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潮文字 » 9789869180337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喵妖2 植物の妖
商品名稱:喵妖2 植物の妖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180337

庫存量:10



作者簡介

沐茗
80後女生,騰訊簽約作者。
大學時就讀英語學系,卻對寫作情有獨鍾,曾經寫過60萬字的校園小說、若干中短篇小說和散文等。
大學畢業後,因身體狀況不好,未能及時就業,便以此為契機,成為專職寫手。


星座:雙魚座。
性格:多愁善感,喜歡幻想,有點小幽默、小迷糊。
愛好:讀書、中國畫、刑偵劇、做菜。
優點:大眾臉,誰見都說像熟人。
缺點:路癡、運動白癡、暈車黨。
寫作風格:努力撰寫溫馨、細膩、海枯石爛的愛情故事。此外,一直很想寫部驚天地泣鬼神的懸疑小說,卻因為種種限制,沒能實現。
現居地:山東濟南。

繪者簡介 
滿(麻先みち)
雜食性的兔雞,對青春運動類型的作品沒有抵抗力,嚮往和風、喜愛美腳,目標提升畫力。
2012角川華文輕小說暨插畫大賞之插畫組銀賞得主。

PLURK:iawei__
BLOG:iawei.blog.shinobi.jp

 
她知道飯可以多吃,話不能亂說,卻不知道房子也不得亂闖!?
不過是因為閒著無聊,想起她九命靈貓的「本業」,
決定去闖一下王府,好發個小財,
誰知這一闖,竟碰上了一個玉面煞星!
幾招過後,她得知這個搞破壞的傢伙,其實和她一樣是妖精來著,
可同種卻不同類,交情可說是零蛋一個,
而這牡丹化身的植物の妖顯然也是鐵了心與她槓上,
使出渾身解數,就想迅速將她KO!
雖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可她偏偏對地府旅遊一點興趣也沒有,
他的好意,她只有心領了……

澄林文化 喵妖2 植物の妖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十一章 牡丹花妖

  繞著後花園跑了十幾圈,靈冰感覺有些累,便尋了個陰涼的地方坐下。
莫如花的身體實在太過弱小,又沒有半點武功底子,如果沒有法力支撐,就只是廢人一個,一旦遇到敵人,就只有挨打的份,只是現階段她的法力並不穩定,碰上烏龍骨更是完蛋!
有了前幾次的教訓,她決定好好鍛錬身體,從最基本開始,免得以後又受制於人,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決冰火相剋的問題,要是身體太弱,下次煉獄之苦降臨,恐怕也難以支撐下去。
這幾天,她一直沒跟陵尹白單獨說話,雖然對他母妃之事感到好奇,卻沒有機會再提起這個話題,他還是跟之前一樣嬉皮笑臉,喋喋不休,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的臉,她心頭總會湧上絲絲酸楚……
其實,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留下來,也許是因為他說的話、也許是因為他當時的眼神……認識他的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她從來沒見過他流露出那樣悲傷的神情,他應該很內疚吧?因為當初沒有能力救自己的母親……
此時,腳步聲由遠及近,打斷了她的思緒,抬眼望去,只見寶盈引著一個人走了過來,那人一身明藍色衣裙,秋波帶媚,正是陵尹晏的妾室——夏如薰。
寶盈笑吟吟道:「靈姑娘,您應該認識順王爺家的薰夫人吧?薰夫人是特地來探望您的,奴婢不知道您什麼時候回前院,也不好讓薰夫人等著,就引她前來找您了。」
夏如薰會來找她,靈冰感覺有些意外,卻只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靈姑娘,我能跟妳聊聊嗎?」夏如薰笑意嫣然地看著她。
「奴婢還有事,先行告退了。」寶盈識趣地離開了。
