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潮文字 » 9789869180344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喵妖3 「偽」亡人的逆襲
商品名稱:喵妖3 「偽」亡人的逆襲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180344

庫存量:1



作者簡介

沐茗
80後女生,騰訊簽約作者。
大學時就讀英語學系,卻對寫作情有獨鍾,曾經寫過60萬字的校園小說、若干中短篇小說和散文等。
大學畢業後,因身體狀況不好,未能及時就業,便以此為契機,成為專職寫手。


星座:雙魚座。
性格:多愁善感,喜歡幻想,有點小幽默、小迷糊。
愛好:讀書、中國畫、刑偵劇、做菜。
優點:大眾臉,誰見都說像熟人。
缺點:路癡、運動白癡、暈車黨。
寫作風格:努力撰寫溫馨、細膩、海枯石爛的愛情故事。此外,一直很想寫部驚天地泣鬼神的懸疑小說,卻因為種種限制,沒能實現。
現居地:山東濟南。

繪者簡介 
滿(麻先みち)
雜食性的兔雞,對青春運動類型的作品沒有抵抗力,嚮往和風、喜愛美腳,目標提升畫力。
2012角川華文輕小說暨插畫大賞之插畫組銀賞得主。

PLURK:iawei__
BLOG:iawei.blog.shinobi.jp

 

沒想到換了一個世界,依然改變不了被道士追殺的宿命,
只不過這位道士比之前那位兩光了N倍,
擊殺她不成,竟誤打誤撞觸動了三昧真火,燒死她心愛的人,
讓她成了有「實」無名的王爺「偽」亡人,也因此捲入了晦暗的宮廷鬥爭,
發現她那無緣的夫婿竟有個壞心眼的皇后大娘,成天想著要送他們去見閻王,
而那皇后大娘的親生子、她那無緣夫婿的風流弟弟,則有事沒事就來「騷擾」她!
話說「朋友妻不可戲」,更何況是自己兄長的老婆,怎可隨意胡來!?
這些檯面上下的「仇人」,就交由她這個未過門的娘子來幫忙「收拾」吧!
然而,幾番鬥法的結果,並沒有想像中順利,
不過,從中浮現的一絲跡象,卻讓她心中生起一絲希望……

