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潮文字 » 9789869180351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喵妖4 天字輩的對決
商品名稱:喵妖4 天字輩的對決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180351

庫存量:1



作者簡介

沐茗
80後女生,騰訊簽約作者。
大學時就讀英語學系,卻對寫作情有獨鍾,曾經寫過60萬字的校園小說、若干中短篇小說和散文等。
大學畢業後,因身體狀況不好,未能及時就業,便以此為契機,成為專職寫手。


星座:雙魚座。
性格:多愁善感,喜歡幻想,有點小幽默、小迷糊。
愛好:讀書、中國畫、刑偵劇、做菜。
優點:大眾臉,誰見都說像熟人。
缺點:路癡、運動白癡、暈車黨。
寫作風格:努力撰寫溫馨、細膩、海枯石爛的愛情故事。此外,一直很想寫部驚天地泣鬼神的懸疑小說,卻因為種種限制,沒能實現。
現居地:山東濟南。

繪者簡介 
滿(麻先みち)
雜食性的兔雞,對青春運動類型的作品沒有抵抗力,嚮往和風、喜愛美腳,目標提升畫力。
2012角川華文輕小說暨插畫大賞之插畫組銀賞得主。

PLURK:iawei__
BLOG:iawei.blog.shinobi.jp

 

大難不死,未必有福,
的確,未婚夫才剛脫離半個死人的行列,
久別重逢的他們,棉被都還沒滾熱,
就因為義氣出征,被當成欲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
中了殺招後,又不小心被水雲國密穴的石壁給「咚」了一下,
竟遇上被困在敵方四十多年的不老皇伯公!?
到底是什麼樣的仙丹,能發揮這有如喝歐蕾的保養功效?
讓他們想把這寶貝統統打包帶回——
喂喂!現在討論這個好像不太對……
該怎麼逃出這裡才是當務之急吧?

澄林文化 喵妖4 天字輩的對決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288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三十一章 鳥獸之王