不等她走遠,靈冰便彎起唇角道:「妳是為那天之事來找我的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來找妳……」夏如薰的笑容裡摻雜了一絲苦澀,「從宮裡回來後,四爺表面看來和平日無異,可我卻看得出他心情很不好。」
「不會連妳也認為他看上了我吧?」靈冰不以為然地笑了下。
夏如薰驚訝地望著她,「不是嗎?」
「我還以為像妳這麼聰明的女人,會很瞭解自己的丈夫呢!」
「那四爺為什麼會……」
「妳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我跟他沒那麼熟。」
夏如薰眼波微蕩,而後輕輕地旋起笑渦,「人人都認為四爺是個沉迷女色的浪蕩子,可是我跟了他這麼久,卻感覺自己從來沒有真正看透他,我總覺得他心裡藏著什麼,深得讓人無法觸及。」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個?」
「嗯?」對她的疑問,夏如薰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我不知道妳的四爺那天發什麼神經,不過我可以肯定地告訴妳,他對我沒什麼好感,我對他更是沒有半點興趣,沒把他當仇人已經是我最大的仁慈了,妳還是把精力放到別的女人身上,不要在我這裡浪費彼此的時間!」靈冰眼眸微瞇,目光清冽如霜。
夏如薰沒想到她說話會如此直接,神情甚是尷尬。
「靈姑娘,我想妳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知道妳喜歡的是三爺……」
「如果妳是來找我閒話家常,那妳一樣找錯人了。」靈冰不客氣地打斷她的話,「我對那些事情也沒有興趣,我還要練功,快走,不送!」不等夏如薰回應,靈冰起身離去。
看著那瘦小的身影走遠,夏如薰才收回目光,自問道:「四爺不喜歡她嗎?」隨即苦笑了一聲。
這話之前她或許會信,可在豐元節家宴上見到四爺那樣認真請求的模樣,她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四爺對靈姑娘絲毫沒有動心,更何況靈姑娘真的很特別,特別到同為女人的她,也有某種程度的心動。

  練了幾回拳腳,靈冰實在有些忍不住了,蹙起眉頭看向花木濃密之處,「出來!」
枝葉動盪,一個嬌小的人影慢吞吞地走了出來,一身淺粉色衣裙,五官精緻,眉心中央還生了顆小小的胭脂痣,憑添幾分嬌柔,她飛快瞟了靈冰一眼,便垂下頭,雙手不安地揉搓著一條白色絲帕。
見她這般嬌怯的模樣,靈冰心頭的不悅稍稍減輕。
「妳偷看我不只一次了吧?為什麼要偷看我?」
這幾天,她總感覺有人在暗處看著自己,本只當是府裡的下人,不想過於在意,可被一雙眼睛直盯著,感覺實在不怎麼舒坦,最後她還是忍不住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女子慌張地道,聲音甚是清脆動聽。
半晌沒聽到靈冰搭話,她緩緩地抬眼,見靈冰正靜靜地盯著自己,神情越發不安,「那個……我……我……」
支吾了半天,她終究還是什麼也沒說出來,只是匆匆鞠了個躬,便拉起裙襬跑開了。
靈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個時代的女人都怎麼回事?扭扭捏捏的,令人不爽快!
深吸了口氣,她伸展四肢,準備繼續練功,卻聽寶盈遠遠地喊道:「靈姑娘。」
「有事嗎?」靈冰收回拳腳。
「剛才看到月夫人慌慌張張地離開,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說著,寶盈回頭望了一眼。
聽她提起那個女人,靈冰問道:「月夫人是何身分?」
寶盈這才想起什麼,拍了下手掌,說道:「靈姑娘還不知道吧?王爺有位侍妾,就住在涼薇院。」
「侍妾!?」靈冰有些驚訝。
她在甯王府也住了不少日子,這還是頭一次聽說陵尹白有妾室。
「是啊!月夫人是王爺從暢春樓贖回來的,性子有些怯弱,不太出來走動……」
「對了,妳找我有什麼事?」靈冰突然打斷她的話。
「啊!晚膳的時辰到了,奴婢來請您回去用膳。」
「回去告訴小白,我還不餓,要再練一會兒功,讓他先吃吧!」
「王爺和程公子他們出去了,恐怕不會回來用膳。」
「那就你們吃吧!」
感覺她有些不對勁,寶盈意識到自己可能說錯話了,語氣變得小心翼翼:「靈姑娘,其實月夫人她……」
「跟我無關,妳回去吧!」靈冰自顧自地練起拳腳。
