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緋文字 » 9789869079501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盛世帝妃5 誰主天下
商品名稱:盛世帝妃5 誰主天下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79501

庫存量:100



作者簡介

墨染流雲
一個對愛情充滿幻想與憧憬的90後少女,喜歡用唯美華麗的詞句詮釋古典的至死不渝,執著於皇權陰謀背後的纏綿悱惻。文風溫馨浪漫、清新雋永,筆下的男女皆對愛情堅貞不移,秉持兩心相許便不疑的完美愛情觀。

繪者簡介 
畫措
80後宅女,略腐,金牛座A型。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服裝設計系,居於中原地界,喜歡中國古典文化,擅長繪製具有中國古典浪漫氣質的插畫,有濃烈的水彩水墨風格。現為自由插畫家,為多家公司繪製封面插圖、人物設計、壁畫等。
 


 

雖然距離他們的婚期還有近一年的時間,
可是潛伏在鳳清瀾體內的毒素即將發作,
楚淡墨只得拋下女子的矜持,
自動送上門來當「解藥」!
沒想到這一番「無意」的勾引,
卻引發鳳清瀾一連串「有意」的犯行,
最終搞出了「人命」一條!
而不知為何,意外向來是接二連三,
在他們還沒來得及感受即將升格為父母的喜悅時,
卻又因為一次趕不上變化的計畫,
得先面臨一場可能會讓他們天人永隔的危機……
 


