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緋文字 » 9789869079518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盛世帝妃6 白首相偕(完)
商品名稱:盛世帝妃6 白首相偕(完)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79518

庫存量:99



作者簡介

墨染流雲
一個對愛情充滿幻想與憧憬的90後少女,喜歡用唯美華麗的詞句詮釋古典的至死不渝,執著於皇權陰謀背後的纏綿悱惻。文風溫馨浪漫、清新雋永,筆下的男女皆對愛情堅貞不移,秉持兩心相許便不疑的完美愛情觀。

繪者簡介 
畫措
80後宅女,略腐,金牛座A型。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服裝設計系,居於中原地界,喜歡中國古典文化,擅長繪製具有中國古典浪漫氣質的插畫,有濃烈的水彩水墨風格。現為自由插畫家,為多家公司繪製封面插圖、人物設計、壁畫等。
 


 

孕婦不都該被養在家中,細心照顧的嗎?
何況她腹中懷得還是皇上的金孫、太子的嫡子,
更該被保護得滴水不漏,為什麼實際上卻是這般多災多難?
富二代胎兒與生俱來的特權絲毫沒有庇護到母體不說,
還被那惦惦吃三碗公的終極大魔王害得差點一屍四命!?
這宮廷還真不是能做好胎教的地方,
不僅鬼神不忌,連人都只會來「陰」的!
好在她和夫君早有自覺,死活都不肯搬進宮中,
只想早日把「麻煩」統統解決,
來去做一對人人稱羨的神仙眷侶……

 


盛世帝妃6 白首相偕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五十一章 淡墨產子
 
  楚淡墨坐在一低矮山坡上的小亭中,看著下方一身戎裝,騎在高頭大馬上的鳳清淇。
  時辰已過,他卻仍未率軍啟程……
  「小姐,妳都已經來了,為什麼不去見見安王爺?」緋惜半趴在石桌上,雙手托著俏臉,不解地問道,「我敢打賭安王爺一定是在等妳。」
  楚淡墨卻沒有回答,雙手輕撫著擱在石桌上的沁雪琴。
  「妳既然知道安王爺在等小姐,又豈能讓小姐去見他?」綠撫的食指重重地點上緋惜的額頭。
  「痛啊!綠撫姊……」緋惜嘟起粉嫩的小嘴,不滿地瞥了眼綠撫,而後又看向低頭不語的楚淡墨,低聲嘟囔道:「我只是覺得安王爺挺可憐的……」
  話音雖輕,卻一字不落地傳進楚淡墨耳裡,撫摸琴弦的手不禁一頓。
  桃雪察覺楚淡墨的動作,立刻說道:「緋惜姊姊,妳錯了。這個世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緣分,安王爺也一樣,總有一天他會明白的。」
  「但願如此……」緋惜嘀咕道。
  抬起頭,楚淡墨看到傅縈淳走到鳳清淇的身邊,似在勸說。一開始,鳳清淇並未理會,最後似乎是禁不起她的糾纏,一揮手,帶著大軍出發。
  目光微斂,楚淡墨白玉般的手指輕輕一撥,一串清靈的琴聲立刻傳開,如同她所要傳達的情感般毫無雜質。
  琴聲穿過枝葉,隱約傳進鳳清淇的耳裡,讓他身子一震,勒馬停下,目光四處梭巡,卻遍尋不著撫琴人,只得放棄,凝神細聽。
  楚淡墨將鳳清淇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玉手陡然一轉,原本柔和似水的琴聲變得時起時伏,宛如金戈鐵馬直襲而來,帶著踏破江河的氣勢,讓人頓時豪情滿胸。
  所有將士為之振奮,眼前好似出現了他們破陣殺敵,浴血奮戰,最後凱旋歸來的畫面,就連琴聲何時停止也不自知。
  「安王爺,我家王妃讓我把這個交給您。」不知何時,桃雪來到鳳清淇的面前,將一個小小的紙卷遞給鳳清淇。
  接過紙卷,鳳清淇展開一看,上面只寫著四個字——
  知音,勝歌。
  也許其他人不懂那是什麼意思,鳳清淇卻知道這是楚淡墨方才所彈的兩首曲子,前者名為「知音」,是要藉此告訴他,自己在她心中的定位;後者名為「勝歌」,是要祝福他大獲全勝。
  「這一生能為知音也好……」鳳清淇的目光再次四望,最後若有所感地落在隱約出現在濃密枝葉後方的小亭。
  凝望片刻後,鳳清淇轉過身,大手一揮,再次率軍前行,與之前一般無二,可楚淡墨卻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一股釋然和灑脫之氣。
  她欣慰地笑了,目送著鳳清淇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才起身離開。
  她並不知道,鳳清淇在出了城門後,曾經遙遙回望,手中握著紙卷,低聲自語道:「我是不是也可以將﹃勝歌﹄理解為妳希望我平安歸來?阿墨……」
 