澄林文化 喵妖3 「偽」亡人的逆襲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二十一章 擂場刺殺
 
  再睜開眼時,靈冰發現自己躺在馬車裡,陵尹晏坐在她旁邊,一臉魅惑地盯著她,她下意識地翻身坐起。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是騎馬,什麼時候換坐馬車了?
  「我怎麼捨得讓冰兒妹妹受風吹日曬之苦?再說,馬上就到華京了,我可不想冰兒妹妹拋頭露面,讓別人飽了眼福。」
  「要到華京了嗎?」靈冰有些吃驚。
  從雲溪抄近路到華京,日夜不停,也要差不多三天,這麼說……她睡了一天一夜!?
  見她一臉的警惕和不悅,陵尹晏無奈地笑道:「冰兒妹妹的脾氣真大,我不過開了句玩笑,妳就一睡不起,真是嚇壞我了。」
  明明是這色狼點了她的穴道……靈冰心裡嘀咕,卻也懶得和他計較,反正趕路無聊,睡了一覺後,法力已經完全恢復,反而對她有好處。
  靈冰掀開車簾往外看——
  景色熟悉,看樣子不到一個時辰就能到華京了……對陵尹白的思念和對那女人的仇恨頓時湧上心頭。
  「冰兒妹妹為什麼不理我?是不是還在為那件事情生氣?」陵尹晏貼近,溫熱的氣息拂過她的脖頸,酥酥癢癢。
  「離我遠點!」靈冰氣惱道。
  「真是怕了妳了!」陵尹晏輕笑一聲,「我還是告訴妳好了,我去過一趟湯家堡,發現呂大海帶領府衙官兵和一名婦人出現,那婦人抱著湯老七的屍體痛哭失聲。」
  「雲溪城知府跟湯家堡有什麼關係?」靈冰有些吃驚。
  「我也很好奇,就去調查了一下,原來湯老七藏著的女人,就是呂大海的親妹妹。」
  靈冰恍然大悟。
  難怪雲溪城知府會派人去抓她、難怪陵尹晏會說他清楚呂大海的底細,想必湯沛半路截殺她,也是從雲溪城知府那兒得到消息。
  可是,陵尹晏為什麼要在即將抵達華京之際告訴她這些?是怕她對陵尹敬軒說些什麼,想先取得她的信任?還是有別的企圖?
  陵尹晏見她眼露狐疑,輕嘆了一聲:「看來我被冰兒妹妹討厭了。」
  相處了幾日,靈冰感覺他不像之前那麼討厭,也不想懷疑他,可他是岳皇后的兒子……
  不想再討論這事,靈冰轉移了話題:「誰在駕車?」
  「來迎接我們回去的家僕。」陵尹晏的語氣甚是曖昧。
  靈冰微微蹙了下眉頭。
  難道他一直安排護衛暗中跟隨?
  車外的人呼吸極輕,顯然是個高手,如果離開一段距離,她的五感再敏銳,也無法察覺。這麼一來,陵尹晏自己遊山玩水,卻派心腹跟蹤她和陵尹白的做法就不無可能……陵尹晏果然還是很可疑!
  迎上她審視的目光,陵尹晏的唇角、眉梢都流轉著曖昧的笑意,「冰兒妹妹,妳這麼深情地看著我,我是不是可以受寵若驚一下?」
  靈冰不屑地別開目光,心中卻有些懊惱。
  他又不是什麼好角色,殺了也不冤,她為什麼要因為他而情緒反覆糾結呢?
  馬車駛上官道,速度變快,不到一個時辰就進了華京。
  「四爺,回王府嗎?」趕車的人輕聲請示。
  「直接進宮。」陵尹晏吩咐道,神色凝重起來,輕佻之意盡去。
  靈冰下意識地挺直腰桿。
  謀劃許久,她以為自己可以從容不迫地完成所有事情——將陵尹白託付的話傳達給他的爹娘,然後殺掉那女人和眼前的男人。
  可是,越接近皇宮,她的心就越亂,甚至不敢想像陵尹敬軒聽到陵尹白死訊時的表情。
  此時,馬車驀地停住,車外再次傳來車夫的聲音:「爺,到了。」
  陵尹晏伸手輕按靈冰的肩,「冰兒妹妹,妳稍候,我去差人通稟。」
  「好。」靈冰木然地回應,心卻懸著。
  陵尹晏去了約莫一盞茶的時間,便折了回來。
  「去紫金苑。」他一邊吩咐,一邊跳上馬車。
  「為什麼要去紫金苑?」靈冰不解道。
  「水雲國太子來訪,正與父皇在紫金苑騎馬狩獵,我們也去湊熱鬧。」陵尹晏勾起唇角,笑容邪魅,「從這裡到紫金苑還有一段路程,這樣我們獨處的時間又增加了。」
  靈冰稍稍鬆了口氣,卻又有些失落。
  有時候仇人和情人一樣讓人牽腸掛肚,她甚至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那女人臨死時的表情。不過,殺那女人不是件容易之事,只能等待適當的時機……
 