寶盈本想說再什麼,又怕多說多錯,只好轉身離開。

  直到天黑之後,靈冰才回到房裡,看見桌上擺了些飯菜,估計是寶盈為她留的晚膳。
換下衣服,她簡單地漱洗了下,坐到桌前,卻沒什麼食慾。
不想承認自己在乎某些人事,最後她還是勉強吃了幾口,但終究食不知味,只好放下筷子。
察覺到她精神不好,黑風跳進她懷裡,討好地磨蹭著她的下巴,「喵……喵……」
「放心,我沒事,可能一下練太久,累了。」靈冰彎起嘴角道。
「喵……」
「要我早點休息嗎?嗯,反正也沒什麼事,就早點睡吧!」
請下人將桌上的飯菜收走,她洗了個熱水澡,便早早上床。
躺在床上,她翻來覆去,卻怎麼也睡不著。
直到暮鼓聲響起,她索性一骨碌爬起來。
黑風被她嚇到,跳起來對著她喵喵直叫,似乎在抗議。
「黑風,我們在別人家白吃白住,不太好吧?反正也沒事可做,不如去弄點銀子來花花?」說著,靈冰伸手撫了撫黑風的腦袋。
「喵!」黑風興奮地搖著尾巴,顯然也不喜歡安分,更何況這是靈冰第一次說要帶牠出去,牠當然求之不得。
俐落地換好夜行衣,靈冰的雙眼在黑暗中熠熠發光。
「走吧!不能讓九命靈貓的名聲荒廢太久,不然有人會失望的。」
「喵!」黑風迫不及待地跳上她的肩頭。

  站在院牆下,放開五感細細探查,發現牆外沒有巡邏的官兵,靈冰腳尖一點,躍過了牆頭。
落地時,腳下傳來啪地一聲輕響,一股濃郁的芳香傳來,她低頭一看,發覺自己踩到了一株牡丹,不禁微微蹙起眉頭。
她不記得這裡有種花,而且時已入秋,這牡丹竟還盛開,真是奇怪!
見她愣住,黑風有些急了,昂首蹭了下她的臉頰,示意她快走。
靈冰輕拍牠一下,要牠稍安勿躁,便俯下身來,將那株被她踩倒的牡丹扶正,才施展輕功,避開人息,從後牆出了王府。
因失眠而心血來潮,想要做一回神偷,可事先沒探聽消息,現下站在空無一人的小巷中,她竟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華京這麼大,要去哪家發財才好呢?
反正已經出來了,就邊走邊看吧!
於是,她選了個方向,走出約莫四、五哩,前面出現了一個大宅。
「喵!」黑風興奮地低叫一聲。
靈冰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幾個閃身,雙腳點踏樹幹,眨眼間便到了樹頂,立在枝頭上遠眺——
大宅內庭院幽深,屋脊重疊,跟甯王府不相上下,顯示這宅邸的主人肯定非富即貴。
才這麼想著,靈冰就見遠方走來一隊巡視的官兵,腰間佩刀,手提的燈籠上寫著一個大大的「康」字。
這派頭、這名號,她能想到的只有一個人——康王陵尹陽。
還真巧,竟讓她摸到康王府來了!
豐元節的皇室家宴上,這六皇子讓她倒足了胃口,往常她會毫不猶豫地潛進去,在那位臭屁皇子的腦門上留點紀念,不過,現在她畢竟頂著陵尹白家眷的名號,萬一有個不慎,暴露了身分,定會給陵尹白惹禍上身,所以還是另尋別家吧!
正要縱身躍下,她瞥見兩道黑影,是兩名身形高大的男子,他們都身著夜行衣,以黑巾蒙面,只露出精光四射的眼睛。
這兩個人武功不低,速度極快,轉眼間就到了牆邊,四下張望一番,便先後越過高牆,跳進府裡。
這個時代還真有趣,隨便出來逛逛都能碰上同道中人!靈冰饒富興致地彎起唇角。
「黑風,我們跟去看看好不好?說不定可以跟著混進去呢!」
「喵!」黑風低聲叫著,眼中滿是興奮之色。
靈冰伸手從懷裡掏出一條黑巾蒙面,腳下輕踩,藉著樹枝的彈力飛身而起,虛踏幾步便穩穩地落在牆頭,居高臨下望去,只見那兩名男子已經穿過後花園,奔向前宅,再不追去,恐怕就跟不上他們了。
她身子前傾,正要跳下牆頭,卻突然聞到一股刺鼻的香味,她下意識地屏住呼吸,急急掃視四周,蹲在她肩頭的黑風則是弓起身子,雙眼警覺地盯著某個方向,口鼻發出嗚嗚的示威聲。
靈冰順著牠的目光看去,發現那邊空氣震盪,流轉得越來越快,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正朝她吞噬過來。
她瞳孔驟縮,身子向後飛退的同時,雙臂在身前劃了兩個半圓,頓時霧氣繚繞,迅速凝結成數道冰凌疾射而出,直直地撞上那空氣漩渦,只聽啪啪幾聲,冰凌被旋轉的空氣攪碎、吞噬,她立刻臉色大變。
冰凌和空氣漩渦碰撞的瞬間,她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法力……有人在用風術!
