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潮文字 » 9789869079532
電子郵件:
密碼:
您尚未選購任何商品.

FACEBOOK澄林粉絲團

[<<第一項] [<上一項] [下一項>] [最後一項>] 總共12 項商品在此目錄
養獸成妃2 萌獸變身,十八禁!
商品名稱:養獸成妃2 萌獸變身,十八禁!
價格:NT$ 250.00 NT$ 198.00
ISBN: 9789869079532

庫存量:9



作者簡介

九重殿
瀟湘書院人氣作家,擅長溫馨系寵文,輕鬆詼諧的筆調,信手拈來的幽默,讓人感覺溫暖舒心。文中感情真摯而純淨,往往戳中讀者內心深處的萌點。

繪者簡介 
FRuiT果子
最喜歡睡覺,或躺著看漫畫、小說,過悠閒生活……為了不讓自己如此米蟲(?)只好不斷挖坑,以至於上述的享樂時間越來越短,但還是以即時行樂為主,過得開心最重要──常常摸魚,應該沒關係吧?
 


就是那個光,就是那個光……害她一秒脫光光!?
女大十八變,貂大「十八禁」!
為求自保,只好閉上眼睛大聲說——
唵嘛呢叭咪吽,主人的鹹豬手快快退散!!

萌獸變身,刺激度百分百,
千萬別忘了呼吸……

話說,女大十八變,可沒人告訴她貂大「十八禁」啊!
這老天爺整她幾次不夠,
竟還欺負道行不足的她,變身無法挑時間,
就讓她這麼活生生地在主人面前「全都露」!(>////<)
雖然是未成年的模樣,
而且頭上留有一雙毛茸茸的獸耳,
後臀也長有一條尾巴,活像在玩cosplay,
可雌性特徵卻是一樣不少——
這下糟糕了!男女授受不親,
要是主人的目光和大手又不自覺地伸來,
她肯定會本能地發動攻擊,
到時惹惱了主人,她還怎麼賴在他身邊蹭飯吃?
嗚嗚嗚……老天爺,人家不依啦不依,
唵嘛呢叭咪吽!快把人家變回去啦……


養獸成妃2 萌獸變身,十八禁!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平裝
分級:普級
開數:25開15*21cm
頁數:304
出版地:台灣

   內文摘錄:


第十一章 萌獸變身,十八禁!
 
