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潮文字 » 9789869180313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喵妖1 九命靈貓開外掛
商品名稱:喵妖1 九命靈貓開外掛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180313

庫存量:10
出貨時程: 3-4 天
列印商品資訊



作者簡介

沐茗
80後女生,騰訊簽約作者。
大學時就讀英語學系,卻對寫作情有獨鍾,曾經寫過60萬字的校園小說、若干中短篇小說和散文等。
大學畢業後,因身體狀況不好,未能及時就業,便以此為契機,成為專職寫手。


星座:雙魚座。
性格:多愁善感,喜歡幻想,有點小幽默、小迷糊。
愛好:讀書、中國畫、刑偵劇、做菜。
優點:大眾臉,誰見都說像熟人。
缺點:路癡、運動白癡、暈車黨。
寫作風格:努力撰寫溫馨、細膩、海枯石爛的愛情故事。此外,一直很想寫部驚天地泣鬼神的懸疑小說,卻因為種種限制,沒能實現。
現居地:山東濟南。

繪者簡介 
滿(麻先みち)
雜食性的兔雞,對青春運動類型的作品沒有抵抗力,嚮往和風、喜愛美腳,目標提升畫力。
2012角川華文輕小說暨插畫大賞之插畫組銀賞得主。

PLURK:iawei__
BLOG:iawei.blog.shinobi.jp

 

喵ㄠ嗚~~
她不是太厲害,只是老天「有保庇」!
輕小說新銳作家沐茗首波力作——
喵界甜姊兒的奇幻冒險,就此展開……

靈冰,九百歲的貓妖一名,
不知怎地被個姓陵尹的道士給盯上,一連追殺了十年,
說是因為「祖上有交代」,必須除掉她!?
呃……雖然她逆天活了上百年,卻從來沒有做過害人之事,
那道士的祖先要不是個「老番癲」,就是腦袋「秀逗」了!
不過,這種「症頭」想必會遺傳,那道士也是「阿達嘛控骨里」,
不分青紅皂白,非要置她於死地不可,
害得她僅有的九條命因此玩完!
剛準備去陰間報到,沒想到老天也一時失常,
讓她重生到了另一個世界——
人生從零開始,本來也沒什麼,
可她的法術靈力不僅平行轉移,而且還逆勢成長,
這……這外掛也開得太大了!


澄林文化 喵妖1 九命靈貓開外掛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楔子
凌晨時分,掩去了一天的喧囂,整個城市沉寂下來。
街道冷清,偶爾有一、兩輛車滑行而過,又很快隱沒在夜色裡,只有那些霓虹不知疲倦地閃爍著,為這夜晚粉飾絢麗。
在這絕大多數人好夢正酣的時刻,有兩道人影在高樓大廈的頂端跳躍、追逐,一白一黑、一前一後,速度快如流星。
白影纖細嬌小,看來是個女子;黑影高大挺拔,應該是個男人。
你追我趕,跨越了大半個城市,白影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最後停在一棟大廈的天台之上。
黑影隨後趕到,在與她相隔數米的地方停住。
「怎麼,不跑了嗎?」略帶磁性的男中音隱含著嘲諷的笑意。
這男人年約二十八、九歲,一身黑色T恤加牛仔褲,俐落地襯出他修長的身材;濃眉朗目、鼻梁挺直、唇線飽滿……分明的輪廓配上微鬈的棕髮,帥氣迷人。
然而,這樣一個打扮新潮的男人,腰間卻掛著一塊樸拙的牌子,手裡還握著一把古樸的短劍,與他的氣質格格不入。
不過,那塊牌子通體乳白,非石非玉,其上還刻著奇奇怪怪的符號;短劍雖未出鞘,卻寒光隱現,顯然都不是俗物。
「陵尹牧野,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女子冷笑著回身,露出一張精緻無瑕的臉龐,一身簡單得體的白色連衣裙勾勒出她美好的曲線,及肩的黑色秀髮柔順地披洩而下,更襯得她膚光勝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一條纖細白皙的手臂不自然地垂在身側,細看就能發現那緊緊收攏的指縫裡滲出血色,裙襬上也染著星星點點的血跡。
陵尹牧野微微揚起唇角,說道:「靈冰,如果我沒有記錯,這應該是妳最後一條命了吧?」
被稱作「靈冰」的女子星眸連閃,卻沒有說話,似乎是默認了。
「看來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做個了結了!」說著,陵尹牧野緩緩地抽出短劍,一股寒冽之氣頓時蔓延開來。
知道自己在劫難逃,靈冰反而沒了懼意,只是冷冷地盯著他,「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花費十年的精力來追殺我?」
「當然不是因為愛上了妳。」陵尹牧野語帶戲謔。
「難道是因為我跟你不同族?還是因為我愛上了跟你同族的男人?」
「這個世界有許多妖,跟人生活在一起的也多不勝數……」陵尹牧野不置可否道。
「那到底是為什麼?」驀然拔高的語調,彰顯出靈冰內心的怒意。
把玩著出鞘的短劍,陵尹牧野輕描淡寫道:「我不過是遵照陵尹家的祖訓辦事!」
「你家的祖訓寫著必須殺掉我嗎?」
「真聰明。」
「簡直欺人太甚!」靈冰厲喝一聲,顯然是被激怒了,周身的空氣突然流動起來,撩動她的黑髮,裙襬也高高揚起。
緊接著,一道冷氣從她張開的手掌散發出來,迅速凝結成一把冰凌劍,手臂一揮,冰凌劍以極快的速度射向陵尹牧野的眉心。
陵尹牧野眼神一凜,手中短劍劃出一道冷光,迎向冰凌劍。
「叮叮叮!」一陣碎響,一米餘長的冰凌劍化作無數冰渣,在他周圍散落下來,如同下了一場冰雹。
「妳法力全盛的時候,這一招都對我都沒用了,更何況妳現在法力所剩無幾,我勸妳還是不要作無謂的掙扎,乖乖束手就擒吧!」陵尹牧野緊盯著靈冰,眼中閃動著火焰光影。
「你休想!」靈冰咬牙切齒道,突然轉身往天台邊緣奔去。
陵尹牧野臉色一變,一把扯下腰間牌子,揚手甩了出去,「烏龍骨,去!」
那牌子頓時幻化出無數道光影,如疾風般射去,最後重重地打在靈冰的後背上。
「啊!」靈冰慘叫一聲,撲倒在地,一道淡淡的白影從她頭頂飛射而出,在高空中消失了蹤影。
看著靈冰的身體一點一點地縮小,最後化作一隻雪白的貓,陵尹牧野的身子一歪,也倒在地上。
鬥了七天七夜,他已經精疲力盡了。
不過,老實說,他並不認為這個妖女該死,無奈身為陵尹家的後人,他必須無條件遵從祖訓。
「各位祖宗,我耗盡十年之力,終於完成你們留下來的任務!現在,我們家族已經沒有危險了吧?」他對天苦笑。