她一邊飛身後退,躲避著空氣漩渦,一邊急急掃視,搜尋著驅動風術之人的下落,可目光所及之處,空氣都扭曲震顫著,根本無法看清,而且四處瀰漫著濃烈的香味,阻隔了她的嗅覺。
有空氣的地方就能生風,這次她遇上剋星了!
「喵喵喵!」黑風感覺到危險,不安地連聲叫著。
靈冰伸手拍了牠一下,示意牠快逃。
牠猶豫了一下,還是從她肩頭跳了下去。
空氣震動得越來越厲害,風胡亂撕扯著靈冰的衣服和頭髮,蒙面巾也被捲走了,她知道無路可逃,索性不浪費法力,冷眼靜觀,只等驅動風術之人現身,再伺機尋找制勝的機會。
空氣漩渦到了眼前,卻沒有將她吞噬之意,而是與周圍的空氣融和,變成一個更大的漩渦,置身於漩渦中央,她反而感覺不到風勢,而是被窒息感籠罩著,胸口悶痛,彷彿隨時都會炸裂。
就在她以為自己會死去時,旋轉的空氣突然停下,新鮮空氣毫無徵兆地大量湧入胸腔,撞得她胸口生疼,不自覺地往後一退,卻頓覺腳下一空。
她大吃一驚,正要穩住身形,整個人已經踏入虛空,輕飄飄的,無所依傍。
四下掃視一眼,房屋、樹木、小巷都不見了,只餘一片虛無縹緲的空間,靈冰的心猛地一沉。
這不是迷陣,也不是幻術,而是絕域!
絕域乃人的絕對領域,施術之人在這個領域中是至高無上的,可以主宰被納入這個領域的所有人和物,那不是一般修煉之人可以擁有的,必須擁有千年以上的法力,看來她今天是遇上高手了!
破解絕域的唯一辦法,就是找到域門。但在絕域裡,一切感官都無法發揮作用,即便勉強用了,得到的資訊也是錯誤的,只能用心念來找,斂住心神,摒棄五感,讓自己的意念無限擴散,一點一點地融入這個空間之中……
就在她即將忘卻個體,把自己變成這個空間的一部分時,樂聲驟起,生生切斷了她意念的觸角,她霍然睜開眼睛,看到空虛中漸漸顯露出一個白色背影。
那是個端坐撫琴的男子,白色的長袍下襬繡著大朵牡丹;烏黑的長髮披在腦後,幾縷髮絲隨著撫琴的動作飛揚,雖然看不到他的容貌,卻能感覺他周身散發出冷傲、高貴的氣息。
樂聲如珠轉玉盤,從他指尖不斷地流淌出來,悅耳動聽,還帶著一股不可抗拒的魔力,彷彿要將人的心念都吸引到他的樂音中。
靈冰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樂音,其中灌注著法力,一旦沉迷,便會失去自我,成了刀俎上的魚肉,而這人影也一定不是真實的,因為沒有人會背對著敵人,就算是頂尖高手也萬萬不會冒這個險!
「你是什麼人?」她斂住心神,冷聲問道。
男子沒有回答,可撫琴的動作卻越來越快,樂聲如同被一隻無形的手驟然拉到高處,變得空靈而廣闊,從四面八方繚繞而來,不只傳進耳朵,還會侵染、吞噬身體的每一個毛孔……
靈冰感覺渾身發麻,彷彿要被融入樂聲之中,饒是心念堅定,也止不住陣陣恍惚。
看來現在沒辦法用心念來尋找域門了,可坐以待斃也不是她的作風,於是她舞動雙臂,掐了無數個訣咒,周身頓時霧氣蒸騰,旋轉、凝結,冰菊再現。
「去!」她輕喝一聲,無數銳利的冰凌朝四面飛射。
那人影在數以百計的冰凌穿過的瞬間,倏地消失不見,可樂聲卻沒有停滯,反而越發激昂、急促,幾乎讓人透不過氣來,心念稍差的人聽上一會兒,怕是會窒息而亡。
可靈冰卻沒有感覺到冰凌落地或是撞擊到東西的跡象,彷彿悄無聲息地沒入另一個空間,跟她斷了一切聯繫……
不對!