  經過兩天一夜不眠不休的狂奔,他們終於走出青蒼之地,來到一片遮天蔽日的繁茂森林。
靈冰蹙起眉頭。
他們還無法精確地判斷方位,而且有六國與青蒼之地相接,誰也不知道穿過這片森林後,會出現在哪一國,現在只能祈禱這片森林離北冥城不會太遠。
竹蔭翁急需拿到百寶箱,施法封印景不離的生息,以控制病情,因為景不離的情況十分嚴重,恐怕堅持不了多久。
陵尹白知道靈冰在擔憂什麼,在她肩上重重地一按,「不會有事的。」
「嗯。」靈冰點點頭。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喂,臭小子,別光顧著打情罵俏,換你來背,我快累死了!」竹蔭翁將背上的景不離交給陵尹白,而後撲向旁邊一棵樹上結著的果子,動作敏捷如猴。
靈冰和陵尹白無心跟他計較,帶著景不離繼續往前奔。
「喂喂!丫頭、臭小子,等等我……」竹蔭翁從後面追上,遞上兩顆野梨。
「算你還有點良心。」靈冰伸手要接,卻聽到頭頂傳來一陣聲響,抬頭一望,便見天上有兩個黑點迅速變大,頃刻間化作兩隻大鳥,朝他們俯衝。
「小心!」她大喝一聲,飛快地掐了道指訣,兩道冰凌形成,裹著寒氣,射向兩隻大鳥。
突然,一道旋轉的銀光竄出,只聽一陣脆響,冰凌被齊齊斬斷,失去力道,落了下來。
感覺到人息,靈冰眼神冷冽地回過頭,「什麼人?」
經過這次的煉獄之苦,她的法力又提升了一截,方才那兩道冰凌至少有四十年的功力,竟然一下子就被破解,這表示對方很強!
沒看到人影,也沒聽到人聲,反而出現一陣空靈、縹緲的樂音,不知是用什麼演奏的,調子不流暢,聽起來分外詭異,卻有一種奇特的愜意。
樂音響起的瞬間,兩隻氣勢洶洶的大鳥不再攻擊,反而原路折回,在半空中緩緩盤旋。
這樂音、這情景都令人熟悉……
靈冰轉過頭,從陵尹白眼中看到同樣的驚訝之色。
他果然也記起這是在小關山救他們脫離蛇群的樂音,沒想到竟然會再次遇見!?
見他們神色有異,竹蔭翁感覺自己錯過了什麼,趕忙問道:「怎麼了?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嗎?」
「噓!」靈冰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竹蔭翁仔細聽。
樂音斷斷續續,依然沒有固定的旋律,可周圍的一切都靜了下來,甚至連風都止住,兩隻大鳥也停在樹梢。
持續了約莫一盞茶,樂聲才漸漸低緩,最後消散在寂靜中,一切又恢復如初。
兩隻大鳥對立在枝頭,嘎嘎叫著,好像在討論什麼。
「承蒙兄台再次相救,十分感謝。不知這次可否現身一見?」陵尹白揚聲問道。
一個人影在樹影密集處閃現,一身深藍色長袍襯得他更加高大挺拔。他年約二十歲左右,五官輪廓清晰宛如刀刻,剛毅卻不失流暢,是個難得一見的美男子,可從他眼神和神情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無一不冷。
他肩頭上站著一隻錦毛黃嘴的小鳥,奇怪的是,兩者並沒有不和諧之感。
他看著陵尹白,冰冷地問道:「我們在什麼地方見過嗎?」聲音裡聽不出分毫情緒。
陵尹白對他說了小關山之事。
「原來如此。」他微微點頭,語調仍然冰冷,不帶情緒,而後轉身準備離去,「告辭。」
「請等一下。」靈冰喊住他,「請問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他停下腳步,看向立在肩頭的小鳥,聽牠嘰嘰喳喳叫了幾聲,才答道:「鳳鳴森林。」
「鳳鳴森林?」靈冰第一次聽說,於是看向陵尹白。
陵尹白神色凝重,「在天穆國東疆,離北冥城有千里之遙。」
就算他們立刻走出森林,馬不停蹄地奔走,恐怕也要一天一夜才到得了北冥城,可景不離只剩下不到六個時辰的時間……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靈冰下意識地握緊拳頭。
「只要在天穆國就好說。我們先出去,我設法聯絡寶盈,或許還有希望。」說著,陵尹白看了那男子一眼,「多謝兄台相告,我們還有急事,先走一步了。」便領著靈冰等人離開。
「等等。」男子叫住他們。
「兄台還有什麼指教?」
男子的目光掠向景不離,「看來幾位是急著救人,我不懂醫術,不過倒是可以設法送你們一程。」
「送?」靈冰微微一怔,而後眼睛霍地亮了,「你是指牠們嗎?」她指向立在枝頭的兩隻大鳥。
「不錯,容我和牠們談談。」男子走到樹下,仰頭對兩隻大鳥嘰里咕嚕說了一番。
兩隻大鳥從枝頭飛下,立在地上,大一點的那隻比男子高一點,小隻的比男子矮一些,模樣看起來像鷹,背上有著紅綠交雜的花紋。
不管牠們是什麼鳥,看起來都飛得很快,如果能爭取到這樣的「交通工具」,六個時辰內趕到北冥城,絕對不是問題,那景不離就有救了!
靈冰等人既緊張又期待地望著和兩隻大鳥交涉的男子。
足足談了一刻鐘,男子才轉身道:「牠們同意了,不過有個條件……」
「鳥也會跟人談條件……」竹蔭翁話未說完,便抱著被踩疼的腳叫道:「哎呀!丫頭,妳幹什麼?欺負老人家可要遭報應的!」
世間萬物皆有情,花草樹木尚有脾氣,更何況是這種翱翔雲端的大鳥?恐怕骨子裡都是傲氣,容不得半點輕視,一個不小心得罪牠們,要請牠們幫忙的事情恐怕就泡湯了。
「請問是什麼條件?」靈冰斂了凶色,看向男子。
男子略略打量了她一眼,才答道:「牠們的巢被你們弄壞了,只要你們原樣修好,牠們就送你們去北冥城。」
「被我們弄壞的?」靈冰微微一愣,隨即眸光清冷地看向竹蔭翁,問道:「是不是你幹的好事?」