第一章 九命靈貓
午後,莫府後宅一處不起眼的小院突然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著火了!著火了!快救火啊!」下人的驚慌呼喊打醒了所有人的午間清夢,後宅的女眷們紛紛披上衣服衝出來。
一個年逾四十的婦人擺動著過度豐滿的腰肢,一馬當先而行,將兩個丫鬟遠遠地甩在身後。
她正是莫府的當家大夫人。
「這不是那賤丫頭住的院子?」看清楚起火的位置,她先是鬆了一口氣,而後勃然大怒:「這個小賤人竟敢放火!?是想把我們都燒死嗎?」
「我就說人是逼不得的,狗急都會跳牆了,更何況是那丫頭?」一名女子陰陽怪氣地道。
她是大財主莫萬全新娶進門的九姨太,年紀只有二十出頭,容貌稱不上傾國傾城,卻生了一雙勾人的媚眼,巧笑盼兮間,風情流轉。
「人家都說,性子可是會血脈相承的……聽說那丫頭的娘親被逼得發了瘋,差點殺了人呢!」九姨太提起陳年舊事,讓大夫人的臉色又青了幾分。
「妳不說話,沒人會把妳當啞巴!」大夫人狠狠地瞪著九姨太。
「喲!這會兒還不許人說話了?」九姨太撇撇嘴,不盈一握的纖腰跟著扭了兩下,迷人的風姿撩動了在場每一個男人的心。
心裡暗罵了一句「狐狸精」,大夫人惡聲惡氣地對著一旁的家丁道:「你們還愣在這裡做什麼?想看整個莫府都被燒光?還不趕快滅火!?」
家丁們趕忙斂起心神,打了水奔向小院滅火,可幾桶水潑下,火勢非但沒有減弱,反而像是澆了油般,瘋狂地朝四周蔓延,嚇得家丁們驚聲尖叫,紛紛扔下水桶、水盆,抱頭鼠竄。
這時,往外飛撲的火舌轉而騰空升起,在小院上空形成一個碩大的漏斗狀火柱,先是高速旋轉,而後尾端如鑽頭般沒入屋頂,消失不見。
短短的幾秒中,奇變迭生,在場的人個個目瞪口呆,兩眼發直。
見過些世面的大夫人最先反應過來,急聲吩咐道:「快,快去看看!」
她不是關心住在裡面的人的死活,而是關心火到底滅了沒有。
話音剛落,便聽見砰地一聲巨響,房子和小院的牆同時迸裂成無數斷磚殘瓦,向四周飛濺開來,塵埃翻騰成一朵灰色的蘑菇雲。
緊接著,一個瘦小的身影穿過灰雲,凌空而來,白衣不染煙塵,髮絲輕舞輕揚。
在眾人面前輕盈落地,那人抬眸掃視周圍,臉上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驚訝。
看到那張熟悉的面孔,眾人紛紛從驚豔中回神。
「啊?這不是七小姐嗎?」驚疑的呼聲中,夾雜著一絲難以掩飾的失望。
看到被自己欺壓慣了的人,大夫人沒有多想,一如往常般惡言相向:「賤丫頭!妳想造反啊?竟敢……」
話未說完,女孩的目光銳利如刀地掃向她,「妳說什麼?」
大夫人頓時渾身一涼,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後面的話也硬生生嚥了回去,眼帶驚懼地開始細細打量面前的女孩,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前依然是那副骨瘦如柴的身體、黃黃瘦瘦的臉龐,唯一不同的……是眼神。
女孩的視線不再怯懦躲閃、不再盈淚欲泣,而是幽深沉靜,散發著冷銳的光芒,在陽光的照射下,那對瞳仁竟染著點點藍綠色光影,詭異而神秘,與之對視,令人膽寒,甚至有一種身陷寒潭的錯覺。
「妳……妳到底是誰?」大夫人頓時害怕了,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連說話都結巴起來。
「喲!姐姐才這個年紀,眼力就不行了嗎?」九姨太沒看到那雙眼眸,不知緣由,一心只想修理大夫人,連諷帶刺地說道:「她還能是誰?不就是妳最﹃喜歡﹄的七丫頭嗎?」