澄林文化 盛世帝妃5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四十一章 情感動天
 
  一路急趕,受到同心生死蠱影響的楚淡墨,身子極度虛弱,一顆心還倍感煎熬,在馬車上熬了五日,終於到達了盛京。
  「小姐,已經到達盛京了,我們稍作休息可好?」馬車才剛進入盛京城郊,昨日快馬加鞭趕上楚淡墨一行人的緋惜,便勒停了馬車,轉身掀起車簾,對車內的楚淡墨說道。
  見楚淡墨半躺半靠著車壁,一張清雅的小臉幾乎是慘白的,明明才九月天,身上卻已經裹著紫貂裘避寒,緋惜不禁心疼不已。
  反正他們都已經進了盛京,也不急於這一刻,若是小姐有個什麼閃失,誰來救睿王爺?
  「到了嗎?」過了好一會兒,楚淡墨才醒神,撐起虛弱的身子,作勢要下車。
  坐在一旁的藺遠立刻伸手按住她,「墨丫頭,只是剛到城郊,妳的身子太虛弱,我們在這裡休息片刻再進城吧。」
  「不,現在就進城。」楚淡墨一顆心七上八下,擔憂至極,恨不得馬上插翅飛到鳳清瀾的身邊,哪裡還願意耽擱?
  「墨丫頭,聽大伯的。」藺遠依然堅持,「這裡距離王府還有半個時辰的路程,要是再這樣疾奔下去,恐怕未到王府,妳便先出事了,對睿王爺而言,不等於是雪上加霜?妳就聽我的,先休息片刻吧。」
  藺遠的最後幾句話點醒了楚淡墨,想到自己現在的虛弱來自於鳳清瀾,若是自己一意孤行,鳳清瀾的情況只會更壞。
  「是啊,小姐,之前的乾糧都吃完了,我已經一夜沒有吃東西了……」緋惜附和著,目光可憐兮兮地看著楚淡墨。
  「好吧,我們就休息片刻。」
  正如緋惜所言,就算她這幾日都沒胃口,其他人也要吃東西啊,她不能任性地讓大夥兒陪著她不吃不喝。
  「是,小姐。」緋惜開心道,而後趕著馬車來到一個茶肆旁停了下來。
  幾人下了車,便有跑堂兒的迎了上來。
  「幾位客官裡面坐,想要吃點什麼?」
  緋惜攙扶著楚淡墨走到他們看好的位置坐下,便道:「來兩盤饅頭,和一些你們的拿手點心,再沏兩壺好茶。」說完,從腰間取出一錠碎銀子遞給跑堂兒的。
  「好嘞!幾位稍等。」跑堂兒的樂呵呵地拿著緋惜的打賞,手腳利麻地去準備。
  沒有多久,緋惜所點的東西便送了上來。
  「小姐,吃點東西。」緋惜將一塊芙蓉糕夾入楚淡墨的碗中。
  「我不想吃……」楚淡墨的聲音聽來有些乾澀,她一邊接過紅袖遞來的茶水,一邊對緋惜搖搖頭。
  「小姐,妳得吃點東西啊……」緋惜聞言,急得快哭了。
  「小姐,吃點吧。」向來事事都順著楚淡墨的紅袖,也難得開口勸道。
  看著擔心她的幾人,楚淡墨心中竄過一絲暖流,伸出無力的手,慢慢地夾起那塊還散發著熱氣的糕點,緩緩地咬了一口。
  然而,入口的糕點還未來得及嚥下,楚淡墨又一陣反胃。
  緋惜立刻扶住她,輕拍著她的背,「小姐,妳和王爺雖然中了同心生死蠱,可妳沒事,王爺自然也沒事,妳不要這樣好不好?嗚嗚嗚……」說著,眼淚如同決堤的河水般淌了下來。
  「惜兒,我沒事……」
  「快吃快吃,吃完了去看懷王問斬!」
  「懷王真的問斬了?」
  「當然是真的。皇榜都張貼了,還做得了假?」
  「懷王也真是可恨!謀反就罷了,手段還那麼殘忍,不僅僱用刺客,在廉郡王大婚時,殺進廉郡王府,害死了廉郡王妃,就連一向與他交好的和郡王都不放過,府中一百多人,一個不留。」
  「這些就算了,他竟然還毒害了睿王!睿王是多麼好的一個人,卻這樣送了命……嗚嗚……」
  「你一個爺兒們,哭啥?不許哭!你哭,我也想哭了……」
  「睿王都死了,我為他哭一下又如何?嗚嗚嗚……」
  「你們說,好人怎麼就不長命?睿王處處為我們百姓著想,結果英年早逝……還有容華郡主,她為我們百姓做了多少事兒,如今睿王……郡主她……」
  茶肆裡很寬敞,此時,有七、八人聚集在一桌議論著。
  「都是可恨的懷王!」
  「可是……我怎麼聽說是廉郡王給睿王下了毒?否則聖上又怎麼會將廉郡王關押起來?」
  「才不是!廉郡王是受牽連的。真正給睿王下毒的,其實是廉郡王妃,據說廉郡王妃出嫁前就與懷王有曖昧,還與和郡王有染。」
  「……」
  議論之聲不斷傳入楚淡墨的耳裡,讓她如遭雷擊,不禁抬起頭看向緋惜和紅袖。
  這麼重大的消息,君記不可能不報,她沒有收到的原因只有一個——消息被截下來了!而能夠截下消息的人,除了緋惜和紅袖外,還會有誰?
  緋惜第一個頂不住楚淡墨那淡漠的目光,她看了看依然冷著臉的紅袖,硬著頭皮回答:「小姐……我們只是不想妳擔心。」
  「妳們怎麼可以擅作主張!?還不快吃完東西,把所有的消息告知墨丫頭,不要讓她更操心了。」眼見楚淡墨快要動怒了,藺遠立刻出聲幫緋惜把事情先揭過去,再安慰楚淡墨:「墨丫頭,她們也確實是為妳好……」
  楚淡墨深吸一口氣,閉了閉眼,而後冷冷地說道:「用膳吧!」
  幾人知道楚淡墨心情不佳,也不再勸她吃東西,各自默默地用完膳,便急速趕往睿王府。
 
  ☆☆
 
  睿王府沒有掛出白綢,卻籠罩在一片死寂中,陣陣的陰氣,讓人不寒而慄。
  楚淡墨踏入王府,便看到前院有一棵松樹枯死了。
  這世間果真不存在長盛不衰的人與物……
  楚淡墨的腳步頓住了,明明心心念念的人就在不遠處,明明知道自己還活著,他也必然還活著,可她卻感覺有一股涼氣從腳底直竄心底。
  這時,得到通報的管家,匆忙趕到了前院,「王妃,爺在墨瀾清幽山莊。」
  楚淡墨將目光移向管家,他雖然沒有痛哭流涕,可眼底那深深的悲傷,卻刺痛了楚淡墨的眼,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說完,便轉過身,任機靈的緋惜攙扶著離去。
 