眼中清輝乍現,白霧翻騰間,一條粗壯的冰凌凝結而成,手朝上一指,冰凌破空而去,空氣震盪,樂聲戛然而止,壓力頓減,靈冰冷冷地彎起嘴角。
那人果然在上空……
對手並不知道她法力高低,即便身處絕域之外,看到飛射而來的冰凌,也會下意識地做出防備,可是稍早前,樂聲既沒有受到分毫影響,她也沒有感覺到法力的碰撞,那麼只有一種情況——這人不在她的攻擊範圍內。而她剛才唯一沒有攻擊到的地方,只有上空!
「妳很聰明。」空間沉寂下來的瞬間,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空靈而冷傲。
「多謝誇獎。」靈冰神情悠然,精神卻已經高度集中,搜尋著聲音的準確位置,「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什麼來頭了吧?」
「想知道,得先勝過我!」男子的語氣充滿傲氣。
「只怕我勝了你時,你已經沒有說話的力量了。」靈冰的語調甚是俏皮,可聽在對方耳裡,卻帶著濃濃的諷刺和蔑視。
「好大的口氣!」男子的聲音冷怒,空氣又震動起來,窸窣聲從四面八方傳來,越來越響,越來越快,從細碎到連成一片,如同千百棵大樹在風中搖動。
眨眼間,綠色鋪滿了整個空間,數以萬計的牡丹枝葉迅速伸展,橫斜交錯,抽出花莖,結成花苞綻放,色彩繽紛,花樣繁複,相間成趣,一時香氣大發,將嗅覺完全覆蓋。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靈冰瞳仁驟縮。
「你是蒼月教的?」
「果然是妳!」男子答非所問。
「原來你是牡丹花妖。」靈冰神色微沉。
上次雖然看到滿院子的牡丹,可她並沒有想到是妖。
天地萬物皆有靈,不過植物之靈修煉起來要比動物之靈艱難千百倍,因為植物之靈雖然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可以獲得更多天地靈氣,卻很難脫離自己的根,成為自由之靈,因此這類修煉者就如同地縛靈,只會在特定的領域出現,為了保護靈根純淨,也不會和包括人在內的一切生物接觸。
可這牡丹花妖顯然已經達到無懼無限的境界,修煉遠不止千年,原本的她,就未必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如今的她……
「你千方百計找上我,有什麼企圖?」她冷聲問道。
本以為這時代的氣候與她原來的時代不同,所以牡丹入秋開花也不無可能,可現在想想,那株牡丹應該是他安插在陵尹白府上的眼線,為了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看樣子,她會異術的消息,已經遠近馳名了。
男子不作答,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一時枝葉晃動,原本雜亂無章的牡丹迅速排列,同色相連,七色相間,形成了一個七絕牡丹陣。
這個陣法比之前她在小院中遇到的要強大數倍,她可以感覺到每一片葉子和花瓣都散發著凜冽的殺氣。
這人認真了!
靈冰雙眼冷鋒畢露,雙臂連連揮舞,飛速地掐著訣咒。
此陣無眼,全在同氣連枝的掌控,因此她也不必費心找破綻,只要拚盡全力一搏。
白霧湧動、擴散,將數株牡丹籠罩其中,還未凝結,就見空氣攪動成風,席捲著白霧,不安定地翻騰著。
靈冰早就料到他會用這一招,訣咒連掐,無數冰凌從她周身疾射而出,只聽一陣亂響,一大片牡丹被攔腰折斷。
要破除這個陣法,只能辣手摧花!