被九姨太這麼一攪和,大夫人的心神倒是鎮定了不少,再次定睛細看,只見那丫頭正靜靜地望著遠處,雙眸微瞇瞇,長長的睫毛垂下,遮住了眼神,與平日發呆的模樣沒什麼不同。
大夫人不禁納悶剛才自己是否產生了錯覺,這丫頭她可是從小看到大,頭上長了幾根頭髮,她都一清二楚,怎麼可能會認錯人?
這麼一想,心裡的驚懼便消去了大半。
「妳這個……如花,剛才那是怎麼回事?妳在搞什麼鬼?」由於對她方才的眼神仍然心有餘悸,大夫人不敢再叫她賤丫頭,改叫了名字。
如花沒有答話,仍然老僧入定般,保持原有姿勢。
「如花,我在問妳話,妳聾了嗎?」一直被忽視,大夫人心頭惱火,衝過來就要拉扯她,可才一邁步,便撲通一聲,跌倒在地。
在府中養尊處優多年,她早已發福,百餘公斤的身子倒下來,摔得紮紮實實,連地面都跟著震了一下,痛得她三魂七魄都快飛了,光咧嘴卻叫不出聲音來。
「夫人,您沒事吧?」兩個丫鬟見狀,趕忙過來攙扶。
「噗嗤……」九姨太忍了又忍,終究還是笑出聲來,「這不過年也不過節的,姐姐行這麼大的禮做什麼?」
狼狽地起身後,大夫人也沒心思跟九姨太鬥嘴,只是低頭急急搜尋,因為剛才她感覺腳下滑溜溜的,像是踩到了冰。
循著感覺找去,果然看到地上有一片半尺見方的薄冰,正以極快的速度消融,眨眼就消失不見,連水痕都沒有留下。
現在是酷暑炎夏時節,怎麼可能會有冰?肯定是有人在算計她!
九姨太見大夫人惡狠狠地瞪來,撇撇嘴道:「又不是我推姐姐的,妳自己腳下沒生根,怨得了誰啊?」
雖然懷疑是九姨太所為,卻有沒證據,大夫人也不好當眾撕破臉。
我遲早會讓妳這個小狐狸精好看!
暗暗發誓後,大夫人把滿腔羞憤化為怒氣,撒向她認為好欺負的人——
「妳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賤丫頭,竟敢放火把落香苑給燒了!?妳……」
話未說完,她又一次華麗麗地摔倒了,這次摔得更嚴重,一時間只能躺在地上直翻白眼。
三、四個丫鬟一起上前,連拉帶拽地將她扶坐起來,這個拍胸、那個搥背,好一會兒才讓她順過氣來。
「姐姐,妳這禮怎麼越行越大了?」九姨太樂不可支。
接連摔了兩次,又痛又出醜,大夫人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聽了九姨太這話,一張臉更是紫中泛青。
不過,她現在沒心情跟九姨太計較,低頭細看,地上果然又多了一塊冰,一邊厚、一邊薄,像個不大不小的斜坡。
「妳……妳到底是誰?」看向那個瘦小的女孩,大夫人的眼中有了濃濃的驚恐。
剛才她一步也沒動,足以證明冰是從腳下直接冒出來的,九姨太再有手段,也不可能憑空變出冰來,現下唯一能做到這種事的,也只有眼前這個古怪的丫頭了。
雖然那模樣和身形,都是她所熟悉的如花,可是仔細一想,如花向來唯唯諾諾,不敢正眼看她,又怎麼會露出那般犀利的眼神?
而且,如花一點也不懂武功,在那樣的大火中,普通人想脫身都難,她怎麼有辦法飄然若仙地飛出來?實在太怪異了,這絕對不是如花!
女孩回過頭來,目光緩緩地掃過大夫人的臉,眼底清冷一片。
她的確不是如花,那個膽小懦弱,只能以死抗爭的莫如花已經吊死在房梁之上,佔用她身體的人是靈冰。
那天夜裡,她被陵尹牧野的烏龍骨重創,元神出竅,便隨即被捲入一個能量漩渦,在旋轉顛簸中徹底失去意識,再度清醒過來時,她已然佔據了如花的軀體,來到這個不知名的世界。
剛剛她花了一會兒工夫,仔細讀取如花的記憶,才得知這是天穆國一座名為臨洺的小城,這身體原來的主人是臨洺城大財主莫萬全的七女兒,是他酒醉後強佔丫鬟所生。
