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緋文字 » 9789869010597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盛世帝妃4 患難真情
商品名稱:盛世帝妃4 患難真情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10597

庫存量:100



作者簡介

墨染流雲
一個對愛情充滿幻想與憧憬的90後少女,喜歡用唯美華麗的詞句詮釋古典的至死不渝,執著於皇權陰謀背後的纏綿悱惻。文風溫馨浪漫、清新雋永,筆下的男女皆對愛情堅貞不移,秉持兩心相許便不疑的完美愛情觀。

繪者簡介 
畫措
80後宅女,略腐,金牛座A型。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服裝設計系,居於中原地界,喜歡中國古典文化,擅長繪製具有中國古典浪漫氣質的插畫,有濃烈的水彩水墨風格。現為自由插畫家,為多家公司繪製封面插圖、人物設計、壁畫等。
 


雖說相愛的兩人本就應該互相扶持,
可楚淡墨和鳳清瀾要一起面對的,
卻不只是普通情人間的難題,
還有仇人反撲、兄弟鬩牆等人禍,
甚至連地震水患等天災也接連來攪局,
所幸他們一個聰慧過人,一個智謀無雙,
連手將一群魔獸給送入地獄不說,還鬥贏了老天爺!
本以為接下來可以稍微喘口氣,已故的皇后卻死而復生!?
呃……不會是他們的事蹟已經震天動地,
七月未到,鬼魂就迫不及待地偷跑到陽間來湊熱鬧?
反正他倆早就決定要一起生,一起死,不如就——
來來來,哩來哩來,Who怕Who?統統都放馬過來!
 


盛世帝妃4 風雨同行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三十一章 問心之淚
 
  日暮時分,夕陽餘暉灑在草原上,將一片嫩染成了橘黃;蜿蜒而去的溪流好似金色流沙般,閃爍著粼粼波光。
  楚淡墨身著一襲杏色羅裙,靜靜地站在溪邊,輕風拂來,吹得她襟帶飄飛,青絲飛揚,好似要乘風而去般。
  突然,她後背一熱,一雙鐵臂將她鎖在懷中,清潤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在想什麼?墨兒。」
  「在想你。」楚淡墨唇角微微揚起,話中帶著一絲戲謔。
  「為夫日日在妳身側,還能讓妳思念,真真令為夫受寵若驚。」鳳清瀾明知她是故意打趣,卻不點破,反而順著她的意思接話,帶著點涼意的薄唇緊接著將她圓潤如玉的耳垂含進嘴裡,舌尖輕輕挑弄著……
  惹得她渾身灼熱後,鳳清瀾用著曖昧而又低沉性感聲線道:「為夫是不是要做點什麼,才能撫慰娘子的思念之情?」
  楚淡墨嬌軀微微一顫,強制平復激烈跳動的心,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這般不正經!」
  「食色性也,為夫哪有不正經?」鳳清瀾嘴上雖然這樣說,可還是拉開了和楚淡墨的距離,專心聽她說話。
  「清瀾,雖然我們已向百姓示警,卻不能確定哪一日會發生地震。而且,一旦地震,房屋倒塌,也會造成很大的傷亡及損害……」
  「只要不讓他們住在屋內即可。」鳳清瀾眼中慧光一閃,掃向身後一望無際的草原,「墨兒,此處便是妳為他們選擇的避難之地?」
  「嗯。」楚淡墨點點頭,目光投向前方若隱若現的群山,「這片草原平坦、寬闊,前方還有群山屏障,是最佳的避難之地。」
  「那我們何不在地震之前,讓他們遷居到此處?」鳳清瀾輕輕一笑,仿若萬事皆在他的掌握之中。
  「草原上無灶無米、無屋無榻,他們如何生活?」楚淡墨蹙眉道。
  「墨兒,妳可曾去過漠北草原?」鳳清瀾提點道。
  「去過。」說完,楚淡墨好似猛然想到了什麼,目光晶亮地看著鳳清瀾,「你的意思是……讓他們效仿遊牧民族,住在帳篷裡!?」
  鳳清瀾笑問:「墨兒覺得這方法是否可行?」
  「這方法太妙了!」楚淡墨開心道,情不自禁地踮起腳尖,在鳳清瀾的臉頰上印下一吻。
  正當她準備退開時,腰間徒然一緊,下一秒,兩片微涼的薄唇便覆上了她的唇,輾轉吸吮。
  這一次,楚淡墨不再完全被動,兩手勾住他的脖子,笨拙地回應著他,而後微微張開檀口,任由他霸道的舌長驅直入,因為在她心中,他們已是夫妻,她是矜持,卻不固守,面對心愛之人,她也會情難自禁,更何況是身為男子的他。
  不過,她相信縱然如此,鳳清瀾仍會有分寸,不會讓她感到難堪。
  楚淡墨難得的主動,讓鳳清瀾眸光轉沉,他沒有想到向來矜持的她,不但沒有拒絕他,反而迎合著他,心口頓時被一種幸福的感覺脹滿,更加肆無忌憚地汲取她口中的每一分甜蜜,摟住她腰肢的手也開始在她完美的背上遊走,探尋著她的敏感之處……
  夕陽似乎為這樣纏綿的一幕感到羞澀,緩緩地沉入西山,只留二人繼續渾然忘我地擁吻著。
 