 
  紫金苑在華京南郊,開山移木而建,是集行宮和圍場於一體的皇家別院,東苑是行宮,山景湖色與瓊樓玉宇相映相融,恍若仙境;西苑是廣闊連綿的山林草場,遠遠望去,無邊無垠,交接天地。
  靈冰和陵尹晏在紫金苑前下了馬車,不遠處傳來陣陣鑼鼓聲,其中還夾雜著歡呼叫好聲,打聽之下才知道,原來幾位皇子正跟水雲國太子帶來的高手較量。
  兩人循著鑼鼓聲前往馬場,才剛走到附近,就看到六皇子陵尹陽在兩個禁衛軍的攙扶下,迎面走來,他衣衫破爛,鼻青臉腫,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狼狽至極。
  陵尹晏看到他,起了戲謔之意,「六弟這是怎麼了?莫非追求哪家姑娘未果,被人放狗咬了?」
  陵尹陽看到他們,神色頗不自在,聽陵尹晏語帶揶揄,更是臉紅到脖子,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你少幸災樂禍!說不定你會比我更慘。」恨恨地瞪了陵尹晏一眼,陵尹陽吩咐兩個禁衛軍帶他離開。
  陵尹陽走沒多遠,五皇子陵尹昱也出來了,模樣比陵尹陽還要狼狽,是被兩個禁衛軍抬出來的。
  這回,陵尹晏無心說笑了,「五弟,你是怎麼了?」
  「四哥……咦?你怎麼跟三嫂在一起?」陵尹昱的目光落在靈冰身上。
  這聲「三嫂」聽起來那麼親切,又那麼遙遠,讓靈冰的心口隱隱作痛,鼻眼也酸澀起來……
  「有點事。」陵尹晏有些含糊其辭地說道,接著追問:「五弟,這是怎麼回事?剛才六弟也……」
  不等他說完,陵尹昱便一臉怒氣道:「別提老六了!要不是他耍詐,我也不會變成這樣。」
  「怎麼說?」陵尹晏越聽越糊塗。
  「水雲國太子的隨從裡有個刁女說要跟咱們天穆國的高手比試,六弟見是個女子,以為好欺負,便自告奮勇上去應戰,誰知三兩下就被打趴了,他認輸卻丟暗器,惹得那刁女把怒火都發洩到我身上,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哦?原來是被美女所傷,五弟和六弟豈不是很有福氣?」陵尹晏眼裡泛著可疑的光芒。
  「什麼福氣?我看她是女人,讓她三分,那刁女卻會妖術,莫名其妙就把武器奪去……」陵尹昱說著,眼睛突然一亮,「對了,說不定三嫂能對付她。三嫂,妳快去會會那刁女,好好教訓她一頓,免得她以為咱們天穆國沒能人。」
  「傷到哪裡?給我看看。」靈冰走了過來。
  陵尹昱微微一怔,卻沒有多說,坐起身子,將褲管捲了起來,露出兩條腫起的小腿,其上有大片瘀青,應是受了重擊。
  靈冰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他已經傷及筋骨,怕是月餘不能下床走路。
  「三嫂,妳……」見她將手掌覆在自己腿上,陵尹昱甚是疑惑。
  「別動。」靈冰低聲叮囑,提起法力,掌心散發出淡淡金光,匯聚在他的傷口上,只見瘀青慢慢消散,腫脹漸漸退去,破皮處也飛快癒合。
  感覺小腿被一股熱流包裹,入骨的痛楚飛快隱去,陵尹昱驚愕不已,「三嫂,妳這是……」
  「好了,你可以起來了。」靈冰收了法力。
  陵尹昱從擔架上跳下,試著走幾步,興奮道:「真的好了,三嫂,妳太厲害了!」
  「五弟,你還真讓人羨慕!被美女打傷,又有美女幫你療傷。」話是對陵尹昱說的,陵尹晏目光卻在靈冰臉上流轉,意味深長。
  心思被看穿,靈冰有些惱火地瞪了陵尹晏一眼。
  沒錯,她是因為那聲「三嫂」,才耗費法力幫陵尹昱療傷的。
  「四哥、三嫂,我們別站在這裡了,快進去教訓那刁女!」陵尹昱磨拳擦掌道。
  靈冰語氣淡淡地叮囑道:「我只能幫你加速復原,不能幫你恢復精氣體力,這幾天你還是盡量少走路,不然會留下後遺症。」
  「冰兒妹妹說得沒錯。」陵尹晏轉向那兩個禁衛軍,「你們送五弟回去休息。」
  「是。」兩人應聲過來攙扶陵尹昱。
  「不用,我體力好著呢!」陵尹昱性子急,拉著陵尹晏和靈冰便奔向馬場。
 