「丫頭,妳可別冤枉好人,我什麼時候弄壞了……」說到一半,竹蔭翁突然停住,目光游移到他處,結結巴巴地道:「咳咳……我不記得弄壞過……什麼鳥巢……」
「嘎嘎……嘎嘎……」一隻大鳥急急地叫了起來。
「牠說你上樹摘野梨,撞壞了巢。」男子翻譯道。
竹蔭翁的神色越發不自在,「這個……我也不是故意的……」
「少廢話,趕快道歉!」靈冰氣惱不已。
難怪好端端的竟有兩隻鳥攻擊他們,敢情都是這貪吃老頭惹的禍!
畢竟關係到景不離的性命,竹蔭翁收起嬉鬧的姿態,對兩隻大鳥鄭重作揖,「兩位對不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嘎嘎……」大鳥叫了兩聲。
「牠說修好了就原諒你。」男子再次翻譯道。
竹蔭翁立刻苦了臉,「我從來沒修過鳥巢……」可為了景不離,也只有硬著頭皮試試了。
於是,一行人原路返回,找到剛才竹蔭翁摘野梨之處,抬頭看去,發現有個碩大的鳥巢掛在幾根粗壯的樹枝上,鳥巢是用泥土和樹枝堆築而成,有屋有門,像間小茅屋,可巢底卻有個籃球大小的窟窿,正是竹蔭翁幹的好事!
「那麼高的地方,你竟然能撞到!?」靈冰忍不住瞪竹蔭翁。
「這個……咳咳……大概是我飛起來的時候,不小心撞到的……」
「你那是腦袋還是鐵錘?難道不覺得痛嗎?」
竹蔭翁伸手摸了下頭,「現在覺得痛了。」
「少囉嗦!趕快上去修好。」
「知道了。唉……我怎麼淪落到被一個丫頭指使?不好玩……」竹蔭翁嘴裡嘀咕著,卻不忘雙腳一蹬地面,拔身而起。
陵尹白也跟了上去。
男子見狀,難得情緒流露,眼中閃過一抹讚嘆,可並未言語。
靈冰對不熟悉的人向來也不多話,因此,比起樹上的吵鬧,樹下顯得有些冷清。
半晌後,男子突然開口:「我能問姑娘一個問題嗎?」
靈冰點點頭,「你問。」
「妳該不會是從﹃那個地方﹄來的?」
「那個地方?」靈冰怔了下,隨即有個念頭不可自抑地冒出來,「難道你也是穿越過來的?」
「不是。」他頓了下,解釋道:「我娘才是,而妳身上有許多地方跟我娘很像。」
「你娘是穿越來的?」靈冰雙眼一亮。
來到這裡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聽到有跟她一樣遭遇之人,情緒難免激動。
「你娘在哪兒……不,我是說,我能不能見見你娘?」她急急問道。
男子看了靈冰一眼,回道:「她不在這裡。」
「什麼意思?」靈冰心神一動,問道:「難道她穿越回去了?」
「沒有,她只是不在這裡而已。」
「那她在哪裡?」靈冰越聽越糊塗了。
「在我原來所在的地方。」
「你……不會是從另外一個時空穿越到這裡來的吧?」靈冰的眼睛一點一點地瞪大。
「我是自己『走』來的。」男子糾正道。
靈冰更是驚訝難抑,「你知道怎麼穿越?」
「應該知道。」
靈冰急急問道:「要怎樣才能穿越?」
男子略作沉吟後,解釋道:「簡單說來,這個地方跟我原來所在的地方之間存在一個……」
話未說完,陵尹白從樹上跳下,一把抱住靈冰,臉上有著難掩的驚慌,「小冰冰……」
靈冰被他抱得幾乎喘不過氣,卻沒有掙脫。
陵尹白心跳極快,身體也在微微顫抖。
他一直記得她之前想要穿越回去,所以一聽到他們在討論,便以為她想要離他而去。
「小白,你記得我答應過你的事嗎?」靈冰輕撫著陵尹白的背。
她的確曾經迫切地想要回去,也想找陵尹牧野報仇,可是和陵尹白在一起後,她總忘了自己來自何方,只想和他在一起……
「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不會離開我……」他的聲音微微顫抖。
「你什麼時候見我說話不算話了?」
「沒見過。」
「那你還瞎擔心什麼?」
「沒事,我只是突然很想抱妳,嘿嘿……」陵尹白的身體和語調一起放鬆了。
靈冰瞪了他一眼,命令道:「快去修好鳥巢,我們要趕回北冥城。」
「啊……對了,我差點忘了!」陵尹白鬆開她,笑道:「那就等修好鳥巢再抱。」
「喂喂……臭小子,你跑去打情罵俏,是想累死我嗎?」竹蔭翁在樹上大聲嚷嚷。
「本來就是你弄壞的,你累死活該!」嘴裡雖然這麼說,陵尹白卻還是飛身上樹。
雖然還是很好奇穿越的方法,可是顧及到陵尹白的心情,靈冰也沒再追問,氣氛頓時變得有點尷尬。
「我叫靈冰,替我向你娘問好。」不管怎樣,她和男子的母親是從同一個時代穿越來的,就算沒見到面,也有一種親切感。
「好。」男子頓了下,自我介紹起來:「在下蘇臾……」
據他所說,兩隻大鳥名為「巨翼隼」,較大的那隻是雄鳥,小的是雌鳥,一般是成對而居,是一種很稀有的鳥類,他走遍兩個時空,也只在這片臨近青蒼之地的森林中見過幾對。
兩人談話間,陵尹白和竹蔭翁以最快的速度修好鳥巢。
巨翼隼對這成果還算滿意,便痛快地答應載他們前往北冥城。
然而,靈冰雖然可以和貓溝通,卻不懂猛禽鳥獸之語,另外兩人更是一竅不通,為了避免路上因為語言問題而發生意外,他們只好厚著臉皮邀請蘇臾同行。
「好。」蘇臾點頭答應,臉上除了冷酷,看不出其他情緒。
時間緊迫,靈冰等人也沒有閒暇揣摩他的心思,便開始分配坐騎。
一趟青蒼之旅,雖然讓竹蔭翁瘦了一大圈,體形卻還是很可觀,於是,所有人都同意讓他和景不離乘坐雌鳥;靈冰、陵尹白和蘇臾則乘坐雄鳥。
決議後,他們便攀上鳥背,朝北冥城出發。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5/10/02.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