  ☆☆
 
  與楚淡墨商談後,當晚,鳳清瀾便召集順縣的百姓到草原上搭帳篷,準備在地震發生之前,集體住在帳篷裡。
  趁著大夥兒忙碌之時,楚淡墨召來了聶炎等人,因為她感覺身旁有人瞞著她一些事情,而且似乎和她心裡的疑問有關,她今天一定要弄個清楚!
  「參見小姐。」聶炎和其他三名暗衛來到楚淡墨面前,立即單膝跪地行禮。
  「都起來吧。」楚淡墨輕道,聲音裡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起身後,聶炎問道:「不知小姐召見我們,有何吩咐?」
  「你們是爹爹派來的?」楚淡墨不答反問。
  聶炎略一遲疑後,說道:「是。」
  「說謊!」楚淡墨冷聲道,「我身邊不留任何不誠實之人,你們最好如實交代。」
  聶炎聞言,身子一顫,又跪了下去,卻什麼都沒有說。
  「可是哥哥派你們來的?」楚淡墨逼問道。
  聶炎猛然抬起頭,卻見楚淡墨逼人的目光直射而來,讓他無所遁形,立刻垂眼道:「是。」
  果然如此!
  楚淡墨內心頓時如刀絞般疼痛,她雙拳緊握,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稍微壓抑住情緒,無力地道:「你們退下吧。」
  聶炎是習武之人,又是楚淡墨的暗衛,自然能夠感覺到她的情緒變化,正打算開口詢問,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靠近,這股力量沒有絲毫的攻擊力與危險性,讓他立即得知來人是誰,於是應聲道:「是。」
  聶炎退下後,楚淡墨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淚水一顆顆滑落,在月光下顯得晶瑩剔透,如同繁星墜落。
  剛才她不過是想試探,其實她早就猜到楚玉熙是她的親哥哥,因為緋惜身上的攝魂術突然解除,意味著施術之人已死,可據她所知,君家的嫡系子孫沒有人突然辭世,否則子嗣單薄的君家不會如此不聲不響。
  再者,緋惜中術之前最後見到的人便是楚玉熙,中術之後,也未曾被傷害,這證明施術之人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她。
  最後便是楚玉熙身上的飛鷹胎記……爹爹說過,那是楚家歷代長男與生俱來的。這一切都意味著楚玉熙與她有血緣關係!
  在盛京時,她幾次想要詢問聶嘯,可每次話到嘴邊卻始終沒有問出口;今日在聶炎面前喚楚玉熙為哥哥,只是想確定自己的猜測,讓自己不再逃避地接受又失去一個親人的事實。
