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潮文字 » 9789869010504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血色禁藥1 龍王的人形藥引
商品名稱:血色禁藥1 龍王的人形藥引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10504

庫存量:100


作者簡介
一世風流
騰訊當紅網路作家,每部作品都超過千萬甚至上億點擊率。因極喜歡那句「與其車塵馬足,高官厚祿,不如行扁舟,賞垂柳,笑看人生,一世風流」,因此有了這筆名,從此被喊成了大叔。(汗,我不是大叔啊!)
每天在白日夢中埋頭爬文,一心想把自己對愛情的美好化成文字,造就書中無數人物,這是提筆的開始,更是奮鬥的目標,能引起大家的共鳴,得到大家的喜歡,便大大心滿意足。

繪者簡介 
綠川明
想去二次元的畫圖人
以原創女性向(本命乙女向)為創作中心活動中。

 

寄人籬下果真是天底下最可悲的事情,
即使她北冥搖光並非身世悲慘的小孤女,
卻得被逼著帶寶貝寵物冬瓜,展開亡命天涯的尋親之旅,
而老天爺不只沒有因此憐憫她的遭遇,
還非得在她身上印證「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句古諺,
在她剛剛踏上尋親之路的第一步,
天上就掉下來一個駕著九龍車的超級怪物,
這超級怪物一看到她,便使出了「吸星大法」,把她吸到懷中,
對她喊出「靈藥」兩字,就一口咬上她的脖子──
切,真是個超級沒禮貌的傢伙!
就算他剛剛從天而降,摔了個「妖」眼昏花,
也不應該這麼冒失地把她當成了「食物」
最起碼客氣地雙手合十,先喊一聲「開動」
或許她還可以原諒他摔壞腦子的輕薄之舉,勉強答應讓他飽餐一頓……


血色禁藥1 龍王的人形藥引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36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一章  混沌之力


浩瀚的宇宙,無邊無垠,其上鑲嵌的星辰,好似不知疲倦地散發著各自的光芒,璀璨至極。

此時,一道黑色的波光劃過天際,那速度,堪比流星;那顏色,比夜幕更黑;那氣勢,幾乎撕裂四周的空間。

暗色湧動,黑光如星而至,若此時有人能觀其全貌,必定震驚得不知身在何處。

只見那黑光帶起的強大氣流中,九條巨大的、幾乎長達百丈的黑色巨物,呼嘯而過,近前方知,居然是九條巨大的黑色骨龍!

牠們頭角猙獰,巨大的骨架在夜色中閃著冰冷的光芒,如寒刺骨,周身散發出的不是死氣,而是殺氣,和傲視天下蒼生的絕對鄙夷,好不驚人!

然而,這九條骨龍身上,卻束縛著九條黑黝黝的鍊子,每條幾乎都有成人手臂般粗細,牢牢地繫在牠們的身上。

龍,古之神祇。

但是,這九條骨龍卻只是腳力。

仔細一瞧,那九條鍊子的終端,一座比墨更純粹、比夜更冰冷,比天地更冷酷霸道的王座,在夜色中散發著冰冷的流光,讓人完全不敢直視上面坐著的人。

九龍利爪騰空,速度快如流星,王座隨之呼嘯而過,只一角鮮紅的朱衣,在王座上閃動一瞬,便沒入夜色中。

浩瀚天地,無風自動。

遠處,在九龍飛騰的前方天地,一道薄薄的光幕突然有如水波蕩漾了一下,在天地間顯露出來,貫穿南北,橫於天地,籠罩整個星球。

就在這光幕啟動的瞬間,為首的黑色骨龍一爪子劃過,只見一團好似星辰般耀眼的光芒一閃而過,光幕整個蕩漾開來,九條骨龍拉著那黑色王座,直接穿過光幕,進入了這方空間。

夜,很黑;星空,很美。

如流星般破空而來的九龍王座,此時靜靜地停在這方空間裡,好似幽靈般俯視著這片大地,巍然不動,神祕莫測。

風過天下,四方雲湧……

星空下,瑪雅王國嚴古城近郊韓府,此時火光沖天,殺聲陣陣,整個府內府外一片混亂。

「大人、大人,是邪龍兵府的人,他們要殺小姐……」府內總管氣喘吁吁地衝入後院。

「為什麼?」一身凌亂的韓元喝道。

邪龍兵府可是他們瑪雅王國地下組織的第一把交椅,裡頭高手上千,更有黃金魔力級別的高手坐鎮,他女兒如何惹了這個殺星?