  場邊,禁衛軍環伺,黃旗招展;場中,兩人對峙,一個是二皇子陵尹陌,另一個是年約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子,身形高挑,模樣端正,一身紅衣甚是搶眼。
  陵尹敬軒端坐在正北的看台上,神情顯得有些嚴肅。
  這也難怪,一連兩個兒子敗下陣來,而且還是敗在同一名女子手裡,他的臉面如何掛得住?
  他右側坐著一個身著明黃蟒袍的男子,想必就是水雲國太子——夏侯景,他臉上戴著一張青銅面具,看不到容貌,只能看到一雙深邃如井的眼眸。
  然而,真正吸引靈冰注意的是坐在陵尹敬軒左側的岳皇后。
  沒想到這女人也在這裡,還真是冤家路窄,無處不相逢啊!
  岳皇后正專心看著場中二人,突覺芒刺在背,渾身不自在,舉目望來,正好對上靈冰冰冷如刀的眼神,臉色頓時變了。
  這丫頭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她?難道是發現了什麼?岳皇后惴惴不安地想著。
  陵尹昱拉著靈冰上前,說道:「父皇,您看誰來了?」
  看到靈冰,陵尹敬軒有瞬間的訝異,而後不著痕跡地四下掃視,卻不見陵尹白的身影,他飛快地皺了下眉頭,雖然心有疑問,可當著水雲國太子的面,不好出言相問。
  不過,更讓他在意的是陵尹昱。
  「老五,你的腿不是……」
  「啊!」一陣驚呼截斷了他的話。
  眾人往場中望去,只見一根長矛凌空飛舞,如同長了眼睛般追著陵尹陌。
  陵尹陌狼狽躲閃,紅衣女子則一臉悠閒地站在原地。
  靈冰見她手指微動,顯然在控制長矛,於是瞇起眼眸細細查看,並沒有看到絲線之類的東西。
  會隔空控物,難道是妖!?
  陵尹敬軒似乎看穿了靈冰的心思,說道:「那位姑娘有控物異能,說來跟冰丫頭倒是有些相似。」
  夏侯景聞言,眼帶驚異地打量著靈冰,「這位姑娘也會異能嗎?」
  「是啊!」陵尹敬軒朗聲笑道:「會異能,又同為女子,這也算是一種緣分,景太子,不如讓兩個丫頭較量一下?」
  這話說得隱晦,不過聰明人一聽就明白,讓一個身負異能之人和普通人較量,就算贏了也不光彩。
  夏侯景自然也聽出來了,眼神閃爍道:「如此甚好,小王也想見識一下這位姑娘的異能。花菱,住手!」
  花菱聞聲,手臂微揚,長矛倒飛回來,落入她身後一名禁衛軍的手裡。
  握著失而復得的長矛,那名禁衛軍長長地鬆了口氣。
  他一直擔心二皇子被他的兵器所傷,會不會遷怒於他?幸好現在沒事了……
  花菱轉過身,裙襬翩飛,像極了一隻花蝴蝶,「殿下,您何故喊停?難道擔心花菱會輸給這位常勝將軍嗎?」
  陵尹陌在塞外接連打了好幾場勝仗,被天穆國大軍稱為「常勝將軍」,他一直以此為榮,可此時這四個字從花菱嘴裡說出來,諷刺意味十足,讓他原本冷酷的臉又鐵青了幾分,「哼!妳我尚未分出勝負,何必自鳴得意?」
  「花菱何時得意過?被你們兄弟輪番攻擊不說,這裡還受了傷呢!」她語帶嬌嗔地指著左臉上一條細長的血痕,想必是被六皇子用暗器所傷。
  專門在背後咬人的花蛇!陵尹陌心裡暗罵,伸手從兵器架上取了一把彎月刀,往身前一擋,「我們繼續……」
  「老二!」陵尹敬軒喝止他,「你堂堂七尺男兒,怎能跟一個女孩認真?你且退下。」
  陵尹陌雖然心有不甘,卻也明白皇帝老爹是存心想維護他的面子,便順著台階下,「兒臣遵命。」
  「聽說天穆國高手如雲,花菱才纏著殿下跟來,誰知高手都縮在殼子裡不肯出來,真是讓花菱好生失望!」
  這話連貶帶罵,讓陵尹敬軒的臉色一沉。
  陵尹昱更是氣不過,挽起袖子要上前。
  「老五!」陵尹敬軒低聲喝斥,接著看向靈冰,「冰丫頭,妳去陪那位姑娘過幾招,點到為止,切勿傷人,明白嗎?」
  靈冰微微點頭,邁步走向場中。
  陵尹昱握起拳頭,悄聲道:「三嫂,狠狠地教訓那個刁女,給咱們天穆國掙回面子!」
  靈冰冷冷地彎起唇角。
  天穆國的面子與她何干?她答應出面,不過是看中了花菱的能力罷了。
  陵尹晏看著靈冰有些單薄的背影,眼中透著擔憂。
