮幫子,便將長明燈頂上妖異的火焰吹向了承明帝的方向。
雖然她是遊魂,但製造些陰風,還是輕而易舉之事。
自那國師話中推測,這借壽,必須要有道具與媒介,而長明燈便是關鍵之物。也就是說,誰處在長明燈燈光的陰影下,借的就是誰的壽!
突來的陰風叫眾人有些睜不開眼,紛紛舉起袖袍,遮住了臉面,誰都不曾注意到長明燈那妖豔異常的陰影轉向了承明帝。
閉眸的聞人瑾書嘴角突然掛上一絲詭笑,嘴裡咒詞念得更快了。
巫驚羽眼角餘光正巧瞥見了這一幕,立時心生不好的預感,未等她思考,便覺身後一股強大的吸力正緊緊吸附著自己。
嗖地一下,她只覺耳邊風呼呼地吹,自己朝著白玉床的方向迅速而去。瞬間的工夫,眼前便是一片黑暗,眼皮竟沉重地睜不開。
另一邊,聞人瑾書立時起身,於袖中掏出一串黑色卻看不出什麼質地的珠子,纏繞在床上巫小三本體的腕間。待一切布置完畢,他才深深吁出了口氣。
而在此時,殿內傳出宮人恐懼的喚聲:「陛下!您這是怎麼了?」
巫驚羽只覺耳邊一陣嘈雜,聲音真真切切地灌進腦內。她皺了皺眉,變成遊魂以來,她聽到的聲音從來都是恍惚的如同天外來音,何時有過這般真實的感受了?
詭異,相當的詭異!
她轉了轉眸子,勉強將眼睛撐開一條縫來,朦朧間竟看到一張滿帶焦慮的容顏在自己的頭頂上晃。
這張臉她認得,是那巫娘娘巫夢蝶!
可是,為何她會是那樣地望著自己?她應該看不見自己才對吧?
不對勁,十分不對勁!
巫驚羽突然記起借壽最後一刻,那半仙國師嘴角的詭笑,再加上現下的情形,心裡一個念頭立時閃過,嚇得自己一下子清醒過來。
一個打挺,巫驚羽猛然坐起身來,砰地一聲,直接撞上未料到會有這麼一齣的巫夢蝶額頭。
疼痛的感覺讓巫驚羽整個人呆住了,嘴角抽搐了幾下。
想來,自己的懷疑竟成了現實?自己……竟然復活了!?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經歷一連串風風雨雨, 巫驚羽和獨孤玄總算互證心意, 決定暫時拋下一切,來個「婚前」蜜月之旅, 沒想到一路上也是風波不斷, 先是中了暗算,害她被西昭太子強搶回宮「金屋藏嬌」,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被東啟太子誘拐回國當「禁臠」!? 唉,她這算不算是「桃花」朵朵開?(2014/3/1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海王奴姬1 女僕正值叛逆期
誰說女僕註定要被主人「壓落底」? 叛逆期一到,「翻身」當老大也不無可能! 人氣鬼才作者周玉掀起海上愛情暴風雨, 閒雜人等,請小心翻船!(2014/1/2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海王奴姬1 女僕正值叛逆期'
海王奴姬2 女僕的華麗變身(完)
調教女僕靠三招── 烙印、決鬥、入海放「鯊」!? 海盜Boss使出渾身解數,叛逆女僕即將強勢反撲? 史上最激主僕「愛情動作片」,誓要辣翻你的眼!(2014/3/1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海王奴姬2 女僕的華麗變身(完)'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4/01/28.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