「他們……他們老大發話,說小姐殺了永成世家的小少爺,永成世家付重金……」韓府總管的話沒說完,意思已明。

「本小姐看他不順眼就殺了,有什麼了不起?本小姐……」韓麗蓉匆匆忙忙跑來,聽言,蠻橫道。

「啪!」韓麗蓉話還沒有說完,韓元一巴掌就搧了過去。

「妳……妳……」

韓元還想教訓女兒,滿臉焦急恐懼的韓夫人連忙擋在欲哭的韓麗蓉前面,急聲道:「老爺,先別打蓉兒,目前這……」

不等韓元開口,那總管連忙道:「大人,他們說買家只要小姐的命,其他人可以放過。要是不主動把小姐交出來,我們韓府今晚……」

那意思就是要血洗韓府,邪龍兵府做生意從來說一不二。

「娘,救我、救我啊……」跋扈的韓麗蓉一聽只要她一個人的命,頓時嚇住了。

韓元的臉也沉下了。

「大人,快決定啊,韓府可有三百多口,我們……」

總管話音還沒落地,一臉驚恐的韓夫人突然兩把扯亂自己的頭髮,快手撕去身上的華服,尖叫著朝外撲了過去,一手還指著府內的另一個角落。

「邪龍兵府的人,韓麗蓉在那間屋裡,你們要殺就殺她一個人好了,放過我們吧……」

「夫人,妳……」韓元一見他夫人所指的地方,臉色頓時變了。

而韓麗蓉反應也快,立刻邊脫華服邊朝外跑,還不忘朝韓元吼道:「爹,你是要那個女子,還是要孩兒?你可只有女兒一個孩兒啊!」

韓元一聽,臉色青白交錯,想出聲喊住妻子,卻發不出聲音來,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把邪龍兵府的人全引到了另一個方向。

蔥翠竹院邊,一棟小小的房屋獨立而建,顯得孤傲而雅致,可此時卻成了韓府眾人關注的重心。

小屋內,抱著塊燒雞坐在窗口,邊啃邊看熱鬧的巴掌大小豬冬瓜,遠遠聽見韓家人的話,頓時瞪大了小小的眼。

「呸,好不要臉!韓元要不是靠著妳爹娘的託付,照顧屬於妳的家業和勢力,能混到這瑪雅王國的朝堂之上?現在吞了妳的家產還不夠,居然要妳當代罪羔羊!?

冬瓜嗖地一下轉過身,滿臉怒色地看著盤腿坐在屋中的女孩——北冥搖光。

只見她一張瓜子臉上,眉飛入鬢;微閉的雙眸下,鼻梁高挺,襯著一點朱砂唇,此時,月光透過窗戶灑落在她的身上,若芍藥籠煙,縹緲無塵。

練功至緊要關頭的搖光聞言,方微微睜開眼,看向窗外。

繁星如水,花香習習,依舊如昨日般美,可惜……

又閉上眼,自始至終,搖光臉上無一絲神色波動,手中結一手訣,絲絲真氣在她身周開始流轉。

「韓麗蓉就在這裡……」

「殺!」

冷酷的一聲令下,那已經包圍住小屋的十幾個兵府手下,齊齊出手了。

瞬間,通天火焰、魔力呼嘯而起,朝著小屋席捲而去,誓要吞噬一切。

火焰中同時和著幾道冰箭,直擊小屋的上空,封鎖空中的逃跑路線。

一道水樣魔力更是直接包圍小屋四方,要一舉滅了屋中之人,不留絲毫活命的機會。

妖豔的火、深藍的冰、無色的水,在星光下,讓人膽寒至極。

而在這即將屋毀人亡的瞬間,星空上突然一聲驚雷炸響,緊接著一道閃電直劈而下,那強大的聲勢,讓所有人同時一怔。

就在這一怔間,空中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如銀河冰鍊洩下,瞬間籠罩整個小屋,光耀四方。