  ☆☆
 
  雖然近日來,君涵韻都沒有再興風作浪,楚淡墨卻沒有疏於防備,因為如今的君涵韻就好似一條正在冬眠的毒蛇,一旦熬過了寒冬,必然會反擊。
  然而,逐漸邁入產期的楚淡墨,身子卻越發的重,這日,盛澤帝派王成來宣她進宮問診,她便以行動不便為由,讓宗政落雲代她前去。
  可楚淡墨卻萬萬沒有想到,宗政落雲才進宮一個時辰,宮內便傳出鳳清瀾聯合宗政落雲意圖謀害皇上的消息。
  楚淡墨得知後,不顧綠撫的攔阻,拖著沉重的身子趕往皇宮,卻在途中遭到了刺殺。
  楚淡墨坐在轎中,極力維持身子的平衡。
  轎外,刀劍之聲不絕於耳,時不時還有鮮血飛濺而來。
  「小姐,快隨紅袖走!」身上染血的紅袖掀開錦簾,一把抓住楚淡墨的手。
  可還來不及運力將楚淡墨拉走,一道寒光便破空而來,好在紅袖眼疾手快,一掌打在轎柄上,轎子猛地一轉,飛來的鋼刀深深地刺入轎子的邊緣。
  眼中寒芒一閃,紅袖身子一旋,以閃電般的速度抽出鋼刀,奮力一甩,鋼刀飛射而去,生生地穿過兩個黑衣人的胸口,直直插在第三個黑衣人身上。
  得到喘息之機,紅袖穩穩地將楚淡墨背在背上,足尖一點,縱身掠去。
  黑衣人見紅袖背著楚淡墨逃離,立刻追殺過去。
  緋惜正要飛身阻攔,卻被綠撫橫臂擋下,「不用追了。」
  青魅擔憂地道:「可是王妃……」
  話未說完,便被綠撫打斷:「跟我走。」說完,她率先離去。
 