墨瀾清幽山莊
  這個永遠散發著勃勃生機的地方、這個處處是美好回憶的地方,如今一花一草都入不了楚淡墨的眼,她不顧虛弱的身子,一路奔至鳳清瀾的房門前。
  「六嫂!」枯坐在房外的鳳清潾,第一個看到楚淡墨,那一聲激動的大喊,好似看到了希望,竟然情不自禁地落下了眼淚。
  「六嫂,我就知道妳沒事,我就知道六哥也不會有事!六嫂,妳快去把六哥叫醒,讓他不要再睡了,他這麼睡,讓我們都快擔心死了……」鳳清潾語無倫次說著,激動地衝上前,顧不得男女之防,抓住楚淡墨的衣袖,就要拉她往房內走。
  此時的楚淡墨,哪還經得起多跑兩步?緋惜立刻出聲制止:「住手!我家小姐身子虛。」
  紅袖則出手將鳳清潾攔下。
  「小夥子,不要急……」藺遠也嘆了一句。
  鳳清潾此時才發現楚淡墨面色憔悴,呼吸濃重,馬上放開了楚淡墨,關切道:「六嫂,妳怎麼了?」
  楚淡墨喘了口氣,有些無力的手伸向腰間錦袋。
  緋惜見此,上前幫楚淡墨從錦袋裡取出一顆白玉般的藥丸。
  服下藥丸後,楚淡墨的氣息才緩緩地順了過來,開口說道:「我們進去吧。」說罷,先一步朝房內走去。
  房內的一切,幾乎與她離去時一樣,可楚淡墨卻感覺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穿過層層輕紗,楚淡墨一步步走近床榻,當那修長的身影清晰地落入她的視線中,她的心高高地懸起。
  「朱玉顏!?」看到鳳清瀾那張越發清俊的臉,嗅聞到他身上傳來的淡淡異香,楚淡墨頓時一陣心驚肉跳。
  「六嫂,什麼是朱玉顏?是六哥中的毒嗎?」原本就在房內的十二皇子鳳清淵和十六皇子鳳清漓,同時出聲問道。
  楚淡墨卻只顧著坐到榻邊,幫鳳清瀾把脈,沒有心思再理會其他人。
  「朱玉顏不是毒,而是一種能讓女子容顏不老的奇藥。」對醫理有著不淺造詣的藺遠解釋道,「這藥千金難求,任何人服食,都百利無害,只除了……」
  「中了同心生死蠱的人!」紅袖殘忍地將事實道出。
  「說得沒錯。」藺遠嘆了口氣,「一旦中了同心生死蠱,這朱玉顏便成了致命的毒藥,會殺死蠱蟲,致人於死。這一點,知道的人甚少,老夫是因為閱覽過百家典籍,才得以知曉。
  如此看來,對睿王下毒之人,要嘛精通醫理,且對你們的一舉一動瞭若指掌,要嘛便是無心之失……」
  「十一嫂不會毒害六哥!」十六皇子鳳清漓急急辯解道。
  「那可不一定,你們誰瞭解那個女人?」鳳清淵冷冷地說道,「我早就查到八哥不惜千金,從西域為她購得一盒可以讓人容顏不老的寶藥。而且,縱然知道六哥和六嫂中了同心生死蠱的人極少,可十一哥不就是其中之一?」
  「十二哥,你怎麼可以懷疑十一哥?」鳳清漓難以接受地看著鳳清淵。
  十二哥可是十一哥的親弟弟,他怎能這樣懷疑十一哥?
  「小十六,別說了。」鳳清潾拍了拍鳳清漓的肩膀,對他搖了搖頭。
  他瞭解鳳清淵內心的痛苦,一邊是六哥,一邊是親哥,他自然不希望自己說的話是事實,卻又不得不將疑點說出。
  「六嫂,六哥身上的毒能不能……」鳳清潾終究無法把話問完,他怕得來的會是否定的答案。
  「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便不會讓他先我一步走。」楚淡墨的語調雖然極輕,卻讓所有人都感覺到她話中的堅定。
  「墨丫頭,妳不能……」
  藺遠還想說些什麼,楚淡墨卻打斷了他:「大伯,我別無選擇。」說完,她淒迷地一笑。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4/07/10.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