那本包圍著小屋的三系魔力,立刻轟然反彈而出,震得那十幾個剽悍異常的兵府手下齊齊口噴鮮血,倒飛了出去。

星華之光,簾捲而下,磅礡之力在此方聚集得越來越多,氣息越來越厚重……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住在這裡的北冥小姐,不是一個絲毫沒有魔力的廢物嗎?怎麼會……

韓府的人極度不解,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方天地。

「轟!」

就在這些人目瞪口呆之時,一道驚雷伴隨著閃電破空而出,炸響在那銀河冰鍊之周,彷彿在為它壯大聲勢,頓時,天地宛如白晝,瞬息間動盪天下……

瑪雅王國聖宗內,地位凌駕於國主之上的聖尊猛地睜開了眼,「雷電之魔力,天地出混沌……混沌之力,居然是混沌之力!?來人,速速前去接引!」

西海帝國教宗宗主正在修煉,此時也霍然轉身,滿臉震驚,「混沌之力!?快,馬上隨本座前往……」

通利王國天石教教主更是滿臉詫異地道:「這是天地之力,混沌世間千年不曾一出的人才!來人啊……」

風動四方,嚴古城附近的三大王朝勢力同時進發。

而就在這四方皆動的時候,原本靜靜停在天幕上的九龍王座微微動了一下,九龍掉轉了方向,轉往了動盪之地。

星河倒轉,傾洩而下;雷電亂舞,亂世功成。

「轟!」

在第九聲雷電響徹天幕後,早已搖搖欲墜的小屋轟地一聲倒塌下來,成為一片廢墟,四周眾人被嚇得往後直退。

星河消融,冰鍊消失,只剩下無數小閃電在空中亂舞。

而就在這閃電亂舞中,一道人影從那廢墟中緩緩走了出來,一身淡黃的衣衫,在月色下更顯朦朧,襯得那人影越發得出塵不染。

踏著一地碎片,北冥搖光緩步而出,渾身纖塵不染,清冷如水的雙眸掃過眾人,右手輕抬,天空立時有一道雷電斜劈而下。

「啊,快逃……」

「逃……」

雷電直劈而下,接近下方時,飛速分裂成幾十股小雷電,朝著邪龍兵府的人就轟了過去,威力驚人,橫掃四方。

一招過後,那闖入韓府的邪龍兵府眾人,幾乎沒一個人有還手之力,瞬間被轟成了焦渣。

「嗄?」一招,真的只用了一招,而且是輕輕地一抬手罷了。韓府眾人見到此景,一個個下巴頓時驚掉。

這是那個被測試出來,沒有具備風火水冰地等五系魔力的廢物嗎?

這就是那個一直淡然如風,溫和高雅的北冥廢物?

這……這……

月色華美,該地一片靜寂。

北冥搖光緩緩轉頭,目光一個個看過在場的所有人。

「搖光,搖……」韓元對上搖光的目光,瞬間震驚、羞愧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他和北冥搖光的爹是結拜兄弟,當年搖光的爹娘因事出緊急,把北冥天權和北冥搖光兩兄妹交給他撫養,可他卻用了搖光爹娘留下的錢財,建造了韓府,位居萬人之上,今日……今日又……