  她以為自己早已為此痛過、哭過、傷心過,就算再得知真相,也不會太難過……可她終究還是高估了自己,那種排山倒海的痛,就好似有人掐住她的脖子般,讓她幾乎失去知覺。
  她想放聲大叫,卻叫不出聲來;想放聲大哭,卻連一聲哽咽都發不出……那是一種絕望,一種到了極致卻無法宣洩的煎熬。
  「墨兒,妳還有我。」
  鳳清瀾本不願打擾她,只想默默地陪著她。可是看到她如此痛不欲生,他的心前所未有地抽痛著,就好似被帶刺的鞭子狠狠地抽著,讓他忍不住衝上前,將她攬入懷中。縱然不能替代她的痛,卻能陪著她一起痛。
  楚淡墨將身子縮進這個讓她眷戀的懷抱,尋求安慰,淚水卻依然止不住地流淌。
  看著她無聲地痛苦著,鳳清瀾更加心痛,卻沒有開口,因為他知道,越是安慰,越會觸動她的心傷。
  不知道哭了多久,楚淡墨才慢慢地止住淚水,啞著聲音問了一句:「你早就知道了,對嗎?」
  「嗯。」鳳清瀾沒有否認。
  「告訴我,哥哥他為何會在梁國?為何他會有那樣的身分?為何爹爹和娘親都不曾提及過他?為何他不早點來尋我?為何……」
  「妳別說了,我會把一切都告訴妳。」不忍見她痛苦地擠出聲音,鳳清瀾握住她顫抖的手,將事情的始末一點一點地說給她聽:「當年的事情,是玉熙親口告訴我……」
  得知真相後,楚淡墨沉默了許久,才平靜地問道:「為什麼不騙我說你不知道?你不怕我為此遷怒你嗎?」
  「若要問,這世間有什麼能令我害怕?那便是墨兒的眼淚、墨兒責怪。可我答應過,此生絕不負妳,自然也不會欺騙妳。」鳳清瀾的聲音很輕、很柔,就如同皎月下的流雲般,令人舒心。
  楚淡墨聽後,緩緩地閉上眼,又沉默了許久,久到鳳清瀾以為她睡著了,才聽到一句近乎夢囈的呢喃:「清瀾,不要騙我,也不要離開我,我只有你了……」
  何時,他驕傲的墨兒,有過這樣卑微的語氣?
  何時,他冷漠的墨兒,有過這樣害怕的聲音?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鳳清瀾的心好似被凌遲般,疼得每一次呼吸都成了致命的折磨。
  「不會的,墨兒,我不會離開妳的……因為我也只有妳。」鳳清瀾緊緊地抱著楚淡墨,在她耳邊說道。
  此時的楚淡墨已經沉入夢鄉,卻似有所感地微微揚起了唇角。
  聽到均勻的呼吸聲,鳳清瀾低下頭,看到懷中沉睡的人兒唇角微微上揚,也跟著笑了。
  伸手拭去她腮邊的淚水,他在她額上輕輕地印下一吻後,打橫抱起她,朝著已經搭好的大帳走去。
 