  別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靈冰剛用那種方法幫五弟療傷,很耗費體力。雖然五弟的傷勢沒有福六那麼重,可現在靈冰的臉色並不好看,不知道是不是花菱的對手?
  花菱將靈冰上下打量了一番,笑得花枝亂顫,「天穆國皇上行事果然有趣,竟然派一個小妹妹來!?這讓姐姐我如何忍心下手?」
  「那也得看妳有沒有機會下手!」靈冰不屑地冷笑一聲。
  小妹妹?論年紀,她可是祖宗輩。
  「小妹妹脾氣好像不太好呢!」花菱掩嘴嬌笑,被寬袖遮住的另一隻手飛快勾了一下,兵器架上的一把鋼叉便凌空而起,直刺靈冰的後腦。
  這點小動作哪裡瞞得過靈冰的眼睛?在鋼叉飛起的瞬間,她已手指疾劃,一道寒光撞向鋼叉,只聽叮地一聲脆響,鋼叉偏離軌道,擦著花菱的腰側飛過,插在身後的地面上,晃動間,嗡嗡作響。
  感覺腰間一涼,花菱低頭看去,只見衣服開了一道口子,從外裙到內衫,無一倖免,露出一片如雪的肌膚。
  她下意識地用手按住,再看向靈冰時,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訝然。
  「妳剛才做了什麼?」明知問了是露怯的表現,可剛才的一切發生得太快,她太驚訝,也太疑惑了。
  「想知道就繼續出招吧!」靈冰語氣裡滿是挑釁,「妳的本事應該不只這點吧?」
  秀眉一蹙,花菱嬌笑起來,「看不出這位小妹妹還有兩下子嘛!看來我總算能打起精神了。不過,小妹妹,妳弄破姐姐的衣服,容姐姐先去更衣如何?」
  「隨便。」靈冰不知道她想耍什麼花樣,卻也不怕。
  「等著我呀!」花菱嬌笑一聲,翩然離去。
  聽她腳步輕盈無聲,靈冰便知道她不只有異能,武功也不低。
  靈冰一出手,就讓花菱吃虧,多少給天穆國掙回點面子,眾人心中快慰,陵尹昱高聲叫好,就連陵尹敬軒的神色也明朗了些。
  夏侯景看著靈冰的眼神則深沉了幾分。
  如果他剛才沒有看錯,那位姑娘周身好像出現了白霧……他博聞強記,更酷愛招攬奇人異士作為門客,卻從來沒見過,也沒聽說過跟霧有關的異能。
  瞄了陵尹敬軒一眼,見他似乎沒有要解說之意,夏侯景也只能繼續看下去。
  花菱速度很快,不到一盞茶工夫就換上一身黑白相間的勁裝,折了回來,頭髮也束起,比之前更乾淨俐落。
  「小妹妹,讓妳久等了。我們來好好玩玩吧!」話音剛落,她十指齊動,隨著一陣金屬撞擊聲,兵器架上的兵器盡數飛起,在半空中鋪開,朝靈冰圍攏。
  靈冰飛速掐訣,白霧乍現,凝結成數十枚冰凌,撞向漫天飛舞的兵器,只聽叮叮噹噹一陣亂響,兵器被盡數震飛、散落。
  因為靈冰的速度不比之前快,加上花菱有心留意,這次倒是看清楚了震落兵器的暗器竟然是冰!
  沒想到這丫頭也會異能!?
  驚訝之餘,花菱勾動十指,那些即將落地的兵器再次騰空而起,聲勢凌厲地射向靈冰。
  眼見那瘦小的身體就要被刺得千瘡百孔,陵尹昱急得想大叫:「小……」卻見靈冰身形一晃,原地消失,下一秒竟出現在花菱身後!?
  背後一道寒氣襲來,花菱頓覺不好,雙腳一踩地面,身形頓時拔高數米,躲過這一擊。於此同時,原本被她操控的兵器相互碰撞,落了一地。
  「原來如此。」看著半空中的花菱,靈冰唇角微翹。
  花菱不只能控制物體,還能控制身體,輕功加控物,速度比常人快了不只一倍,就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別人的身體?
  靈冰雙手連連掐訣,白霧和熱氣同時從左右掌心湧出,藉著氣流旋轉之力飛身而起。
  懸浮在半空中的花菱見靈冰逼近,急忙落回地面。
  然而,雙腳還未沾地,靈冰卻已經搶先一步到了定點,花菱臉色大變,下意識地勾了下手指。
  感覺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推了一把,靈冰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砰地一聲摔出數米外,激得塵土飛揚。
  「啊!」看台上頓時傳來一片驚呼。