深深地看了韓元一眼,搖光抬頭凝望蒼穹,嘴角浮現一絲苦笑。

十多年來,她和哥哥是喊著韓元「爹爹」長大的,那些美好的時光,讓她幾乎無法面對他今日的狠心。

到底不是自己親生的,所以在生死關頭,一切都成了虛幻……

星空很美,竹林依舊,只是一切再也回不到從前……搖光聽見了自己心傷的聲音。

「搖光,別傷心。」冬瓜蹲在搖光的肩膀上,收起頑劣的性子,蹭著搖光的臉,安慰道。

搖光聽言,微微頓了頓,沒有再看韓元,只輕聲嘆息了一下:「從此以後,不再相見吧?」

語畢,月影下,一道人影漸行漸遠……

十多年養育之恩,以命抵過,以後相見仇怨,不如不再相見。

「搖光,搖兒……」韓元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止不住地顫抖著,淚流兩腮。

他不想要搖光的命來抵他女兒的命,可是他只有這一個女兒,這讓他因此對不起他的結拜兄長,對不起啊……

冷月襲人,一地清冷;星空無名,大地獨影。
☆☆

「搖光,我們去那裡?」離開韓府有一段距離後,冬瓜親親搖光的臉,問道。

「去找哥哥。」搖光拂開隨風飛揚的髮絲,說道。

三年前,她哥哥練功有成,便出去尋找爹娘了,而她現在也練成了,沒理由不跟著去。

「好,我們……咦,那是什麼東西?」冬瓜贊同的話才出口,突然抬頭望向天空。

只見漆黑的天幕上,一道影子如流星墜落般朝著他們飛速而來,那速度、那氣勢,幾乎夾雜天地之威。

「這是……九條骨龍?」搖光看著瞬間由小至大的景物,詫異地睜大了眼。

九條骨龍朝著她呼嘯而來,氣勢驚人,好似神降世間,同時又帶著漫天邪氣,妖妄無邊。

搖光今日功成,可居然完全受不住這樣巨大的威壓,
腿輕輕搖晃著,就好似要對著九龍匍匐而下般。

這到底是什麼?

就在搖光和冬瓜震撼的瞬間,九條骨龍飛墜而下。

「轟!」

一聲巨大的震響撼動天地,搖光只覺得四周塵土飛揚,空間似是瞬間扭曲,驚人的威壓鋪天蓋地。

九龍降落,這方青山被生生削平了一層,而這僅僅是降落之威。

「咳咳,到底是什麼東西?」好半晌,漫天塵土中,冬瓜灰頭土臉地冒了出來。

可是,沒有人能夠回答牠。

搖光默默站起身來,用袖子拭去臉上的塵土,舉目看去。

只見他們四周全是比她還高的骨架,巨龍的骨架,一眼望不見頭,那森冷的骨架還泛著陰冷的光芒,雖是死物,卻殺氣騰騰。

搖光皺起了眉頭。

沒聽說過這世間有巨龍,而且還是會飛的巨大骨龍,這……

「過來!」就在搖光打量著骨龍時,一道冰冷徹骨的聲音好似從地獄傳來,冷血無情。

同一刻,搖光只覺身體不受控制地朝著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搖光?」冬瓜見此,立刻追去。

搖光今日功夫大成,可此時和對方居然連個照面都沒有,就被直接吸了過去,來人肯定不容小覷!

只見九龍中心,王座之上,一人黑髮在夜風中狂亂飛揚,猶如雙劍的眉宇下,是一雙猶如羅剎般狠厲的眼,高鼻薄唇,五官之出色,幾乎超越天下所有男人,那是天地賦予的、無人能比的俊美。

他一身玄衣外,大紅色的披風隨風而動,黑與紅交織、狠與厲交匯、霸與狂交融,是力與美的絕對體現。

這,是一個來自地獄的羅剎!

四目相對,只見殺氣,沒有溫存。

「靈藥?」冰冷猶如金屬般的聲音在搖光耳邊響起,不等搖光有所表示,那人一把將搖光扯近,一口就朝她頸間咬去。

靈藥?

難道他是吸血妖怪?