那丫鬟在生如花時,難產而死,留下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孩子,受盡莫府上下,——尤其是大夫人的欺辱。
昨天她剛滿十五歲,大夫人便給她張羅了一門親事,男方是臨洺城知縣的小兒子——羅天寶。
羅天寶身高僅四尺出頭,長得其醜無比,還生了一種怪病,身上終年臭不可聞,即便家世顯赫,也沒有姑娘願意嫁,這可急壞了他的知縣老爹,只得貼出榜文,重金聘兒媳。
聽說榜文之事,大夫人立刻起心動念,因為她一直嫌如花礙眼,早想打發出去,而與其嫁給沒沒無聞的人家,還不如攀門官親,撈些好處。
有人願意嫁,羅知縣哪有不答應的道理?當即派人送來豐厚的聘禮,並省去一切繁文縟節,將婚期定在三日之後。
如花得知自己要嫁給這樣一個男人,心裡千百個不願意,跪在正房門外哭求了一上午,卻換來大夫人的一頓打罵——
「妳這下作之人生的賤丫頭能給知縣大人做兒媳,已是天大的福分,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聘禮已經下了,妳現在生是羅家人,死了也要進羅家墳!」
如花知道自己的小細胳膊擰不過大夫人的粗大腿,惱恨絕望之下,便斷了生念,她寧可把自己燒成灰燼,也不想遂了大夫人的意。
不過,她終究沒有勇氣把自己活活燒死,只是先放了一把火,便懸梁自盡。
可她怎麼也沒料到自己芳魂剛去,身體就成了別人的所有物!
看到靈冰的眼神,大夫人的神色越發驚恐,「妳不是如花……妳是誰?」
「妳還不配知道我是誰!」靈冰冷冽地扔下一句話,抬腳就走。
莫府的一切,無不讓她生厭,她一刻也不想逗留!
「喲,這丫頭突然長脾氣了呢!」九姨太唯恐天下不亂地提醒道:「姐姐就這麼讓她走了?妳可是收了羅知縣的聘禮,到時交不出人……不好吧?莫非妳想讓八小姐代替這丫頭嫁?如果我沒記錯,八小姐可是妳親生的……」
大夫人聽了這話,臉色果然變了。
俗話說,「貧不與富鬥,富不與官爭」,莫家再有錢,也得罪不起官府啊!這門親事是她主動提出來的,想退婚,怕是很難。
況且,莫家前六個女兒都已經出嫁,到適婚年齡的也只有老七和老八兩個丫頭,她哪裡捨得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嫁給羅天寶?
想到這一層,她也顧不得害怕了,高聲喝道:「妳給我站住!」
「妳想幹嘛?」靈冰頓住腳步,回身問道。
這會兒,她的眼神並不冰冷,只是黑幽幽的,沒有半點波瀾,卻隱隱散發著危險的氣息,讓人止不住心底生寒。
對上那目光,九姨太忍不住顫抖了下;大夫人更是雙腿發軟,嘴巴張了又闔,終究什麼都沒說出來。
靈冰見狀,冷哼了一聲,轉身繼續往前走。
可走沒多遠,體內驀地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她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地。
大夫人阻攔不成,正暗自焦急,見她突然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只愣了一下,便喜出望外地吩咐道:「快,快抓住那丫頭,把她關起來!」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本商品預計上架日期:2015/07/09.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