  ☆☆
 
  轉眼三日又過,地震仍未發生。
  不過,令楚淡墨欣慰的是,百姓們很快就適應了草原上的生活。
  也許是大難即將來臨,也許是經歷過太多起伏,順縣的百姓變得很團結,這也為楚淡墨救治中毒之人帶來極大的幫助。
  當夜幕重新佔領蒼穹,楚淡墨在病營巡視一圈後,從北邊的帳篷內出來,抬眼望去,皎潔的月光灑落在潺潺流動的溪水上,好似在墨夜遠山間纏上一條銀光閃閃的錦帶,美得驚人。
  楚淡墨心下一動,拉起裙襬朝溪邊走去。
  可還未靠近溪邊,楚淡墨便被一股誘人的烤肉香給吸引,頓覺饑腸轆轆,眸光往香味傳來的地方看去,正好對上火堆前那一雙迷人的鳳目。
  唇角微微一揚,楚淡墨轉而朝那火堆走去。
  夜色下,一身白衣的鳳清瀾隨意坐在一根倒地的粗壯樹幹上,火光和月光映照著他如玉的面龐,感覺甚是溫柔。
  「墨兒讓為夫等了好久。」看著楚淡墨走近,鳳清瀾挪了挪身子,讓出半邊樹幹,示意她坐下。
  楚淡墨也沒有猶豫,緊挨著他坐在樹幹上。
  鳳清瀾立刻將一根樹杈遞到楚淡墨的面前,樹杈上有一條已經烤好的小魚。
  「餓了吧?這是剛剛烤好的,小心點吃,不要被魚刺傷著了。」
  經不起香味誘惑,楚淡墨接過了樹杈,目光不經意間看到鳳清瀾如玉般的臉頰染上了黑色煙漬,就好似一塊無瑕的美玉出現了裂痕,讓她怎麼看怎麼覺得不舒服,於是,也不急著吃東西,一手從腰間取出錦帕,輕柔地為他擦拭。
  這溫柔的舉動,和從身上散發出來的女人幽香,不經意地挑戰著鳳清瀾的自制力,和他心底深處的渴望……
  鳳目中頓時燃起兩簇幽火,那炙熱的溫度,好似要將全世界的冰山融化,讓她溺斃在其中。
  對上這樣的目光,楚淡墨的心再次失去頻率,怦怦亂跳起來,她慌亂地瞪了他一眼,將手中的錦帕扔給他,「好好地擦擦,都成了小花貓了!」而後轉過頭吃起烤魚。
  鳳清瀾拾起落在他腿上錦帕,對著楚淡墨搖頭一笑,卻不捨得用來擦拭髒污,只將它握在手裡細細摩挲,感受著其上的餘溫。
  就這樣,楚淡墨慢條斯理地吃著東西,鳳清瀾在一旁含笑看著她,兩人都沒有說話,畫面看來如此自然、和諧,好似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千百次般。
  見楚淡墨吃完一條烤魚,又吃了半隻烤羊腿後,停下動作,鳳清瀾問道:「墨兒,吃飽了嗎?」
  楚淡墨點了點頭。
  「那先喝點東西解解渴,我再帶妳去一個地方。」說完,他將身邊準備好的水囊遞給她。
  接過鳳清瀾遞來的水囊,楚淡墨一口一口地喝下,當那酸酸甜甜、冰冰涼涼的液體滑進胃裡,楚淡墨卻感覺有一股溫熱暖上心裡。
  「昨日剛巧在樹林後看到不少野果,便想到弄些野果汁混點水酒給妳品嘗。」鳳清瀾輕描淡寫地說道。
  聽著他的話,感受到他對自己的用心,楚淡墨放下手中的水囊,偏頭靠在他堅實而寬厚的肩膀上,雙手環住他一條胳膊。
  「清瀾,你讓我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幸福……謝謝你。」
  「傻丫頭,妳我之間,何須言謝?」鳳清瀾側頭看著依偎著他的楚淡墨,一手點上她秀巧的鼻尖,鳳目中流轉著寵溺的光。
  「清瀾,我是想要謝謝你讓我知道什麼是情、什麼是愛。」楚淡墨仰頭對上他的目光,唇角揚起甜美的笑。
  鳳清瀾沒有再搭話,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著她的笑臉,如同對待絕世珍寶般輕輕地摩挲著、深深地凝視著。
  好一會兒,鳳清瀾才放開手,拉著楚淡墨起身。