搖光瞬間瞪大了眼。

「主人,靈藥不能現在吃,還沒熟。」就在這時,一道好似機器攪動般規律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著一道力量就要分開羅剎和搖光。

然而,那男人力量之強,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根本巍然不動,搖光只感覺自己的血液在飛速地被他吸走。

眉頭一皺,這樣如何怎麼行?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不能死在這裡。就算要死,也一定要找個墊背的!

身不能動,頭卻可以,當下搖光頭一低,一口咬在近在咫尺的男人頸項間。

她不是妖怪,她不吸血,但並不表示她就嚥不下去,她
就可以任由他殺。

頸項不僅是人的軟肋,也是任何物種的軟肋,那男子被搖光一口咬住頸項,頓時全身一震,眼中血紅之色一閃,扣住搖光的五指猛地變成利爪,就朝搖光身體插去。

可就在他動手的一瞬間,男子穩坐王椅的身體突然一抖,暗紅光芒一閃,那鋪天蓋地的氣勢消失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搖光的混沌之力,銀白光芒立刻籠罩四方。

「放開搖搖,你這個……嗄……」滿臉憤怒,焦急狂奔而來的冬瓜,幫忙的話還沒說完,突然神色扭曲地頓住了身體。

牠是不是眼睛突然出了問題?眼前這是什麼情況!?

王座上,搖光由於失去對手,身體前傾,幾乎撲倒在王座後背上,而那本來坐於其上的男人,被搖光壓在身子底下,好似不見蹤影般,這……

搖光也被陡然發生的變化嚇了一跳,連忙撐起身體,低頭看向身下——

這一瞧,縱然搖光性格淡然,此時額頭也青筋直冒。

只見她身下,剛才那個如地獄羅剎般狠毒的男人,變成了一個胖嘟嘟的,年紀約一、兩歲,頭頂上長著兩隻小角,屁股後面拖著一條長尾巴,怎麼看怎麼可愛的小妖!?他正閉著眼睛,窩進她懷裡磨蹭,那精緻粉嫩的模樣,簡直……簡直……

瞬間的靜默後,搖光突然張口,噗地把嘴裡的液體吐了出來。

血,真的是血,眼前這幕真的不是她的幻覺!

嘴角抽了抽,搖光在靜寂的夜色中,極緩極緩地轉過頭,朝剛才阻止那男人或是這不人不妖的小孩吃掉她的聲源看去——

九龍王座前那駕車的位置上,一個小小的、約是她小腿長度的骷髏正端坐著,眼冒綠光地看著她。

「主人在娘胎時中了詛咒,須以混沌靈藥解除,妳就是那靈藥。主人破開星域結界過來,就為了妳,不過現在妳還沒成熟,主人吃了妳,沒有效果。」骷髏好似知道搖光要問什麼,一點也不含糊地道。

詛咒?變成小妖?搖光撐起身體站好。

真是稀奇,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

不過,雖然稀奇,但是她對成為別人的靈藥,讓別人吃了她,沒有興趣。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搖光立刻抬腳欲離。

然而,就在搖光要抬腳離開的瞬間,小羅剎突然睜開了眼,一眼看見搖光,那黝黑的雙眼立時大亮,猛地就朝搖光撲了上來,緊緊地摟住搖光的脖子,囁嚅地道:「娘?」

「噗?」剛回過神來的冬瓜聞言,一口血立時噴了出來。

老天啊,牠雖然是根萬年人參,可是牠真的沒有老,可今天……今天牠這是老眼昏花到天地變色了嗎?

一聲娘、一個擁抱,縱然搖光平時再淡定,此時也淡定不了了。

她今年才十五歲,哪裡來一個比她還大的兒子,還是隻妖孽!?