遍地的牡丹瞬間消失不見,但她頂上還有數以萬計的花枝抖動、伸展,朝她圍攏過來。
在絕域中,七絕牡丹陣會成為迷陣,而且比山谷中的要精密得多,五感探知的一切未必是真的,唯一能相信的只有心念。
然而,只要她動用心念,那男子就會用樂聲加以干擾,讓她陷入危險的境地……既然無法得知他的準確位置,只有全方位攻擊了。
心思轉定,雙手連連掐訣,霧氣再次瀰漫,在風起的同時,冰凌在她周身凝結,穿透糾纏的風和霧,朝四面八方飛去。
法力碰撞,風驀然停住,一陣聲響後,芳香大盛,夾雜著汁液的苦澀味直衝鼻翼,靈冰感覺到殺氣驟減,剛想鬆一口氣,便見零落的花田震動起來,折斷的花莖伸展,長出新的枝葉;花苞迅速綻開,一朵朵豔麗的花怒放,如同一張張笑臉,嘲笑她的無用之功。
她眼神一凜,再次掐訣,驅動冰凌折花摧葉,可無論摧殘幾次,牡丹就重生幾次,一旦她停止攻擊,它們便無限伸展枝葉,朝她包圍而來。
她心裡清楚,這樣下去,只會耗盡法力,卻又不得不攻擊,額上已經冒出細密的汗珠,她氣血翻騰,體內的力量也無法維持平穩,被壓抑的力量正蠢蠢欲動,隨時都可能會爆發……
還來不及喘口氣休息一下,那催命之聲又響了起來,濃烈的殺氣一路迫近,這讓她想起被陵尹牧野追殺的狼狽模樣,一股怒火自心底生起,雙臂舞動,速度之快,在半空中留下無數殘影,遠遠看去,就像一個碩大的花盤,白霧升騰,可還來不及凝結,又霍然散去。
靈冰感覺到體內的異樣,想要收住力量,卻已經來不及,熱氣夾雜著火光從她周身噴出,與她之前釋放出來的冰氣劇烈碰撞——
地動山搖,一股巨大的氣浪將她席捲而起,拋向半空,又猛地扯下,全身氣血如同燒開的滾水般翻騰,將她所有的力氣消融殆盡,她無法穩住身形,只能任由氣浪將她重重地摔在地上,頓時頭暈眼花,痛徹骨髓,一口鮮血隱忍不住地吐出。
熱浪從四周一波波湧來,花朵的香味、汁液的苦澀和燒焦的氣味摻雜在一起,竟成一股刺鼻的腥臭之氣,她強忍住嘔吐的慾望,定神看去——
房屋、樹木、小巷一一映入眼簾,絕域竟然破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那股不受控制的力量竟然將絕域破了!?她不會是在做夢吧?
她飛快地閉眼再睜開,依然是之前看到的景象,不是那個虛無縹緲的空間,還有燒焦的枝葉、花朵狼籍地堆在地上。
此時,風驟起,熱浪煙霧、殘枝敗葉統統被席捲乾淨,一個白衣人影現出,直身而立,衣襬長長地拖在地上,顯得他身形高大挺拔。
看到他的背影,靈冰便覺得他冷華難抑,迎上正面,那肅若寒星的雙眼、微翹的嘴角,更顯得冷峻不凡,猶如一座遙不可及的冰山。
「妳是什麼來頭,竟能冰火共用!?」白衣男子一雙深邃的眸子緊盯著靈冰。
靈冰對他居高臨下的目光甚是反感,撐著身子站起,冷冷地道:「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丹宸。」他吐出兩個字,見靈冰的目光還是清冷地盯著自己,並沒有什麼反應,他又加了一句:「我的名字叫丹宸。」
「這又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說過,妳勝了我,我就會告訴妳我是誰。」明明是承認失敗,他卻依然傲氣不減,「現在該妳回答我的問題了。」
「如果我不回答呢?」靈冰冷笑一聲。
「那就再比試一次。」他眼神倨傲地盯著靈冰,「我勝了,妳便要回答我的問題。」
「如果還是我勝呢?」
「這次一定是我勝!」
「是嗎?」靈冰嘴角翹起,不等那抹邪俏的笑意漾開,眸中精光一現,周身的空氣微微震顫起來。
感覺到一股煞氣撲面而來,丹宸提起幾分警覺,卻不見她移動,只是原本漆黑的瞳仁泛出藍綠色光芒,幾乎抹去了她周身的黑暗。
她閉了下眼,再次睜開時,瞳仁已經變成了藍綠色,周圍還染著一層金色光澤,圓亮剔透,如同兩顆珍稀的寶石。
「妳……是貓?」丹宸眼中有了驚訝之色。
「你走運了,這一招我也沒用過幾回,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靈冰答非所問,仰頭發出一聲清嘯,乍聽之下綿軟清高,再聽悠長遼闊,空氣振動,花樹和音,響徹天際。
一陣風旋轉掠過,掀動衣衫噗噗作響,丹宸雙眼大睜,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女子,分明是那般瘦小纖弱,為何他卻感覺到一股無法言說的氣勢?她明明比他矮了數截,為何他卻覺得自己是在仰望她?