  一名七、八歲的赤裸女孩蜷縮著,兩條白玉般的胳膊環抱著雙膝,一頭閃亮的銀色白色頭髮披在肩頭,頭頂上,一雙毛茸茸的獸耳害怕地抖了抖,半米長的尾巴則緊緊貼著她的身體。
  「貂……貂兒?」安宏寒的聲音聽來有一絲顫抖,向來沒有表情的臉上充滿了驚訝。
  捕捉到他話中的顫音,席惜之的心情又低落了幾分。
  果然再強大的人看見這一幕,還是會害怕。
  猶如受傷的小動物,女孩顫抖地伸出手臂,拉過棉被掩住自己的身體。
  「我……我這就離開……」女孩一雙湛藍色的眼眸帶著淚光,嬌豔欲滴的唇瓣緊咬著,露出兩顆潔白的貝齒。
  抱著棉被,席惜之緩緩地起身,光潔無瑕的小腳離開了龍床,踩在白玉地板上。
  只一會兒,安宏寒便從震撼中回神,說道:「朕何時允許妳離開了?妳的賣身契還在朕手上。」音調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席惜之渾身一震,眼睛瞬間大睜。
  「可是你剛才看見我的時候……」
  「那不是害怕,而是激動。」因為激動,所以話中才會帶有顫音。
  沒想到化為人形的貂兒,還是一樣糊里糊塗!
  安宏寒緊盯著席惜之。
  一張可愛的小圓臉,非常可愛,配上一雙毛茸茸耳朵,簡直甜入人的心坎裡。
  不過,雖然外型像人,卻還保留了部分獸態,顯然進化得並不完整。
  被安宏寒盯得不好意思,席惜之紅著臉,用棉被將自己從頭到腳都裹了起來。
  安宏寒見狀,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害羞?妳全身上下還有哪裡朕沒有摸過?」
  席惜之聞言,羞得渾身如同火燒,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當她忍不住要掀開棉被深吸口氣時,體表透出一層瑩瑩光芒……
  有過兩次經驗,這回席惜之顯得淡定多了,任由身體突然縮小,棉被啪嗒一聲落地。
  看著眼前的一幕,安宏寒有瞬間的驚訝,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掀開棉被,剛才那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已經被一隻熟睡的銀白色貂兒給替代。
  想起之前貂兒突然昏睡的情景,安宏寒腦中靈光一閃。
  原來如此……
  輕輕捧起那肥嘟嘟的貂兒,安宏寒一邊撫摸著她的毛髮,腦中清晰地浮現出一個赤裸的女孩。
  事情的發展越來越有趣了……
  小心翼翼地將貂兒放到床上,安宏寒拉過棉被為她蓋上。
  徐老頭的話果真不假! 
  揉了揉貂兒的額頭,安宏寒心情極好地朝外走去。
  吳建鋒眼見安宏寒唇角帶笑,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下身旁的林恩,「你說,是什麼事情讓陛下心情大好?」
  「咱家哪能猜出陛下的心思?」林恩不發表意見。
  陛下從來沒有如此情緒外露過,只能說一定發生了什麼天大的喜事。
  不過,陛下的心情好,奴才的日子也會好過些,所以對林恩來說,這可是好事一件。
  「讓錦繡山莊趕製出三件七、八歲女孩穿的服飾。」安宏寒說完,手一揮,示意宮女上前為他更衣,準備前往御書房處理政務。
  上回是給小貂做棉被,這回又是為了誰?
  雖然不明所以,林恩還是立刻應道:「是,陛下。」便出門傳話。
  這一覺,席惜之直接睡到了翌日清晨。
  起床時,她伸出兩隻爪子掀開身上的棉被,迷迷糊糊地鑽了出去,打了個哈欠後,又伸了個懶腰。
  聞到一股香噴噴的味道,她半瞇著眼,一路湊到了桌邊。
  努力睜開眼,她看見安宏寒正在用膳,肚子也餓了起來,卻因為椅子太高,跳不上去,只好扯了扯安宏寒的褲腳,想要他抱自己上去,可安宏寒卻像是沒有感覺到般,自顧自地吃著。
  一陣齜牙咧嘴後,席惜之索性用兩條前腿攀著安宏寒的小腿,一路往上爬。
  好不容易登上了安宏寒的大腿,她卻已經累得連爪子都不想抬了。
  「真不錯!」安宏寒拍了拍貂兒的腦袋,猶如誇獎般。
  誰喜歡一大早就做攀岩運動?還不是被他逼出來的!席惜之咬牙切齒。
  呼呼喘了幾口氣後,席惜之從安宏寒的大腿蹦到了桌上,只見幾十道菜餚錯落有致地擺放著。
  她晃著小屁股,一路聞著菜香走走停停,直到選中自己喜歡吃的才會停下腳步,霸佔那道菜餚,全數吃盡肚裡。
  填飽了肚子,席惜之伸出粉嫩嫩的舌頭將爪子舔淨。
  安宏寒見此,擱下筷子,眼中閃爍著異樣的情緒。
  由於相處的時間太短,不知道那個小女孩會不會和貂兒一樣可愛?
  不過,安宏寒馬上就拉回心思,取過帕子擦了擦嘴,對林恩說道:「去把六公主找來。」
  「是,陛下。」林恩應聲而去。
  他可不是個會息事寧人的主,既然安若嫣有本事做,就別怪他翻臉無情!