臉頰嚴重抽筋,搖光抓住小羅剎的爪子就往下扯。

「娘,妳不要羅剎了嗎?娘,妳不能不要羅剎,羅剎會很乖、很聽話的……」小傢伙見搖光一臉嫌棄,圓圓的眼睛不禁一暗,一邊緊緊抓住搖光的手臂,一邊泣然欲哭地道。

方才的狠毒羅剎變成現在的乖巧寶寶,讓搖光開始有想殺人的衝動了。

低頭看著那年紀明顯不大的小傢伙,搖光開始盤算,殺了他以絕後患這個可行不可行。

在搖光尋思的時候,骷髏再度開口:「妳殺不了主人的,在主人變身,沒有任何能力的時候,小骨頭會保護主人的。」

搖光回頭看著那叫小骨頭的骷髏。

「主人身中詛咒,變身時,記憶只停留在剛出生時候,主人的娘親因為拚死生下主人而亡,主人這是第一次喊娘。」小骨頭解釋了一下發生在主人身上的詭異情況。

殺不了嗎?搖光看了眼小骨頭,卻看不出它的實力,再與冬瓜對視了一眼。他們一人一獸,真殺不了他們?

沒有理會搖光和冬瓜的暗自交流,小骨頭綠眼直冒光地道:「而且剛才妳和主人已經結下了契約,同生共死,妳要是殺了主人,自己也活不了。」

「什麼意思?你想嚇唬獸啊?」不等搖光回答,冬瓜就搶先開了口。

「主人吸了妳的頸項血,妳吸了主人的頸項血,主人體內的契約生效,也因此才變了身,以後你們誰也殺不了誰了。」小骨頭很認真地道。

搖光聽了只感到悲劇。

而冬瓜一聽此言,二話不說就衝到小羅剎面前,給了他一爪子。

絲毫沒有力量的小羅剎,胳膊上立時血紅一片。

同一刻,搖光手臂一抖,同樣的部位也產生了不遜於小傢伙傷處的疼痛。這……

「娘,疼……羅剎疼,要吹吹……」大滴大滴的淚珠從眼眶中滾落,羅剎一臉可憐。

哭泣的娃娃,讓人幾乎想立刻抱著他疼愛。可此時的搖光,卻頭疼得幾乎想咬碎銀牙。

她這是倒了什麼楣了?

「虧大了!」冬瓜看著搖光的模樣,頓時攤開爪子,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這下有得玩了!

「你們沒有虧,靈藥能留住命等到成熟,是賺到了。」小骨頭一本正經地說。

「那我是不是要說聲感謝?」搖光不以為然地道。

「不用。」小骨頭很優雅地點了點頭,「為了主人好,小骨頭提醒一下是應該的。」

搖光徹底無語了!低頭看著緊緊抱住她的小羅剎,半晌,沉聲道:「無法解除?」

放一個隨時想要吃了她的怪物在身邊,她放不下心。而且,誰知道這契約在這男人恢復後,能不能更改?

「可以,契約是主人定下的,他改不了,但是妳卻可以。」小骨頭居然一點也不隱瞞。

冬瓜聽到這兒,眼睛一亮。

小骨頭機械式地接著道:「只要妳的功力比主人高,就可以解除了。」

冬瓜嘴角抽筋。這說了不等於沒說?

搖光則雙眼暗了暗。只要能力超越這個人,就可以解除契約了嗎?

那也不是無望的事情,總有一天……搖光握緊了拳頭。

「媽的,你這個白癡、你這個妖怪、你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東西,誰教你賴上我們、誰教你要殺我們、誰教你凶我們……」冬瓜聽言,頓時將滿腔怒火全撒在小傢伙身上,小爪子亂翻,抓得小傢伙嗷嗷直叫。

「啊!疼,羅剎疼,娘……」小羅剎拚命地往搖光懷裡躲,一邊可憐兮兮地叫道。

一旁的小骨頭默默地看著,眼中綠光閃動,欲說什麼,卻終是沒說。

月色如霜,夜色如墨。

搖光胸前掛著撒嬌的小羅剎,抬頭望月,卻欲哭無淚……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本商品預計上架日期:2013/12/05.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