  ☆☆
 
盛康宮
  君涵韻和鳳清瀾對峙,偌大的宮殿被兩方人馬給擠滿。
  「睿王,陛下已經下旨立你為太子,你為何還要謀害陛下!?」站在重重侍衛之後,君涵韻高聲質問。
  鳳清瀾身著一襲銀白色蟒袍,優雅地坐在鎏金檀木椅上,一手拿著白玉杯,一手輕掀杯蓋,絲毫沒有理會君涵韻的話。
  那一份處變不驚的悠然,讓君涵韻怒火中燒,精美的宮裝下,塗著蔻丹的手指緊握成拳,幾乎是咬牙切齒地看著鳳清瀾。
  他一直這樣忽略著她,一直這樣無視著她!
  正要發作,身後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
  君涵韻回頭,正好對上賀蘭幽不贊同的眸光,於是立刻壓下心中的躁動。
  她不是個沉不住氣的人,可每每面對這個從來不把她放在眼裡的男人,就會理智全失。
  就在此時,文武大臣在君倉的帶領下趕到。
  看到君倉,君涵韻眼中劃過一絲喜悅,可君倉卻沒有看她一眼,跨進大殿,便與文武百官一起對鳳清瀾行叩拜禮。
  「參見太子殿下。」
  君涵韻見此,心中隱隱覺得不妙……
  她明明已和祖父談妥,祖父會臨陣倒戈嗎?
  不過,這一點不安,在她聽到門外的廝殺聲後,消弭了。
  至少她不是孤軍作戰,有了那人的相助,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太傅來得似乎晚了些?」鳳清瀾慢悠悠地說道。
  這看似漫不經心的一句話,讓君倉身子一震,立刻說道:「微臣該死!請太子殿下恕罪。」
  淡淡地看了匍匐在地的君倉一眼,鳳清瀾沒有再開口說話,反而是坐在他身邊的十四皇子鳳清潾不冷不熱地道:「太傅還有什麼不敢的?你的好孫女這會兒都前來逼宮了,指不定我大靖過了今日,國姓便改了,明日就輪到我們給太傅你下跪磕頭了?」
  「微臣惶恐!」說著,君倉側首對君涵韻喝道:「還不棄械投降,求殿下寬恕!?」
  「祖父,你……」
  「貴妃娘娘是不是在訝異為何太傅沒有站在妳身側?」對上君涵韻不安的目光,鳳清潾笑得格外燦爛,「妳真健忘!如果沒有六哥,你們君家早在梁國滅亡時,便淪為階下囚,哪還會有今日這般光景?好在太傅不是個恩將仇報之人,否則……」
  「祖父,你幫著他們設計我!?」聽了鳳清潾的話,君涵韻頓悟,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君倉。
  祖父竟然會再度捨棄她,甚至聯合外人來置她於死地……
  「是妳自己不自量力,癡心妄想,難道要整個君家給妳陪葬?」君倉冷冷地看著君涵韻,「妳若有太子妃一半……」
  「夠了!」君倉話未說完,便被君涵韻給打斷,她歇斯底里地大吼著:「楚淡墨、楚淡墨,她到底有什麼好!?我有什麼地方比不上她!?你們個個都護著她、個個都當她是寶,對吧?我告訴你們,這次她死定了!」
  「妳說什麼!?」鳳清潾猛地站起身,好似要衝上去把她給撕碎般。
  君涵韻見狀,笑了,笑得陰冷,「我不僅要將楚淡墨置於死地,還要所有關心她的人都不得好死!你們等著吧,要不了多久,你們全都得跪倒在我的腳下,對我搖尾乞憐!」
  君涵韻囂張的話音方落,一道陰沉的男音便響了起來:「娘娘,一切已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一個書生打扮的男子走到君涵韻身後,將一只精緻的錦袋遞給她。
  來人正是羅豢!
  君涵韻看到羅豢,眼中狠厲的光芒更勝,語調也越發猖狂:「睿王爺,不,太子殿下,你猜猜你心愛的太子妃如今身在何處?」說著,君涵韻將羅豢遞給她的東西攤在掌心,讓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只要是熟悉楚淡墨的人,都知道這個錦袋是屬於她的。
  鳳清潾大驚,轉頭看向鳳清瀾。
  鳳清瀾的眉頭深深蹙起,眸中醞釀出層層風暴。
  「除了她以外的所有人,統統拿下。」鳳清瀾的聲音似是夾雜了雪花般清冷,細長的食指指向君涵韻,「如有反抗,格殺勿論。」
  而後,他冷漠的眸光轉向君倉,「君家還能不能保住榮華,便看太傅的表現。」說完,他站起身來。
  接著,所有人只看到一道銀色流光閃過,鳳清瀾已經不在殿內。
 