  「該死!」陵尹昱見靈冰吃虧,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
  從交手開始,花菱就處於被動,好不容易反客為主,自然不肯放過反擊的好時機,十指齊動,散落在地上的兵器又重振雄風,飛向靈冰,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道,都比之前強了不少。
  靈冰躍身而起,同時雙手掐訣,白霧乍現,凝結成冰,又一陣叮叮噹噹亂響,兵器再次被震飛。
  被反斥之力逼得後退數步,花菱臉上沒了悠閒之色。
  這丫頭的反應比她預料得快多了,她開始納悶難道只有那一招管用嗎?
  見花菱面露沉吟,靈冰便知道她要上鉤了,打鐵趁熱,身形一晃,瞬間來到她身前,手中冰刀泛著寒光,攔腰掃去。
  情急之下,花菱來不及思考,手指一勾,靈冰又一次被「推」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反覆幾次都是相同的結果,看來這丫頭只對這一招毫無招架之力,雖然使用起來比較耗費體力,不過盡快打贏就沒問題!想著,花菱同時勾動十指。
  靈冰身體失重,整個人懸在半空中,還故意揮動手腳,做出慌亂的模樣。
  花菱見狀,唇邊染笑,手指再勾,躺在地上的兵器盡數立起,尖端向上,齊齊飛向浮在半空中的靈冰。
  很好,她等的就是這個!靈冰嘴角微微一勾。
  雖然花菱的力量不小,可還不足以控制她,想穩住身形,可說是易如反掌,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假摔,除了要引誘花菱不斷地使出這一招,也是為了接近看台。
  現在她離看台和那女人很近,她打算借用花菱的力量殺了那女人!
  其實,她想殺誰大可直接潛入,一刀了事。可那女人不一樣,她不僅心腸歹毒,還是一國皇后,殺她容易,要脫身就有困難,還可能給陵尹白的皇帝老爹惹來一堆麻煩,陵尹白若是泉下有知,會難過的。
  可如果在觀看比試時發生了「意外」,那就怪不得她,更怪不得水雲國的來使,要怪只能怪那女人運氣不好!
  花菱接連出招,顯然想置靈冰於死地,看台上眾人的心都高高提起,陵尹敬軒雙手不自覺地抓緊椅子扶手,陵尹晏眉梢高挑,陵尹昱則急得大喊:「三嫂,小心啊!」
  唯有岳皇后在心裡祈禱靈冰就這麼死了。
  然而,老天爺似乎沒有聽到她的祈禱,兵器抵達靈冰身前時,白霧乍現,夾雜著火光高速旋轉,將兵器盡數納入漩渦中,唯有一把短劍脫離,飛向岳皇后,速度快過離弦之箭。
  眾人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眼見岳皇后就要被刺中,一道人影一閃,陵尹晏擋在她身前,短劍貫穿他的右胸,一道血柱噴出,濺了岳皇后滿頭滿臉。
  「老四!」陵尹敬軒飛撲過來,趕在陵尹晏落地之前接住了他,大聲喝道:「太醫!」
  眾人紛紛回魂。
  「四哥……」
  「晏兒!?」
  沒想到陵尹晏會去擋劍,靈冰瞬間失神。
  花菱趁機十指齊動,無數枚細小、閃著碎光的東西射出。
  見靈冰依然兩眼發直地盯著看台,她心中大喜。
  看來這一擊定然得手!
  然而,下一秒,靈冰抬起手臂,白霧乍現,寒光四溢,花菱甚至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反彈回來的三棱針穿成了刺蝟。
  「怎麼……可……能?」花菱雙眼大張,砰然倒地。
  這可是她的絕招,不到萬不得已,不輕易使用,現在竟然被一個丫頭揮揮手就破了!?這讓她如何甘心?
  眼見花菱倒下,夏侯景沒有說話,只對身邊的少年使了個眼色。
  少年飛身掠下看台,幾個閃身來到花菱身前,伸手探了下她的頸部後,微微鬆了口氣,便將她打橫抱起,準備離開,卻見靈冰身形一晃,一頭栽倒。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5/08/25.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