  畢竟,公主們對他而言,不過是工具罷了,不出樓子,姑且可以聽之任之,一旦不聽話,繼續留在手中也沒有任何意義。
  席惜之還在回味著剛才的美食,忍不住咂咂嘴,抬起頭,正好對上安宏寒那雙充滿冷意的眼,不禁渾身一顫。
  此時,額上包著紗布的安若嫣走進盤龍殿,充滿恨意地瞪了貂兒一眼,立刻收起情緒,含笑地請安:「參見皇兄!不知皇兄喚嫣兒過來,有何事吩咐?」
  席惜之聞言,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明明內心陰狠毒辣,卻又裝出一幅溫柔乖巧的模樣,真讓人反感!
  拍了拍圓鼓鼓的肚子,席惜之從桌上爬起,走到安宏寒的身邊坐下。
  她要離安若嫣遠一點!
  「聽說妳昨日不小心磕到了頭?」帶著涼意的話語從口中吐出,安宏寒一邊撫摸著貂兒的毛髮,一邊看向安若嫣的額頭,眼中的光芒令人捉摸不透。
  安若嫣嚇得渾身一抖,隨後又恢復鎮定,結巴道:「不……不小心撞了到柱子……經太醫包紮,已經沒有大礙,謝皇兄關心。」
  安宏寒並沒有回應,殿內頓時一片寂靜,氣氛異常沉重。
  許久後,安宏寒率先打破沉寂,「朕給妳說了一門親事。」語氣中透著冷意。
  安若嫣聞言,雙目瞪大,一臉不敢置信。
  皇兄召她過來,竟是為了這事!?
  「皇兄,嫣兒還小,不急著成婚……」話雖這麼說,可安若嫣的眼中卻露出希冀。
  以她的容貌和才情,相信皇兄定會為她指一門好親事。
  聽說律雲國太子東方尤煜尚未立太子妃,而且正好近日來訪,莫非皇兄想和他商談自己的婚事? 
  一眼就明白安若嫣會錯了意,可安宏寒並不急於解釋,只道:「妳早已及笄,怎麼還算小?」並將貂兒抱進懷中。
  「可……可嫣兒還想多陪伴皇兄幾年。」說著,安若嫣緩緩低下頭,內心竊喜。
  她曾經見過東方尤煜一面,他英挺俊帥,神韻天成,可說是天下女子夢寐以求的夫君,若以自己的身分嫁過去,必能穩坐太子妃之位。
  「朕毋須妳陪,有鳳雲貂足矣。」安宏寒嘴角揚起一絲冷笑,不過瞬間就消失無蹤。
  席惜之本想靜靜地看戲,卻聽見安宏寒提起她,不禁抬起毛茸茸的腦袋看向他。
  誰想陪他一輩子!?只是以她目前變身不穩定的情況出逃,萬一被人誤以為是妖精,小命可能就不保了。
  所以,在沒有自保能力之前,她是賴定安宏寒了!
  「長兄如父,婚姻大事當然由皇兄做主。」安若嫣嬌羞地抬眼道:「敢問皇兄想把嫣兒指婚給誰?」
  周圍的太監宮女也忍不住好奇地豎起耳朵聽著。
  「前些日子,劉國主傳來文書,向朕求一門婚事……雖然鳩國領土不大,卻極為富饒,相信妳嫁過去,錦衣玉食是少不了的。」安宏寒面無表情地說道。
  「皇兄,劉國主已經年過半百,你……你還要嫣兒嫁過去?」安若嫣的臉色瞬間蒼白。
  誰都知道劉國主極為好色,經常擄抓美人進宮,還曾經荒唐地搶了大臣的妻子,哪個女人願意嫁這種荒淫無度的男人?
  何況宮內有十多名公主,為什麼要她嫁過去? 
  安若嫣緊咬住唇,袖中的拳頭緊握。
  安宏寒皺了下眉頭,說道:「朕做的決定,從不收回,七日後,將有送親隊伍將妳送往鳩國。」
  這下,連席惜之也震驚地瞪大了眼。
  她是鳩國進獻給安宏寒的寵物,所以也曾經聽說過一些關於劉國主的事,縱使安若嫣再惡毒,配那個老頭子還是委屈了。
  然而,儘管有些同情安若嫣的遭遇,可一想起昨日她不惜推倒安雲伊來傷害自己,席惜之怎麼也開不了口勸說。
  安若嫣急得痛哭出聲,那梨花帶淚的模樣,讓人心憐。
  「皇兄……皇兄,嫣兒求求你,不要把嫣兒嫁給劉國主……以後你說什麼,嫣兒全都照做……」安若嫣雙膝跪地說道。
  太監宮女們也有些不敢置信。
  陛下要將六公主嫁給劉國主!?怎麼會這樣?
  多少名門公子想娶六公主,陛下從沒答應,讓他們以為陛下非常疼愛六公主,所以在沒有找到好夫婿前,不讓六公主嫁出去,可今日陛下的這番話推翻了他們原本的認知。
  安宏寒卻是無動於衷,吩咐宮女收拾桌上的菜餚。
  「妳想跪就跪吧,朕說出去的話,不會收回,妳遠嫁之事已成定局。」不再看她一眼,安宏寒起身,準備去御書房處理政務。
  「皇兄……皇兄不是最疼嫣兒的嗎?為什麼要我嫁過去?我不要……我不要……」安若嫣瘋了似地抱住安宏寒的大腿,已經瀕臨崩潰邊緣。
  不喜歡被人觸碰,安宏寒陰冷地道:「來人,將六公主拉開。」
  「是,陛下。」兩名侍衛應聲將安若嫣拽開。
  這時,席惜之清楚地看到安若嫣淚眼汪汪的狼狽模樣,害怕自己心軟的毛病再犯,她抬起爪子遮住自己的眼。
  「皇兄,以前你不是這樣的……是不是因為鳳雲貂,你才這樣對我?自從鳳雲貂進宮之後,你什麼好東西都賜給牠,無論牠做了什麼,你都寵著牠!我才是你的親妹妹啊……難道我連一隻貂兒都不如!?」安若嫣歇斯底里地哭喊著。
  怎麼又扯到她身上來了?貂臉一皺,席惜之不明所以。