  ☆☆
 
  鳳清瀾才剛掠出盛康宮,便被賀蘭幽和羅豢給攔下。
  賀蘭幽是百年來除卻宗政落雲外,武功修為最高的神醫谷弟子,此時又多了一個羅豢,左右夾擊下,鳳清瀾委實難以應付,不過他卻依然面不改色,身上散發出的煞氣好似來自地獄深處般濃烈。
  「現在讓開,本王可以留你們一個全屍!」
  這狂妄的話,讓賀蘭幽和羅豢知道這次事件鳳清瀾不會善了,兩人一時竟沒了把握。
  在他們猶豫的瞬間,鳳清瀾旋身而起,一道道銀光在他四周閃現,帶著銳不可擋的力量,彷彿一靠近就會被千刀萬剮般駭人。
  盛康宮的圍牆出現了裂痕,周圍三十里內,蟬嘶蟲鳴,飛鳥逃竄,萬丈銀光綻放,堪比流星墜落。
  這就是頂級迦葉神功的威力!
  賀蘭幽和羅豢在一聲驚天巨響中被震飛,一個摔到御花園的蓮花池中,一個撞碎了御花園的假山,狠狠地摔在地上,兩人都面目全非,死狀甚慘。
  這一招也耗盡了鳳清瀾體內的真氣,落到地上後,他幾乎沒有力氣站起。
  可是,心愛的妻子還在等待他去救援,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要撐著。
  這次是他大意了!
  君涵韻從來不值得他動手,他利用父皇布下一個局,表面上是要替父皇控制住君涵韻,實則卻是要引鳳清漠入局。
  他一直知道鳳清漠的權慾極重,一旦父皇立他為儲君,鳳清漠必然會有行動。而如今宮中局勢看似在君涵韻的掌控中,鳳清漠更是沒有理由不動手。
  至於楚淡墨,他自然最是在意,所以被紅袖救走的,自然不是真正的楚淡墨,當初他把桃雪放到楚淡墨的身邊,為的就是這一天!
  然而,鳳清漠雖然有所行動,卻沒有親自進宮,這便是意味著有什麼比皇位更吸引他……
  如果是以前,鳳清瀾必然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可當他得知鳳清漠在背後所做的一切事情後,他明白有個人在鳳清漠心中比皇位更加重要,那就是楚淡墨。
  他竟然沒有想到這一層,導致愛妻如今置身在危險中!
  他怕了……但他並不是怕鳳清漠會傷害楚淡墨。
  相反的,鳳清漠絕不會傷害楚淡墨。
  他也不是怕鳳清漠會利用楚淡墨來要脅他,因為他知道楚淡墨永遠不會讓自己成為他的弱點。
  成婚以來,楚淡墨事事操勞,便是要讓他知道,她不會成為他的累贅。
  而如此聰慧、如此剛烈、如此愛他至深的楚淡墨,一旦見到鳳清漠,定會明白其中深意。那麼,她會做的便是……
  依稀間,鳳清瀾好似聽到遠處傳來楚淡墨的聲音,讓他全身一陣抖顫——
  清瀾,在我心中,沒有人比你更加重要,即便是我自己,和我們的骨肉……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經歷一連串風風雨雨, 巫驚羽和獨孤玄總算互證心意, 決定暫時拋下一切,來個「婚前」蜜月之旅, 沒想到一路上也是風波不斷, 先是中了暗算,害她被西昭太子強搶回宮「金屋藏嬌」,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被東啟太子誘拐回國當「禁臠」!? 唉,她這算不算是「桃花」朵朵開?(2014/3/1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天下為媒(下) 真龍迎鳳(完)'
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當史上最高調、最騷包、最自我感覺良好的質子王爺, 遇上扮豬吃老虎的侯府女公子, 同樣深藏不露的兩人,究竟會擦出什麼火花? 瀟湘書院人氣作家西樓小楠 為你打造最氣勢磅礡的宮廷戀愛喜劇, 劇情高潮迭起、毫無冷場,絕對讓你大呼過癮! (2014/1/2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天下為媒(上) 潛龍戲鳳'
盛世帝妃5 誰主天下
鳳清瀾體內的毒素即將發作,楚淡墨只得拋下女子的矜持,自動送上門來當「解藥」!沒想到這一番「無意」的勾引,卻引發鳳清瀾一連串「有意」的犯行,最終搞出了「人命」一條!(2014/8/14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盛世帝妃5 誰主天下'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4/09/19.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