周圍的空氣微微振動,黑暗中,有無數輕微而幾被忽略的腳步聲迅速靠近……丹宸回過神來,冰冷的目光往四周掃視,看到無數泛著綠色、藍色、金色光芒的眼睛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迅捷無比。
他雖然是妖,卻沒有靈冰那樣出色的夜視能力,還分辨不出是什麼東西,可他敏銳地感覺到危險,雙臂抬起,大袖飛揚,拂動之下,牽引空氣流動成風,旋轉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如同一張大口,朝靈冰直撲而來。
靈冰料到丹宸會先發制人,早就掐了訣咒等著,他一動作,一道散發著灼熱氣息的白霧便從手中散發出來,高速旋轉,與那風之漩渦劇烈碰撞,發出如同爆破般的聲響後,各自分開,卻已經改變了原本的軌跡,分別從自己和丹宸的身側擦過。
沒想到她竟然看破自己的招數,丹宸吃驚之餘,正要再次發動攻擊,卻感覺那無數雙眼睛已經來到跟前,一貫冷傲無波的臉變了顏色。
是貓!大小不一,環肥燕瘦,五顏六色都有,數以百計,每一隻眼中都帶著濃濃的敵意。
丹宸從來沒被這麼多仇視的眼睛盯過,一時間竟然被這氣場震懾,忘了動作,就在他失神的瞬間,幾隻貓已經逼近了他。
「喵!」尖利的叫聲劃破夜空,幾個小小的身軀騰空而起,朝他臉上直抓,他急忙收斂心神,揮起大袖來擋。
沒料到他的動作如此之快,幾隻貓躲避不及,被他橫掃出去,摔進貓群中。
「喵喵喵!」同伴的失利,激起群貓的憤怒,數十隻貓從不同方向、不同角度齊齊撲了過來,亮出了尖牙和利爪。
丹宸大驚,再也顧不得許多,急急掐了個風訣,空氣快速旋轉,在他周身形成一道風牆,十多隻貓被風翼掃飛,撞進貓群中,剩下貓察覺到危險,急忙抽身後退,可有三隻貓竟然順著風流轉的軌道越過風牆,兜頭抓下——
丹宸急忙閃身躲避,可還是稍晚一步,其中一隻貓的利爪劃下,他白如冠玉的俊臉上登時多了三條細長的血痕。
另外兩隻貓雖然被他躲過,卻攀住了他的袍袖,上好的布料因此被抓成破布,露出一段白皙卻筋骨凸顯的手臂。
「找死!」丹宸大怒,手臂一揮,數道風刃朝四面飛射。
靈冰怕群貓受傷,隨手掐了個訣咒,凝成一道灼熱的水刃,迎著風刃撞了過去,砰地一聲,風刃減弱,水刃飛散。
她身形一晃,一股腥甜的液體湧上喉嚨,她強忍著沒噴出來,可群貓還是察覺到她的異樣,不安地叫了起來,她急忙穩住身形。
若是她倒下了,貓群也就散了,這可不行!
此時,丹宸已經驅散了幾隻纏人的貓,在周身迅速結了個結界,冷冷地看著靈冰。
「這應該是妳的保命絕招吧?」臉帶傷痕,衣袖破爛,丹宸的身形卻依舊傲岸如松,不見絲毫狼狽。
靈冰牽動了下嘴角,說道:「怕了嗎?」
這「百貓夜行」的確是她的保命絕招,不只耗費心神,還會損及修為,除非不得已,她絕對不會使用,可今日碰到這麼強大的對手,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我會勝妳!」丹宸傲然地說了一句,長袖拂動,一陣濃烈的花香襲來,窸窣聲不絕於耳。
他要使用七絕牡丹陣!