  安宏寒慢條斯理地轉身面對安若嫣,「到了這地步,妳還不清楚朕為何如此對妳?若嫣,有時候,人還是識時務點比較好。」
  「我不懂……我不懂!明明就是皇兄你變了、明明就是你把寵愛全給了那隻畜牲,為什麼反倒責怪起我來了?」安若嫣激動地抱著頭,全然不復平時的嬌豔動人。
  聽見「畜牲」兩個字,席惜之越發不滿,可還來不及反應,安宏寒臉色陰寒道:「畜牲?那妳又算什麼?對朕來說,妳比畜牲還不如。
  不過,既然妳這麼想知道答案,朕不妨告訴妳。」說完,安宏寒讓所有的奴才、侍衛們退出,殿內頓時寂靜的讓人害怕。
  皇家的事,不需要讓外人知道。 
  安若嫣狼狽地跌坐在地板上,望著冷酷無情的安宏寒,眼淚不斷地滑落。
  她是風澤國的公主,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怎麼可能不如一隻畜牲!?
  席惜之這才睜開骨碌碌的眼睛,透過爪間的縫隙偷偷打量著安若嫣。
  「妳可知道為何當年朕除掉所有皇子,卻獨獨不動妳們這些公主?」說出這句話時,安宏寒的臉上帶著一絲嘲弄。
  安若嫣搖搖頭,失魂落魄道:「為……為什麼?」
  所有人都以為安宏寒這麼做,是因為公主們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威脅……難道不是這樣?
  席惜之的好奇心被勾起,目光灼灼地盯著安宏寒。
  可下一秒,直覺告訴席惜之,這可能會是個恐怖的答案,讓她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聽。
  都說知道的祕密越多,就越活不長久,她可是非常珍惜生命的貂兒……兩隻爪子緩緩地由眼睛移到了耳朵。
  然而,她越不想知道,安宏寒越不如她的意,故意拉開她的爪子,冷聲道:「妳知道的祕密還少嗎?」
  這貂兒不就是因為沒有自保能力,才投靠他的嗎?只有讓她覺得處境危險,才會一直老老實實地待在他身邊。
  太后和影衛之事,她都已經知道,再多一個又有什麼差別? 
  這麼一想,席惜之唧唧叫了兩聲,示意安宏寒趕緊說。
  被人無視的安若嫣臉色越發難看。
  「國與國、君與臣之間的關係,多數要靠聯姻來鞏固,所以朕留下了妳們這群公主。不過……朕不喜歡不聽話的棋子。」安宏寒的聲音毫無溫度可言。
  如果安若嫣老老實實,不惹麻煩,他還能給她找個好歸宿,可她卻屢屢觸及他的底線,硬是把自己逼向棄子那條路。
  席惜之則是瞪大了眼,一方面佩服安宏寒的聰明,一方面又被他的處處算計給嚇了一跳。
  如果每個人都必須有利用價值,才能留在他身邊,那麼她的價值在哪兒?
  疑惑地眨眨眼,席惜之內心糾結了。
  真相被血淋淋地揭開,安若嫣自嘲地放聲大笑,眼淚更是止也止不住。
  「棋子……皇兄,你的心好冷、好狠啊!」
  席惜之聞言,抬起小爪子戳了戳安宏寒的胸膛。
  冷?明明是熱熱的啊……
  淡淡地瞥了眼貂兒的動作,安宏寒又看向安若嫣,冷聲道:「那又如何?妳不如回去準備出嫁,再惹是生非,朕絕不輕饒!」單手抱著貂兒,安宏寒走向殿門。
  「皇兄難道不怕我把這些話說出去?」安若嫣強撐起身子,朝他走了幾步。
  「無所謂,沒人能夠拒絕朕的安排。」說完,安宏寒頭也不回地離開。
御書房
  席惜之蹲坐在安宏寒的肩頭,努力思考著他說過的話。
  如果她有價值,安宏寒會像利用那些公主般利用她嗎?如果她沒有價值,安宏寒又為何要包她吃住,還幫她順毛?
  無比糾結地啃著爪子,席惜之一點頭緒都理不出來。
  感覺到肩頭的貂兒陷入困擾,安宏寒一邊振筆疾書,一邊說道:「想不通就別想了。」
  雖然他不知道貂兒在想什麼,卻不希望她鑽牛角尖。
  不知怎地,這回席惜之聽從了安宏寒的建議,拋開腦中所有的想法,告訴自己船到橋頭自然直,反正安宏寒要是敢利用她,大不了落跑就是。
  想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席惜之頓時心花怒放。
  「陛下,再過半個月,就是您的生辰,是否照例在流雲殿設宴?」林恩弓著身子問道。
  小耳朵抖了抖,席惜之瞅了安宏寒幾眼。
  他的生辰?
  「照例設宴。」安宏寒隨意答道,又像是想起什麼,一把將貂兒抓了下來,捧在手心,「朕養妳這麼久,可別忘了在那日送禮,否則……朕可不包妳膳食。」
  無數的驚嘆號頓時出現在席惜之的腦中。
  送禮!?
  他是一國之君,什麼東西沒有?反觀她,除了一身毛髮,啥都沒有……突然想起藏在龍床下的寶貝,席惜之的身子猛然一縮。
  安宏寒不會是打那些寶貝的主意吧?
  看著貂兒那副緊張的模樣,安宏寒不難猜到她的想法,於是道:「金銀珠寶,朕不缺,所以……送什麼禮物就看妳的心意了。」
  席惜之聞言,忍不住左右磨牙。
  啥都不缺……那她送什麼好呢?
  趴在安宏寒懷裡,席惜之內心糾結,直到倦極睡去,還在夢中繼續糾結。