  將散落在她頰邊的一縷秀髮撩到撫耳後,他說道:「墨兒,在我看來,我這一生最大的成就,便是讓妳懂得什麼是情、什麼是愛。」聲音如同三月春風般醉人。
  「現在,跟著我走,我想給妳一個驚喜。」說完,他帶著她離開。
  看著鳳清瀾的背影,楚淡墨的唇角又情不自禁地揚起。
  最近她發現自己變得很愛笑,而這都是因為眼前這個近乎完美的男人……
  縱然爹爹深愛著娘親,卻沒有為娘親放棄天下蒼生,也沒有費盡心思,只為讓娘親展顏一笑。而眼前的男人為她做的何其多,早已超越了爹爹對娘親所做的一切……她何其有幸,能在今生遇到這樣一個男子?
  抬起頭,楚淡墨看著夜空中最閃亮且緊密相連的兩顆星星,心裡默默念想著:爹爹、娘親,你們看到了嗎?墨兒也擁有了像你們那般至死不渝的愛情……無論如何,今生我都要陪在他的身邊,和他一起走下去。
  在楚淡墨念想時,鳳清瀾清潤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墨兒,閉上眼睛。」
  聽言,楚淡墨幾乎是下意識地閉上了眼。
  鳳清瀾見此,唇角的弧度加深,握緊了她的手,說道:「跟著我來。」
  眼睛看不見之後,聽覺就變得更加敏銳,細碎吵雜的蟲鳴,就好似貓兒的爪子在撓擾,楚淡墨卻一點也不感到煩躁、害怕,因為掌間的溫度一絲一縷地竄進她心底,讓她沒有心思再想其他。
  不知走了多久,鳳清瀾終於停了下來,輕聲說道:「到了。墨兒,可以睜開眼睛了。」
  睜開眼睛的那一刹那,楚淡墨的眼中溢滿了驚喜與激動。
  此時她正站在蘆葦叢中,一隻隻螢火蟲四處閃動著,讓她感覺好似置身九天銀河,那樣的夢幻而不真實……
  鳳清瀾將楚淡墨每一個細微的表情都收進眼底,心裡充滿了甜蜜,寬大的袖袍一揮,一道帶著銀輝的勁風吹過,蘆葦叢翻動了起來,原本停在蘆葦上的螢火蟲好似受驚了般,全部飛了起來,點點的光亮,霎時讓天上的星辰失色。
  螢火蟲圍繞著他們,好似無數的精靈在舞動,甚至有些調皮地停在楚淡墨肩上,搖動著光亮的尾巴。
  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心中有多麼的滿足,那種幸福的感覺,簡直難以言喻……
  突然,如玉般的拳頭伸到她面前,楚淡墨抬起頭,一雙隱隱泛淚的眼睛感動地望著鳳清瀾。
  對她溫柔地一笑後,鳳清瀾抓起她一隻手放到自己的拳頭下,便緩緩地鬆開拳頭,幾隻小小的螢火蟲乖乖地停在她的掌心,尾部歡快地閃爍著,為她柔美的笑顏鍍上一層綠光。
  「喜歡嗎?」攬住她纖細柔軟的腰肢,鳳清瀾在她耳邊低聲問道。
  「嗯。」楚淡墨重重地點點頭,表達她內心的喜歡。
  鳳清瀾滿足地笑了,又道:「可我要送墨兒的東西,墨兒還沒看到呢!」
  「什麼?」楚淡墨竟然有些急切地想要知道,他還為她準備了什麼。
  鳳清瀾見此,笑得更加開懷,「這東西,就在墨兒眼前,墨兒仔細地看看,一定能看到。」
  楚淡墨依言抬頭細看,可看到的卻都是炫目迷人的閃閃螢光,讓她情不自禁地被吸引。
  而這些小東西也沒有辜負她,當她的目光隨著牠們飛高時,便看到遠處的蘆葦叢中,有一棵茂盛的合歡樹被無數的螢火蟲縈繞著。
  饒是如此,她依然一眼看到合歡樹頂端的枝葉間,有一團十分耀眼的光暈在閃爍。那光暈是白色的,而且比螢火蟲更加璀璨,就好似一顆墜落凡塵的星星。
  「在那兒。」楚淡墨指了過去,目光帶著好奇與期待。
  順著楚淡墨細長的手指看去,鳳清瀾笑著點了點頭,而後攬著她腰肢的手收緊了一分,足尖在地面上一點,攜著她一起躍過蘆葦叢,穩穩地落在合歡樹上。
  楚淡墨一抬眼,正好對上那團光暈,眼睛一時無法適應,換個角度看去,才發現那竟是一滴淚!?