靈冰心一沉,口中發出一聲清嘯,貓群聽了齊齊調頭,飛速退散。
然而,牠們快,丹宸更快,牡丹從乾硬的地面冒了出來,迅速伸展,抽枝生葉,打苞怒放,抖動著排成七色相間的詭異圖案,有些跑得慢的貓被牡丹花枝纏住,頓時尖聲大叫,痛苦掙扎。
靈冰知道一旦七絕牡丹陣排列完成,群貓就逃不掉了,於是雙手連連掐訣,冰凌飛出,牡丹花枝應聲而斷,被纏住的貓得到解放,驚叫著急急逃竄。
直到花枝靜下,完成七絕牡丹陣,幾隻來不及逃脫的貓被淹沒在花陣中,不見蹤影,靈冰想要營救,卻已經來不及。
「這個仇,我一定會報!」靈冰雙眸帶恨。
丹宸抿唇不語,雙袖拂動,清風乍起,空氣扭曲,周圍的景物漸漸模糊……
又是絕域!
靈冰知道逃不掉了,索性也不浪費力氣,能搏一時是一時。
在景物即將徹底消失的瞬間,一道紅光飛馳而來,撞進絕域之中,紅光落地,牡丹枯萎一片,且以那一片為中心,迅速往外擴散,轉眼間,滿地的牡丹都變成枯枝乾花,絕域也轟然而散。
丹宸大驚失色,目光冰冷地看向那紅光,「什麼人?」
「喵!」一聲貓叫響起,一個小小的黑影直直撲進靈冰懷裡。
「黑風!?」靈冰驚訝不已,「你剛才做了什麼?」
「哎呀,小冰冰,原來妳在這裡啊!」不等黑風應聲,一個人影從小巷轉角處閃了出來,奔向她時,踩得地上那些乾枯的牡丹嘎吱作響,「哇!這是怎麼了?滿地都是乾柴,你們要烤紅薯嗎?加我一個……」
一張嘴喋喋不休,滿臉讓人火大的嬉笑,不是陵尹白還有誰?看到他的瞬間,靈冰甚至忘了自己的處境,翻了個大白眼。
「你是什麼人?」丹宸眸光冰冷,語帶警覺。
陵尹白不理會他,逕自跑到靈冰跟前,「小冰冰,妳也太不夠意思了,大半夜跑出來玩,也不叫我。」
「你怎麼會來?」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靈冰只覺胸口如同中刀般刺痛,眼前陣陣發黑,雙腿打顫,幾乎站不穩。
「小冰冰,妳沒事吧?臉色好難看!是不是著涼了?走,我帶妳回家看大夫。」陵尹白背起靈冰就要離開。
感覺自己被忽視了,丹宸眼中有了怒色,大袖一拂,數道風刃便朝他們飛射而來。
「小心!」靈冰急聲提醒。
陵尹白卻像沒聽見般,非但不躲避,反倒迎著風刃撞了過去。
靈冰大驚失色,正要出手援救,卻見他身上突然散發出一層淡淡的紅光,風刃撞進紅光中,竟然悄無聲息地消融了!?
稍後,紅芒散去,陵尹白毫不停頓地從丹宸身邊走了過去,讓靈冰驚訝不已。
「小白,剛才那是怎麼回事?」
「啊?什麼怎麼回事?」陵尹白轉頭看了她一眼,隨即恍然大悟,「妳是問我為什麼背得動妳嗎?這太容易了!妳身上又沒幾兩肉,以後可要多吃點,不然可是會被黑風比下去的。」
「喵!」黑風抗議地叫了一聲。
靈冰聽他顧左右而言他,也不再多問,只是覺得剛才那情景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可卻一時想不起來……
突然感覺到一道冰冷的目光射來,她回頭一看,只見丹宸靜靜地站著,長袖垂下,眼中滿是不甘,卻沒有再次動手之意。
這一場鬥法,他雖然佔了上風,卻也被靈冰消耗了不少法力,一時間又摸不透陵尹白的路數,自然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陵尹白將靈冰帶走。
當他們消失在小巷裡時,丹宸撫了下胸口。
這顆心冷寂了千百年,今夜第一次漾起漣漪,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只覺得酸酸甜甜的,很是新奇。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5/08/07.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