養獸成妃3 別讓貂兒不開心
吃飽睡,睡飽吃的生活,過起來是輕鬆愜意,可她身處的地方卻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三天兩頭,「危險」就會自動來報到!一會兒火烤「招待」,一會兒冷箭「伺候」,差點就把她「服務」進鬼門關,幸好有個萬人之上的主人,讓她得以大難不死,本以為緊接而來的便是滿滿的福氣,誰知最可怕的「後招」,竟是自家主人提供的「嘴對嘴Room service」!?(2015/1/15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養獸成妃3 別讓貂兒不開心'
養獸成妃1 「獸身」初體驗
別家的寵物只管「吃喝拉撒睡」,天子的寵物得隨時配合「抱抱又親親」!?嗚嗚嗚,人家不依不依啦……寵物未成年,主人請自重!新甜文教主九重殿首部奇幻愛情小品——萌寵來襲,小心接招喲……(2014/11/13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養獸成妃1 「獸身」初體驗'
養獸成妃4 萌獸「登」大人(完)
養雞養鴨,不如養貂—— 免用生長激素,不怕禽流感, 只要主人一個「啾咪」, 即可瞬間「登」大人! 貂兒「熟成」,主人收割, 白拋拋、幼咪咪,免煎煮,可「生食」, 真可謂三餐+宵夜的最佳良伴…… (2015/2/12上市) 
NT$ 250.00 NT$ 198.00
1 x '養獸成妃4 萌獸「登」大人(完)'

更多訊息, 請按 這裡

上架時間 2014/11/14.


Copyright © 澄林文化  91142 屏東縣竹田鄉西勢村龍南路七號
Email:service@clearly.com.tw  TEL:+886-8-7788877  FAX:+886-8-7785888