  沒錯,那確實是一滴淚。
  即使博學如楚淡墨,都不知道這滴淚是用什麼東西雕成的,卻是那樣的晶瑩剔透,甚至可以透過它,看到它後方的樹葉。雖然它只有拇指大小,卻閃爍著連星辰都為之遜色的光芒。
  楚淡墨不由得伸手托住它,一股清涼的感覺頓時由掌心傳到了胸口,驅走了夏夜的悶熱。
  「這是什麼?」楚淡墨問道。
  鳳清瀾只是笑著將它取了下來。
  此時,楚淡墨才看到它是被一條細得幾乎看不見的銀絲串住的。
  鳳清瀾親自為楚淡墨戴上,大掌托著它,說道:「它叫問心淚。」
  「問心淚?」楚淡墨詢問的目光看向鳳清瀾。
  她知道寶物的背後必然有一個典故,或者一段纏綿的故事。
  鳳清瀾點點頭,拇指輕輕摩挲著問心淚,一邊在楚淡墨的耳邊輕聲低語:「人有七情六慾,當妳把問心淚戴在身上時,它便能夠感受妳的心。妳看,它現在泛著幽藍之光,就是在告訴我,妳現在很開心。」
  楚淡墨低頭一看,果然發現原本透明的問心淚中央,竟然有幽藍色的光芒在流動,宛如海浪在翻騰。
  「它會隨著妳的心情,變換不同的顏色。若出現血紅如火焰的光芒,就證明妳內心很難過。」鳳清瀾托著問心淚的手,轉而握住楚淡墨,「墨兒,戴著它,讓我時時刻刻知道妳的心情。當妳不快樂時,我會第一時間哄妳開心;當妳難過時,我會第一時間撫平妳的痛苦;當妳高興時,我會第一時間分享妳的快樂。」
  「清瀾……」楚淡墨的唇瓣微微顫動,一顆顆淚水滑落,可頸上的問心淚卻始終呈現幽藍色的光芒,意味著她此時的心情是極為高興的。
  鳳清瀾低下頭,一個不摻雜情慾的吻,輕輕地落在楚淡墨的眼角,而後順勢而下,一點一點地吻乾她的淚痕。
  「墨兒,答應我,這輩子都不要再為任何一個人落淚,即便是為了我也一樣。因為妳落下的每一滴淚,都像在凌遲我的心。」說著,他執起楚淡墨的手,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胸口,「它其實很脆弱,承受不了太多妳給的痛……」
  掌下的心跳,耳邊的淺語,彷彿在挑動她一起沉淪,而她卻無法掙扎,也不願掙扎。
  「清瀾,我答應你,今生再不為任何人落淚。我也相信,你是最不願讓我落淚之人。」她笑了,縱然眼中還帶著濕意,卻沒有再落下一滴淚。
  承諾的話,在夜風中迴蕩,無數的螢火蟲閃動著綠光飄飛,為這動人的一幕作見證。
  鳳清瀾緊緊地抱著楚淡墨,在她耳邊發出一聲滿足的輕嘆。
  楚淡墨偎在鳳清瀾的懷裡,唇角綻出從未有過的美麗笑靨。
  然而,如此的濃情蜜意好似惹來了上蒼的嫉妒,隨著轟隆隆的響聲,竟地動山搖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劇烈搖晃,讓楚淡墨差點從樹上摔下來,好在鳳清瀾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楚淡墨表情嚴肅地看向鳳清瀾,「終於來了!」
  話音剛落,地震再次來襲,而且似乎比之前更加猛烈,楚淡墨甚至感覺地面不是在顫動,而是在崩裂了。
  「清瀾,快,我們快回去!」
  楚淡墨緊張地抓住鳳清瀾的衣襟,而隨著她情緒變得緊張,問心淚泛著橙黃色的光芒,猶如即將隱落的夕陽。不過,此時的楚淡墨無心關注這些,只心繫著草原上可能已經入睡的百姓。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本商品預計上架日期:2014/07/10.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